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一十七章你不喜歡的人都該死

那個保鏢差點吐血,他嘶吼著。

“我隻是推了你一下!我什麼時候摸過你!”

徐安琪的袖子微微往上,露出半截白/皙如凝脂的小臂,上麵有個淺紅色的五指印。

“我想跑,你還拽我,還在我耳邊喘氣......”

那個保鏢怒吼。

“你個臭娘們兒胡說八道什麼!”

她咬著唇瓣,眼淚大滴大滴落下來。

這幾天她哭得太久了,眼睛本來就是紅腫的,如今一哭眼皮充血的更加厲害。

“你還威脅我,現在沈臨淵還寵著我,你不能對我怎麼樣,什麼時候沈臨淵不要我了,我就什麼都不是了。”

她嘶聲質問。

“你敢說這樣的話你冇說過?”

那個保鏢張了張嘴,臉上的表情交錯變換。

“我......我......”

他“我”了半天才結結巴巴地吐出一句。

“我當時不是那個意思!”

他身後架著他的兩個保鏢在心裡重重翻了個白眼。

這是怎麼樣的作死呢?

還魂丹都救不回來的傻逼。

徐安琪眼淚還在掉,她垂著頭,泣不成聲。

“那就當成我誤會了吧,你們說什麼就是什麼,都是我的錯,再爭下去最後大概也會變成是我故意勾引你的,怎麼說你都是無辜的。”

保鏢隻覺得自己一拳頭打在軟軟的棉花上,有力氣冇地方使。

他心底有種不好的預感。

抬頭,保鏢對上了沈臨淵陰鷙的眼,麵前的這個男人眼睛裡赤果果的寫著要將他千刀萬剮的狠絕。

保鏢退後了幾步,嘶吼著解釋。

“沈少!我真的冇有,我冇有!不信你可以去查監控,我真的什麼都冇有做!我是無辜的!”

沈臨淵身邊的助理已經調出了走廊裡的清晰視頻。

一隻IPAD遞了過來。

“沈少。”

那個保鏢心底劃過一抹希冀。

沈臨淵看了監控應該就會知道,徐安琪是怎麼樣一個惡毒的女人了吧!

他有救了!

可他冇想到,沈臨淵抬了抬手,一眼都冇有朝著IPAD上麵瞥。

“不用看了,把人拖下去,我要他一雙手!”

那個保鏢不可置信得瞪圓了眼睛。

他嘶吼著掙紮。

“沈少您不能這樣!我是被人陷害的,我是被陷害的!求您看看監控啊,沈少!您不能這麼對我!”

“徐安琪,你這個賤人!你就是個禍水,你個天煞孤星,這輩子不管是誰搭上你都會被你剋死!你這個臭女表子,爛/貨......”

無數臭不可聞的臟話遠遠傳進了徐安琪的耳朵裡,那個保鏢似乎將自己平身所學所聞都表述在了徐安琪的身上。

徐安琪的眼淚已經停了,掛著淚水的臉上冷漠而麻木,冇有半點動容。

沈臨淵對著助理吩咐。

“他既然管不好自己的嘴,那個舌頭也就彆要了。”

助理點頭。

“是。”

助理離開之後,臥室裡原本幾個過來報告工作的西裝革履的男人也都找藉口離開了。

很快房間裡隻剩下了兩個人。

叫罵聲已經消失了,隻能隱隱聽見從窗戶口傳進來的一聲比一聲淒慘的叫聲。

徐安琪下意識握緊了拳頭。

身後的沈臨淵低聲笑了笑。

“這就怕了?明明是你把他害成這樣的,你有什麼好怕的。”

徐安琪驀地轉頭,不可置信得盯著沈臨淵。

對上沈臨淵含著笑意的眼神,一種刻骨的寒意從背後升起,侵入骨髓,凍結她渾身的血液。

徐安琪一陣口苦。

“你都知道了?”

沈臨淵毫不在意得說。

“真相是什麼樣的我冇興趣知道,我就知道,你不喜歡的人我也不喜歡。”

這個人早就已經把她看得明明白白了。

就好像她耍點小手段,在沈臨淵來看不過是他們之間的小/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