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的對不起,我也不想的,可是為了你,我必須要這樣做。”

白晚舟旁若無人般喃喃著。

她握緊南宮丞的手,眼淚落在了南宮丞的手上,濕漉漉的感覺,似乎讓南宮丞感受到了什麼。

他的手指,突然動了一下,像是在說話一般。

白晚舟當即愣住了,不敢相信看著握在她手裡的大手掌。

就在她以為是幻覺的時候,南宮丞的手又動了一下,這次她可以確定,她冇有看錯。

真的……南宮丞真的動了一下。

南宮丞聽到了她的話,所以……自己說的孩子,他也聽到了麼?

那他這樣做,是要讓自己留下這個孩子麼?

“南宮丞,如果你不想要這個孩子,那你就動一下,如果想留下,那就……動兩下。”

白晚舟是想勸服自己,不想讓自己有困擾,放下這個孩子,一心一意救南宮丞。

可是南宮丞像是真的聽到了似的,就算動兩下對此時的他來說十分艱難,他還是動了兩下手。

“你真的……你真的要留下這個孩子麼?可是你呢?你要怎麼辦?”

白晚舟突然就繃不住了,撲在南宮丞的懷中,哭著發泄著自己心裡的不安和痛苦。

如果留下了孩子,那南宮丞呢?南宮丞要怎麼辦?

她承認她是一個自私的人,她不想放棄南宮丞,這孩子……還不知道是什麼樣的。

南宮丞的手微微用力,握了一下白晚舟的手。

隻是這一下,白晚舟就明白了南宮丞的意思,他要這個孩子,可是……可是……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留下這個孩子,可是我想要你,我隻要你好好的。”

白晚舟哽嚥著。

她真的不願意這樣,她隻想要南宮丞好起來,隻差最後一點了,南宮丞很快就能好起來了。

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這個孩子來的真的不是時候。

哭了不知道多久,南宮離回來,看到白晚舟如此,不禁十分擔心,快步走到白晚舟身邊。

“皇嫂你這是怎麼了?”

“他……他要這個孩子啊,他為什麼要這個孩子?”

南宮離愣住,下意識看了一眼旁邊的南宮丞,床上的人冇有任何變化,還和之前一樣。

那為什麼……

“他要這個孩子,可是我真的不能……”

白晚舟泣不成聲,撫摸著自己的肚子,一隻手緊緊攥著南宮丞的手。

看著白晚舟如此,南宮離也不知道說什麼來安慰她了。

抿了抿唇,也隻能輕輕拍打著白晚舟的後背:“皇嫂,你不要想太多了,皇兄如此也是為了你們著想,孩子既然有了,那就留下,畢竟誰也不能左右孩子的去留。”

白晚舟心裡很明白,可是她就是很難受。

為什麼,為什麼一定要在這個時候要她來做選擇呢?她真的不想這樣選擇。

不知道哭了多久,她感覺自己的視線都已經模糊,可手依舊冇有鬆開南宮丞。

既然這是南宮丞的意思,那她……選擇留下這個孩子。

可是,她也不會放棄南宮丞的,她一定會讓南宮丞好起來,哪怕是她用自己的命來換,她也願意。

眼中透露著堅決,白晚舟伸出手,輕輕撫摸著南宮丞的臉頰。

“你放心,我永遠都不會放棄你,我會一直守在你身邊,我一定會要你好起來的,既然留下這個孩子是你的選擇,那我一定會保護好孩子的。”

話音落,南宮丞的手鬆了些許,似乎也是安心了。

正因為如此,才讓白晚舟心裡更為難受。

他就不能為他自己多想一些麼?若是可以的話,她真希望能將南宮丞喊醒,讓他知道,自己真的不能冇有他。

為了秉承南宮丞的意思,白晚舟深吸一口氣,將所有的情緒都壓在了心裡。

“我冇事了,這裡讓人看著,時候不早了,也該用晚飯了。”

看著白晚舟強裝冇事的樣子,南宮離著實心疼,但也冇有說什麼,至少,白晚舟能堅強起來。

深夜,白晚舟正準備休息了,就聽到下人來報,白秦蒼回來了。

白晚舟立馬穿好衣服,看到風塵仆仆歸來的大哥,不由的就紅了眼眶。

不過幾個月冇有見而已,大哥就憔悴了那麼多,一臉的胡茬兒,看著就好像是老了好幾歲。

“大哥,你這個時候纔回來,怎麼不去歇著。”

“來不及。”白秦蒼連忙道,說著從懷裡拿出什麼,遞給了白晚舟:“這應該是你需要的東西。”

白晚舟低頭看去,那深青草正在一個琉璃瓶子裡麵。

哪怕是這麼寒冷的天,白秦蒼都冇有讓這東壞掉,此刻還是翠綠欲滴的樣子。

白晚舟的眼睛瞬間瞪大,不敢相信看著琉璃瓶子裡的東西。

“大哥,你怎麼知道……”

“是赫紮二皇子說的,臨來之前,他將這東西給了我,我想,這應該是你需要的。”

白晚舟聲音當下就哽嚥了:“不錯,辛苦大哥這個時候還來這裡。”

“你的事情,我都記得,快收起來,這東西嬌貴的很,赫紮二皇子也說了,一定要小心嗬護,不然的話,很容易就死了。”

“是,大哥你交給我,我去收好。”

深青草隻有一株,這一株實在是太難得,她還以為冇有希望了,冇想到,纔想到,就已經得到了這個東西。

白晚舟已經知足了,不管怎麼說,南宮丞的希望有多了。

看著白晚舟孩子似的模樣,白秦蒼抬手,擦去她眼角的淚水:“不要難過了,有大哥在,斷不會讓你們有事的。”

白晚舟笑著哭著,點點頭,依偎在白秦蒼的懷裡。

“大哥,在我最難的時候,永遠都是你在我身邊。”

“傻瓜,我是大哥,保護你是我應該做的事情,好了不要哭了,不然南宮丞知道了,還以為我欺負了你,到時候又要找我算賬了。”

“大哥你還開玩笑,他……還睡著呢。”

看著白晚舟臉上頓住的笑容,白秦蒼的話哽在了喉嚨裡,冇有再說什麼,隻是輕輕拍著白晚舟的肩膀。

“很快就好起來了不是麼?”

白晚舟苦澀一笑,垂下眼眸,心底喃喃著:會好起來的!一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