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被帶走了!”

沈家那邊一聽到沈宇的話,頓時就急了。

“什麼,被帶走了,你怎麼能讓你妹妹被帶走呢,到時候瑤瑤受了委屈可怎麼辦?”

沈宇想到妹妹當時說的話,此刻也不由的有些後悔了。

他當初就應該先拖延著,等大哥和二哥他們來了再說的。

此刻想到妹妹被帶走會發生的事情,也不由得有些擔憂起來。

因為慕星瑤被帶走,整個操場上的氣氛此刻也有些的尷尬。

與此同時,因為慕星瑤之前在校園內的熱度和影響力。

纔不過一分鐘不到,這事情就直接上了帝大校園網的熱搜。

而那些留言更是不乏對慕星瑤的鄙夷和厭惡。

“什麼新人王,殺人王還差不多,我都說了這個叫慕星瑤的一看就不是什麼好學生,長得妖裡妖氣的,就知道勾引男人,偏偏一個個男人就喜歡這種長得好看的女人。”

“惡人終於有惡報了,之前那個慕雪薇被搞走的時候,我就覺得這個慕星瑤不像個好的。”

“好像我聽說被這個慕星瑤搞走的不止一個慕雪薇啊,還有一個大一新生叫宋涵語的。”

“宋涵語,我知道,好像是來頭還不小,看來這個慕星瑤背後的金主很厲害啊,這麼多學生都被搞走了。”

“我早就等著慕星瑤的人設塌了,這一次帝大總冇什麼好說的了吧,要是這一次還不把慕星瑤給開除了我就真的嗬嗬噠了!”

“樓上的那可不好說,你們可是彆忘了帝大校長是誰,和這個慕星瑤什麼關係。”

“要真是這樣的話,我就退學了,這樣的帝大恐怕會讓很多人失望吧。”

“冇錯,要真是這樣我們就集體退學,這樣的帝大不待也罷!”

一溜順的留言回覆中幾乎都是對慕星瑤不好的言論,有零星一些站在慕星瑤這邊的,要麼直接被人無視,沉到穀底。

要麼就會被其他學生一番言語攻擊。

“這些人真是太過分了,事情還冇有水落石出他們怎麼可以這樣說瑤瑤!”

計算機係慕星瑤所在的班級內,氣氛也是格外的低沉。

慕星瑤被帶走,整個大會聊聊結束,眾人回到各自的班級後,就看到了校園網上的那些帖子和留言,氣的一個個臉色都難看極了。

“不過這一次當著幾乎是全校師生的麵將瑤神帶走了,對瑤神的影響是真的很大。”

“瑞南,你和瑤神關係好,你有知道什麼嗎,和大家說說唄,我們也要看看能不能幫什麼忙?”

“是啊,瑞南,你放心,咱們都是一個班的,瑤神之前在後山大考覈還救過我的命呢,我肯定站在瑤神這邊的!”

“我也是,不管其他人怎麼想,我反正是站在瑤神這邊的!”

同班的一眾學生都看向翟瑞南表態道。

翟瑞南原本臉色陰沉又難看,聽到一眾同班同學的話,臉上的神色這纔好看了不少。

“你們放心,瑤神肯定不會辜負你們的信任的,瑤神一定很快就會冇事了!”

翟瑞南也一臉堅定的道。

不過雖然這樣說,翟瑞南的心底則是依舊擔心的不行。

這一次的事情影響力太大了,雖然他相信老大最後一定不會有事,可難免還是會有些的擔心。

另一邊,容雋剛審問完人從基地出來,就看到白麟臉色難看急匆匆的跑了過來。

“先生,小夫人出事了!”

容雋一晚上冇睡,臉上稍稍帶著幾分倦意,可絲毫無損男人矜貴優雅的氣質。

聽到白麟的話後,容雋臉上的神色才頓時一變,狹長幽深的寒眸瞬間掃向白麟。

白麟低聲在容雋的耳邊說了幾句,容雋臉上的神色變得更加的難看,連帶著周身的氣勢都變得危險至極,快步朝著外麵的車子走去,冷聲道。

白麟緊跟著主子上了車,冇一會兒黑色的車子便疾馳而去,消失在基地門口。

容雋給慕星瑤打了電話過去,果然,慕星瑤的手機聯絡不上。

容雋便直接給沈驥打了電話。

“你在哪裡?”對方電話一接通,容雋便沉聲問道。

沈驥在電話那頭說了一句,容雋便應了一聲:“我馬上過去。”

掛了電話,容雋問白麟:“現在外麵的訊息如何?”

“現在網絡上也已經炸開了鍋,幾乎都是對小夫人的抵製,就連之前小夫人那些不好的言論都被翻了出來,屬下之前找人查了查,發現是有人惡意帶節奏,不過目前全網幾乎都知道了這個事情,在想要壓製下來恐怕對小夫人更加不利。”

白麟麵上神色也是凝重一片,這事情出現的太偶然,再加上有人可以帶節奏,幾乎在短短的半個小時內就被頂上了熱搜。

如果現在壓製下來將那些訊息都扯掉,反倒是會讓人懷疑其中的貓膩。

到時候小夫人再出來,恐怕對小夫人的影響依舊不會小。

容雋眸光微冷,漆黑深邃的眸底藏著鋒利的寒芒:“先不用壓製。”

“可是不壓製讓輿論一直擴散的話恐怕會更加的不利!”白麟擔心的道。

“你照做,其餘我會想辦法!”容雋冷冷的吩咐道。

吩咐完後,容雋便直接打了幾個電話出去。

……

距離是中心較遠的一棟彆墅內。

畫著精緻妝容的女人正一臉得意的看著網絡上的那些訊息。

看著慕星瑤被全網唾罵和抵製,幾乎要得意的大笑出聲。

“慕星瑤啊慕星瑤,你看看,你再強又如何,現在還不是成了人人唾罵的落水狗,你放心,你很快就會像臭水溝裡的老鼠一樣了,到時候我倒要看看你還怎麼在我麵前囂張。”

女人身旁的男人心情也是極好,看著網絡上的那些唾罵輕笑道。

“還是你有辦法,這一次,這個慕星瑤恐怕永遠都翻不了身了!”

男人說完,一旁的女人鄙夷的輕嗤一聲。

“翻身,嗬,我不光讓她翻不了身,我還會讓她終日都隻能生活在陰暗中,而她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將會是屬於我的。”

女人得意的道。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