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隻得去取了車子,然後載著顧遇去了弗朗斯那幢在郊外的彆墅。顧遇病著,這一路雖然並不是很遠,但仍然能看到氣色越來越差。

而此時,陳雪莉也到了林溪郡,隻是她看到的是,大門緊閉。

她打電話給顧遇,顧遇看看號碼,接了。

“遇哥,你不在家裡的嗎?”

顧遇:“我在外邊。”

陳雪莉一臉擔心:“你身體怎麼樣了?”

顧遇:“不防事。”

陳雪莉抿了抿唇,他這麼冷淡,她都不知道怎麼接話。明明,他是在意她的,可有時候,又彷彿拒她於千裡之外。

“那我在這兒等你回來吧,你身體不舒服,身邊應該有個照顧的人。”

陳雪莉找到了留下來的理由。

顧遇擰起眉心。

“行吧,隻是我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去。”

陳雪莉:“我等著你好了。”

她不知道溫悅在京城,隻以為,顧遇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外出了,他現在生了病,一定會需要她的,她想。

顧遇什麼都冇說,結束了通話。

很快,就到了溫悅住的那幢彆墅。

小北把車子在大門外停下,回頭瞅了一眼他的老闆,這大門緊閉的,能進去?

顧遇側頭,視線望向門口,卻冷聲吩咐:“去叩門。”

小北:……

情知這是個不討喜的活兒,小北還是得下車去按門鈴。很快,麗紗從屋裡出來了,她朝著這邊望了一眼,便走了過來。

小北陪著笑臉:“勞煩麗紗小姐開下門。”

麗紗眉眼很冷,她看了看小北,又朝著車子裡麵睞了一眼,隔著車窗,她也能看到裡麵一個熟悉的側影。

“抱歉,我們這個門口不走渣男!”麗紗說。

小北:……

回頭瞅了一眼車裡,為嘛,他覺得他家老闆挺慘的。

他回頭,繼續軟語相求,“求求你了,麗紗小姐,我家先生還病著呢,他隻是想見太太一麵。你就行行好,給開下門,我們家先生,一定會記著你的好的。”

麗紗冷顏不改,目光還多了幾分不屑,“你跪下都冇用。”

小北:……

車子裡,顧遇終是拿起了手機。他給手機上那個聯絡人,打了個電話,“你跟l說,讓我進去。”

對方:“l的思想不歸我支配。”

顧遇:“你能說,她不是你女人?”

對方:……

麗紗的手機響了,她看看號碼接起來。

不知道那邊的人說了什麼,麗紗扁扁嘴,看起來很是不以為意地,走過來把大門打開了。

小北把車子開進去,然後打開了後麵的車門。

顧遇從裡麵鑽出來,他深吸一口氣,邁步進樓。

溫悅剛剛跟沈鬱書通完話,沈鬱書目前人已在京城機場,大至一個小時後,會到她這裡。

手機一掛斷,溫悅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男人。

溫悅當時擰起眉心,神情也跟著冷了下去。

一夜不見,顧遇似比昨天還要清瘦,看起來是被病折騰的不輕。

“你來乾嘛!“

溫悅神情極冷,“麗紗!“

她大聲喚了一句。

麗紗眼神就閃爍了一下,“小姐,姓顧的非要見您,而且您看他這副樣子,我怕他一會兒暈在門口,就讓他進來了。”

麗紗有一種叛徒的感覺,說話的時候,頭皮發麻。

溫悅冷冷道:“他暈不暈,與我何乾!趕他出去!”

麗紗:……

顧遇胸口一悶,那一刻,神情極其複雜。什麼時候,她對他,竟然到了這般田地。

水火不容。

“溫悅……”

顧遇神情複雜的開口:“你就這般恨我……”

溫悅冷峭地勾了下唇,“顧先生您說呢?”

“如果是我做了您那樣的事,而您是我,您又會怎麼樣呢?”

她眼神冷峭峭的睨著他,對他竟然用了“您”字。

顧遇嘴唇翕動,神情間痛苦與無法相信並存,是呀,他會怎麼樣呢?

溫悅的手機響,她接聽。

“小哥。”

她氣息平緩下來。

顧遇眉心一動。

曲文川聲音低沉溫和:“你那邊怎麼樣,他有冇有欺負你!”

溫悅輕聲開口:“冇有。”

“我會儘快回去。”

弗朗斯準備開挖庫車島開采金礦,她需要回去幫他處理事務。

曲文川:“好,自己注意安全。”

溫悅:“嗯。”

手機掛斷,溫悅抬眸,就看到顧遇斜過來的目光,透著一絲冷銳。

她對他那般冷,對曲文川卻這般柔和,他……

顧遇五指微微張開,又捏起,心裡極度不舒服,卻又無可奈何。

“顧先生還不走嗎?”

溫悅冷聲開口。

顧遇胸口起伏了幾下,終是按捺住了心底的情緒,他神情認真的開口:“溫悅,不管你怎麼想,我從來問心無愧。”

他轉身離開。

到了門口時,一陣暈眩,頎長身形哐當倒下。

“唔……”

麗紗隨之一驚。她離著顧遇的位置最近了,所以就這麼看著他倒下去,震驚不小。

溫悅呼吸一屏,幾乎是下一刻,便拔腿走了過去。

“顧遇!”

她蹲下去推他。

“你死也彆死我這兒!”

她用力地推他的肩臂,心神卻被屏得緊緊的。

小北見狀趕緊奔了過來。

“先生!”

他先做的,是伸手探顧遇的鼻息。

顧遇剛好就醒過來,當時氣個不輕。這是以為,他是死了嗎?

他睜了眼,溫悅就豁然鬆了一口氣,她正要起身,手掌便一緊,是顧遇抓住了她的手。

“溫悅……”

他氣息虛浮,“你相信我吧,好不好?”

他明明看起來冇什麼力氣,但攥著她的手的力度卻很大,他在求她,看起來無端的有一種可憐。

那一刻,溫悅的心上,也不知道是一種什麼樣的滋味。

她想,他但凡身體是好的,都不會這樣求她。

他所會的,隻是霸道又偏執的占有。

溫悅就那麼看著他,心底浮浮沉沉的,自己也說不清是什麼樣的滋味。

“你先去醫院吧,彆回頭死在我這兒了。”

她冷冷地拂開他的手,起身,指尖卻再度被他攥住。

然後,終是無力地鬆開。

顧遇又暈了過去。

“先生!”小北臉色都嚇變了,他想把顧遇背起來放到車上去,又尋思著,不知道這心肌炎能不能背,他於是趕緊的打了急救電話,醫院直接選的顧氏。

晶晶走到唐三身邊,就在他身旁盤膝坐下,向他輕輕的點了點頭。

唐三雙眼微眯,身體緩緩飄浮而起,在天堂花的花心之上站起身來。他深吸口氣,全身的氣息隨之鼓盪起來。體內的九大血脈經過剛纔這段時間的交融,已經徹底處於平衡狀態。自身開始飛速的昇華。

額頭上,黃金三叉戟的光紋重新浮現出來,在這一刻,唐三的氣息開始蛻變。他的神識與黃金三叉戟的烙印相互融合,感應著黃金三叉戟的氣息,雙眸開始變得越發明亮起來。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