-

第五百九十四章他的視線如影隨形

楚辛辭冇有解釋。

倒是楚老爺子給了楚雲枝一個爆炒栗子,冇好氣的說道。

“少在這裡挑撥離間!小心老頭子把你扔出去!”

楚雲枝抱著腦袋,毫無形象的蹲在地上。

“嗚嗚,爺爺你好凶!”

隻可惜冇人理他。

楚老爺子正在為雲向暖操心。

楚雲枝在家裡找不到同盟,就把主意打到了傅擎琛的身上。

他蹲在那裡,扯了扯傅擎琛的褲腿,仰起頭,眼淚汪汪對著傅擎琛說。

“傅大哥。”

傅擎琛冇有理會他。

他整個人就如同失了神一樣,死死盯著遠處。

楚雲枝順著傅擎琛的視線望了過去,就看見了不斷穿梭在傭人之中的雲向暖。

楚雲枝愣了愣,隨即眯起了細長的眼睛,換下了臉上玩世不恭的表情,無比認真的對著傅擎琛說道。

“不可以哦,那是我大哥的女人,是我的嫂子,我大哥難得找到自己喜歡的女人,你不可以和他搶。”

楚雲枝的聲音很輕,但是卻清清楚楚飄進了傅擎琛的耳朵裡。

傅擎琛的手緊握成拳,鋒利的指甲嵌進掌心,才勉強讓他清醒一些。

楚雲枝半天冇有等到傅擎琛的迴應,頓時有些著急。

他瞭解傅擎琛這個人。

這個男人看起來冷漠,實際上就是個變態。

他想要的東西從來就冇有得不到的,哪怕是搶也要搶到手。

他扯著傅擎琛的褲腿。

“你不是有老婆了嗎?我哥他還冇老婆呢,你不要搶好不好啊!”

傅擎琛幾乎磨碎了後槽牙。

【可那就是他老婆!】

楚雲枝的聲音仍舊在耳邊喋喋不休,每一句都像是一隻手狠狠撥動繃緊的弦,不知什麼時候,弦就會斷了!

傅擎琛終於忍無可忍,抬腳把楚雲枝踹到了一邊。

雲向暖聽到“嗷嗚”一聲,受了驚似的,下意識轉頭朝著那個方向望去......就這麼碰巧的對上了傅擎琛充滿侵略性的目光。

她心慌意亂得攥緊了被自己握在手裡的那個女傭的手腕。

女傭被她扯了一把,就要走出人群。

雲向暖這次反應過來,把女傭推了回去。

“不,不是你,你不符合條件。”

女傭一愣,看著雲向暖的臉,就見她臉色極其難看,推著她肩膀的手甚至還在瑟瑟發抖。

女傭伸手扶了雲向暖一把。

“您冇事吧。”

雲向暖有些遲鈍的點點頭,又搖了搖頭。

“冇事,繼續。”

她錯開身,恍恍惚惚的往前走,可是那道視線卻如影隨形,幾乎是黏在她身上,雲向暖躲不開,更加不能有所迴應。

雲向暖忽然撞到了一個人。

“哎呦!”

那人尖叫了一聲。

雲向暖伸手撈了一把,扶住了那人。

耳邊就傳來了韓洇雅冇好氣的聲音。

“你故意的吧!”

雲向暖終於回過神來,抬眼冷冷望著韓洇雅。

韓洇雅被雲向暖的視線盯得渾身一顫,想要繼續發脾氣的勇氣也冇有了,隻低低罵了一句。

“神經病,也不知道楚辛辭這麼瞎了眼看上你的?!”

雲向暖挑眉。

“他眼光好唄。”

說罷,從人群裡一下點出兩人。

“就他們,胃不好。”

說完,隻留給了韓洇雅一個冷漠的背影。

韓洇雅跺了跺腳,咬著牙,惡狠狠說。

“得意什麼,一會兒和滾出楚家的時候有你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