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殿下不可!”

曹國公曆經在城門箭樓下的這一幕,讓群臣錯愕。

緊接著換好衣衫的皇太孫朱允熥,則是讓臣子們驚駭莫名。

今日跟隨朱允熥前來觀禮,除卻那些開國淮西勳貴公侯之外,還有大明六部閣臣,翰林院一眾學士,並且還有許多史官。

此刻朱允熥脫下紅色的金龍袍服,換上了青色束腰龍袍,腰間的玉帶也去掉,換成了撲通的布帶。

而最讓群臣動容的是,皇太孫一邊走一邊往自己腰上纏繞著白色的布帶。

“皇太孫這是要給戰死的將士佩孝?”

幾乎是一瞬間,以劉三吾為首的翰林學士們,齊齊跪在朱允熥麵前。

“殿下不可呀!您是大明的國儲,未來的皇帝,如何能?”劉三吾叩首開口道,“天地君親師,君父在上,豈可為”

朱允熥身形被阻攔,看著眼前的人們,淡淡的說道,“孤先是大明的二郎,纔是大明的皇儲。出征數萬凱旋隻過半,他們為大明戰死,慷慨激烈。孤祭奠他們,又有何不可?”

“祭奠可,但如此這般不行!”劉三吾大聲道,“您是君父呀,自古以來就冇找個規矩,更冇這般禮法。殿下此舉,置天下臣民於何地?”

“住口!”一邊的武人勳貴之中,鬚髮全白平日老好人一樣的武定侯郭英怒道,“殿下如何行事,要你們這般書生聒噪嗎?”

劉三吾看都冇看那邊,繼續膝行上前,“殿下,於禮不和呀!”

“在你心中,死的禮比死的人還要大嗎?”朱允熥看看他,“君父君父?君父不是說出來的,而是做出來的!”說著,直接繞開對方,往下走,大聲道,“孤不但要祭奠他們,孤還要給他們抬棺!”

說著,身形在樓梯上停住,回望群臣,眼睛有些充血,“他們是孤一紙詔書送去為國作戰的,而現在”

“殿下!此舉不可呀!”

文臣們大急,尤其是翰林學士等。

朱允熥此舉,直接粉碎了他們心中長久以來的等級觀,禮法觀。

“殿下!”劉三吾快步上前,情急之下居然想伸手拉扯朱允熥。

但下一秒,他的手卻被一雙鐵手死死的抓住,咯咯作響。

郭英冷笑著看他們,開口道,“一群死讀書的瘟書生,就知道賣嘴,一點人情味都冇有!”

“武定侯,我為朝廷大臣,安敢辱我?”劉三吾大怒,不甘示弱的瞪著。

郭英緩緩鬆開他的手,走到欄杆邊,看著城下的隊伍,緩緩說道,“殿下今日做的事,當年皇爺也做過!”

一句話,瞬間讓在場的勳貴們想起往事,麵容激動起來。

“當年陳友諒幾十萬人來打咱們,大夥都說打不過。有人說逃,有人說降,是皇爺說一定要打。於是我等兒郎們,在黑龍灣伏擊陳友諒二十萬大軍!”

郭英回頭,雙眼明亮,“那一戰,我們就在應天城外,殺得陳友諒的大軍片甲不留。可那一戰,我等的兒郎們也損失慘重!”

“陳友諒雖敗了一場,可麾下還有六十萬大軍。而我們,死一個,少一個!”

“那天,我帶人抬著戰死的兒郎進城,皇爺就守在城門口!”

“他親眼看著戰死的兄弟們,一個個被抬進去。他身上,穿著白色的孝衣!”

說道此處,郭英的聲音變成呐喊,“太孫殿下乃我淮西血脈,武人後裔。為大明武人配孝,以示哀榮有何不可?”

文官們寂靜無聲,或許做學問做文章他們都是萬中無一的翹楚,更是學富五車的才子。但對於這種,最直接的最有力的表達情感的方式,他們不懂。

其實他們從未懂過,他們懂得如何做官牧民。卻不懂,為何強盛的大元被一群泥腿子推翻。他們懂得上下尊卑,也懂得水能載舟,卻不懂什麼是真正的人情味兒。

“老哥幾個!”景川侯曹振在勳貴之中笑著大喊,“小主子都下去了,咱們也彆閒著了!”

“走!”武定侯郭英直接摘下頭上的冕冠,大笑道,“咱們去接那些戰死的兒郎們!”

“走!”

朱允熥的腳步剛剛走了一半,就聽到身後傳來急促的腳步。

回頭一看,數十位白髮蒼蒼的老將,也脫去公侯的蟒服,隻穿著貼身的白色小衣,跟在他的後麵,順流而下。

朱允熥點點頭,大步朝下走。

~~~~

一座座抬著的棺材,緩慢走到城門口。

周圍的百姓和衙役還有護軍等,寂靜無聲的看著。

那些粗製的棺材上,用刀子刻著戰死者的姓名籍貫年齡。戰死者中,十六歲以下筆筆皆是。

“他們的娘咋活呀!”人群中,有婦人壓抑不住,哭出聲。

死的人,是被父母養育成人寄予厚望的兒子,是妻子依門盼望等待歸來的丈夫,是孩子想要握緊大手笑著騎在脖頸上的父親。

現在,他們變成了冷冰冰的屍體。

“在下國子監楊士奇,今日在此拜謝大明英烈!”人群之中,一個秀才公一樣的你年輕人,眼含熱淚的拜倒,大聲喊道,“男兒慷慨邊戎死,日月山河天下安!”

喊著,繼續再拜,“送大明英烈,回家!”

“送英烈回家!”不知哪個衙役跟著大喊一聲,緊接著聲音連成一片,響徹天際,震撼寰宇。

抬棺的士卒們,淚水不住的落下,對著嘶吼的人群點點頭,又輕柔的拍拍肩膀上的木杆。

彷彿在說,“兄弟,看到了嗎,百姓們給你們喝彩呢!”

就這時,前方的隊伍猝不及防的忽然停住。

長街上的喝彩也在瞬間戛然而止。

“皇太孫駕到!”數百羽林護衛放聲呐喊之下,朱雄英的身影出現在城門口,長街上。

那耀眼的龍旗代表著至高無上的權威,路兩邊的百姓們如麥浪一般拜倒。

李景隆倉惶的上前幾步,撲通聲跪下,抱著朱允熥的大腿,“殿下,臣無能臣無能你交給臣數萬人馬結果”說著,他已是泣不成聲,以頭搶地。

“起來!”朱允熥用力的拉扯起對方,重重的拍打對方的後背,“跟在孤左右,不許在落淚!”

說完,徑直走到第一排抬著的木棺前。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