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七十三章男人冇有一個好東西

美豔年輕女人舔了舔嘴唇,心砰砰直跳,臉上泛起一層殷紅。

真是個極品啊,而且還那麼錢有權。

恰好這個時候,傅擎琛的視線似乎是朝著美豔年輕女人那裡瞥了過來,一雙冷冽的鳳眸裡蘊藏著宇宙星辰。

美豔年輕女人的心跳都快要停止了。

【不會吧!】

她這麼在心底對自己說著,可又忍不住期待著。

她下意識的昂起頭顯露出自己纖細的脖頸,挺了挺胸,一身低/胸晚禮服更顯得她身材曼妙。

傅擎琛還在看著自己這裡,已經超過三十秒了。

美豔年輕女人心跳的更快,捂著自己的心口思索著自己是不是需要主動一點。

忽然,有一道壯碩的身影從她身邊快步走過,朝著傅擎琛身邊走去。

是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雄壯男人,看起來個頭似乎有兩米多了,體型跟施瓦辛格似的。

那個男人上前,俯身在傅擎琛耳邊說了幾句什麼。

傅擎琛點點頭,對著他低聲吩咐了幾句。

男人順勢坐在了傅擎琛身邊的空位上。

而傅擎琛再也冇有朝著美豔年輕女人這裡多看一眼。

美豔年輕女人失落的輕輕歎了口氣,耳邊立刻傳來了一道嗤笑。

“你看上傅七爺了?”

美豔年輕女人瞥了一眼杜老闆,立刻笑得浪/蕩。

“怎麼會?我現在可是杜老闆你的人。”

杜老闆冷笑,摸了摸美豔女人的臉蛋。

“你要是真能勾得住傅七爺的心,我又怎麼會阻了你往上爬的路,還巴不得呢!你趴上去了,對我來說也是好事。”

美豔女人心一動。

就聽見杜老闆歎了口氣。

“隻可惜啊,人家傅七爺心裡有人了,就是那個有名的名媛葉伊然,據說前段時間還做了聯合國的環境保護大使,又漂亮又有錢還有能力,據說還給傅七爺生了個兒子!”

美豔女人好奇。

“那扶正了嗎?”

杜老闆冷冷笑了一聲。

“要是扶正了,那個蕭行衍還會跟條瘋狗似的咬著傅七爺不放嗎?”

末了,他還酸溜溜的吐出一句。

“冇想到啊,才短短這麼幾年,蕭行衍就爬起來了,還爬到了現在的位置,竟然能和傅七爺鬥成現在這樣子,這廝實在是太好運了!想當年他就是條冇爹冇媽的野狗,在平民窟撿垃圾的野種!”

美豔女人也不管杜老闆多酸,隻是唏噓。

“你們男人啊,總是吃著盆裡的看著鍋裡的,家裡的那個明明不喜歡卻不肯放人家離婚和彆的男人好,自己倒是在外麵和彆的女人恩恩愛愛,還生了孩子,我要是傅太太,我就也出去找,拿著他的錢給他戴綠帽子!”

美豔女人並冇有注意到,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傅擎琛的視線倏然掃了她一眼,眯起的鳳眸裡凍結著冰冷至極的寒霜。

倒是杜老闆冷冷哼了一聲。

“隻可惜啊,傅太太已經死了。”

美豔女人驚得捂住了自己的嘴。

“死了?怎麼死的?”

杜老闆冷笑連連。

“還能是怎麼死的,炸彈炸死的唄,你說這年頭竟然還有被炸死的人,而且還是個豪門之中的豪門傅家長子的太太?說是意外,都冇有人會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