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百四十九章最終指向雲向暖

雲向暖忽然就把懷裡的小星宸塞到了楚辛辭的懷裡,自己也嬌滴滴的靠在了楚辛辭的身上。

“辛辭,你兒子好重哦,人家的手好酸啊,抱不動了呢。”

楚辛辭被雲向暖這種嬌嗲的幾乎能夠拉出絲來的聲音寒了一下,哭笑不得得低頭看著雲向暖。

“你這是......”

論默契還是要說小星宸。

就見小星宸一下子抱住了楚辛辭的脖頸,軟軟的撒嬌。

“爹地,媽咪抱不動我了,宸宸要抱抱,宸宸不想自己走路。”

楚辛辭隻好哭笑不得一隻手抱著一個小的,一隻手摟著一個大的,一臉幸福的對著韓洇雅和韓佩佩說道。

“這是我的女朋友和我兒子,我們兩人快要結婚了,這一次除了過來給我爺爺治病,還是為了和我爺爺說結婚的事情。”

這一下,不僅僅是韓洇雅,就連韓佩佩的臉色都變得極其那看起來。

她驟然逼問楚辛辭。

“楚辛辭,你給我說清楚了,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從什麼地方弄了個不三/不四的女人出來,還去弄出來個私生子!我告訴你,你要是不喜歡我們家洇雅你就直說,我們韓家也不是一定要扒著你的,像我們洇雅這樣優秀的女孩子,多的是人追,彆的弄得好像是我們倒貼一樣。”

韓洇雅聞言,也是咬牙切齒的對著楚辛辭說。

“楚辛辭,這件事情你一定要給我一個交代!”

韓洇雅話音未落,隻聽見一個響亮的耳光驟然響起。

“啪!”

“楚辛辭,你這個渣男!你前腳還跟我說要帶我回來見家長,後腳就要和彆的女人在一起了,你是想要腳踏兩條船嗎?還讓這些不三/不四的人這麼汙衊我,我蘇迷涼就算是再賤,也絕對不會被人這麼侮辱!”

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

就連剛纔一副被害者模樣的韓洇雅和韓佩佩也都愣住了,隨即就一陣不悅。

這個女人說什麼?

什麼叫做她們這些不三/不四的人!罵誰呢!

楚老爺子更是驚得撐坐起來。

“暖暖啊,你彆激動,這件事情一定有什麼誤會在裡麵的,爺爺可以給你保證,辛辭不是那種男人!我們楚家家教嚴格,如果楚辛辭敢有這種心思,老頭子我第一個打斷他兩條狗腿,讓那些賤女人跟狗過去!”

楚老爺子也是急糊塗了,冇意識到了自己衝著楚辛辭發火的時候,順便把韓洇雅也罵了。

韓洇雅臉色比鍋底還難看。

此時此刻,她覺得自己已經是全天下最難堪窘迫的人了,她伸出顫抖的手指,指了指楚辛辭,又指了指楚老爺子,最終指向雲向暖。

“你......你們!你們實在是太欺負人了,我不活了!我要讓你們所有的人都變成殺人凶手,我要讓你們所有的人都後悔!”

說完,她哭著衝出了門。

韓佩佩也是臉色陰沉,隻不過比她那個壞脾氣的侄女要好上許多。

她看也不再看楚辛辭一眼,陰沉得對著楚老爺子說。

“老爺子,這件事情我一定要有一個交代,否則的話,我們整個楚家都不會善罷甘休的!”

雲向暖無語的看著韓佩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