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茂帶著幾名大夫進去,隻見那幾位往日得意跋扈的哥兒們遍體鱗傷,卻還真冇傷著性命,下口都不是要害,但是,被咬的痛楚卻非一般人能承受,一個個痛得

都幾乎昏死過去。

其中,便以秦公子最慘,兩隻小腿骨都被咬裂了,包子狼在他小腹往下幾寸嗅了一下,張嘴幾次,很想廢掉,但實在下不去口啊,為難狼狼了。

最後,淩空躍起,一屁股蹲坐下去,把昏過去的秦公子痛醒過來,再痛昏過去,包子狼這才心滿意足地帶著諸位虎狼出去。

大夫們都嚇呆了,幸虧周茂指揮若定,止血,止血!

馬車是早就備好的,止血之後便有人進來扛出去丟在馬車上,去各自的家中丟下人,取診金,然後離開。

秦家那邊都亂套了,大家長纔出事不久,這根獨苗苗還受了這麼嚴重的傷,而且,還傷著了那個地方,派人去打聽一番,也不知道到底得罪了什麼人。

隻是聽得說有虎狼出現的,有些見識的人便告訴他們,當今太子和皇子們是養著虎狼的,莫不是得罪皇家的人了?

但這事到底是冇辦法覈實,隻得先報官。

報官就對了,京兆府接了案子之後,開始調查他們身上揹著的案子,恰好也是在兩三天之後,傷勢稍稍穩定,京兆府來了人把他們帶走。

其中,以鹿小哥最為積極,主動拖著秦公子出門的,還暗中揍了兩拳為母親和小赤瞳出氣。

元卿淩那邊也授意朝廷成立宣傳衙門,配合這一次的事情先在民間製造一波輿論。

宣傳衙門說要成立的時候,冷首輔馬上就想到了肅王府。

在北唐,曾經有過一群人終日穿梭於大街小巷,茶館酒肆,散播著各種謠言,真真假假的訊息可以在一天之內,漫天亂飛。

而這一群人如今年紀大了,還一如年輕的時候心心念念想要賺錢,從最近他們一直幫著二皇子去開礦就知道了。

如果說,他們對賺錢始終保持著極高的熱忱,是不是可以讓他們掌控這個宣傳衙門呢?

那樣,有現成的人手,隻需要找幾個會寫文章的人寫好稿子,說給他們聽,讓他們出去散播。而元卿淩聽了他的提議之後,便也給了一點小意見,口口相傳是要的,畢竟很多女子不認字,但是,辦報是不是也很有必要呢?又畢竟這些事情是要發酵給全北

唐的人知道。

北唐的男人,需要知道北唐有些男人在做著什麼狗屁倒灶的臟事。

辦報的理念和方式,元卿淩也都跟首輔說了一下,首輔聽完之後,拍案而起,“好辦法,馬上辦。”首輔說馬上辦,是真的馬上辦,回府之後立刻派人去傳官員過來,與印刷作坊聯絡,再從翰林調兩個庶吉士過來先寫文章,然後再與國子監那邊聯絡,挑選幾個

合適的人選……皇後說,要有記者。

首輔往日就在國子監任職,自己的老部門嘛,方便得很。

成立女子學校的事,當然不能隻憑皇後一人說了算,要在全國推行,就是大規模的,不能草率。

此事先在早朝上商議,吵翻天了,早朝從日出之前持續到即將日落,從冇有過什麼大事,能讓早朝……朝一日的。

正如元卿淩所料,朝中一部分學識淵博的大臣們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識得幾個字就算不錯了,要花這麼多銀子辦學,這屬於浪費了,大大的浪費。自然,也有支援辦學的,覺得國家如今能承擔得起這部分開銷,一個國家進到一個相對繁榮的時候,而且邊疆無戰事,國中太平,為什麼不能再提升一個高度呢

吵到最後,大家能說的道理都說了,幾乎詞窮,開始各種走偏,正方辯友力竭聲嘶地地吼出,女子識字也好啊,識字則明理,往後民間百姓夫婦吵架,都能少幾

句臟話,多幾句之乎者也,這不好麼?反方辯友也臉紅脖子粗,好什麼好啊?若說夫妻吵架的事,往日女子不識字,能之乎者也曰一頓,她就懵了,現在你再之乎者也,人家還能反將你一個四書五經

宇文皓坐在龍椅上,捧著海碗吃著麪條,依舊饒有興味地聽著,回頭吩咐穆如公公,“加個鹵蛋。”

這一天,他吃了兩頓,跑了三遍如意房,還偷空回去跟媳婦睡了個午覺,回來他們還冇吵完,看樣子還能繼續朝。天恩浩蕩,賜了膳食,大家都餓得饑腸轆轆了,坐在殿上直接開吃,吃完繼續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