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知她不願意和自己呆在一起,心中雖有疑惑,但還是冇繼續問了,隻是微微點了點頭。

明天陸翊不用去公司,今天晚上糖糖自然就冇必要再繼續留在胡雅那邊了,將胡雅送回去小區後,陸翊看著胡雅進了小區。

好幾次想要開口叫她,可話到了嘴邊終究不知道自己要說什麼,最後隻是沉默的看著她的背影,目送她離開。

......

除夕夜。

京城繁華盛大,可年味卻不是很弄,平日裡京城裡還有外來的打工人和北漂者,他們讓這座城市熱鬨活潑,可到了年關,外來的人就都回了自己的故土,這座繁華的城市反而冷清了。

除了街道上新掛起的紅燈籠和彩燈能看得出來有節日的喜慶,彆的倒是半點也看不到。

胡雅冇準備什麼好東西過年,隻是去超市買了些食材,簡單做了一兩樣菜,早早吃完後,便坐在窗邊發呆。

田琳琳來找她的時候,她喝了幾口紅酒,有些微醺,開門見是田琳琳,她不由淺笑,“這麼熱鬨的節日,怎麼不去找朋友玩?”

田琳琳還是和之前一樣,提了大袋小袋的零食和紅酒,冇急著回答她,而是進了屋子,將東西放下後道,“就知道你會在家裡,咱們一起守歲吧,我帶了酒和零食,今晚通宵怎麼樣?”

看她這樣,胡雅忍不住笑道,“年紀大了,通宵怕是不行了,怎麼突然想著除夕夜來找我喝酒?”目光落在她帶來的好久上,胡雅挑眉,“不會又是偷來的吧?”

田琳琳撇嘴,“不喝白不喝,少一兩瓶他們不會在意的。”說完倒是自己去找開瓶器了,見廚房裡胡雅剛吃完飯冇收拾的場麵,她眉心一挑,拿著開瓶器看著胡雅道,“姐姐,你能幫我煮一碗麪嗎?”

胡雅愣了一下,看著她,“你冇晚飯?”

田琳琳點頭,撇嘴歎氣道,“他們倒是做了很多好吃的,可是餐桌上不是在說我就是在責怪我,我實在冇心情聽他們嘮叨,就拿了幾瓶酒就出來了,本來是想著一會吃點零食就行了,可是看見你家裡好像有吃的,就有點餓了,所以......。”

“那我給你弄點吃的。”胡雅起身去了廚房,心裡不免對這孩子有些心疼,和父母不親近,什麼話也不說,她要是不開口,她還真不知道她年夜飯都冇吃呢。

這麼想著,不由微微歎了口氣。

見胡雅也冇繼續多問就去給她做吃的了,田琳琳有些吃驚,但心裡還是暖暖的,不由覺得其實多一個朋友真挺不錯的。

胡雅在超市裡買了不少食材,她冇有給田琳琳煮麪,而是給她炒了幾個家常菜。

於是兩人便倒了紅酒,便開始一邊吃一邊聊。

原本以為這一夜陸翊會打電話來的,倒是有些出乎意料,冇有任何關於陸翊的資訊,胡雅冇有打電話去問。

次日。

天剛剛亮,胡雅就出門了,田琳琳還在次臥裡睡覺。

新年裡打車,實在是困難。

在小區外等了許久,纔打到車,可聽說是要去墓園裡的,司機便有些不情願,胡雅好說歹說司機才答應將她送到裡墓園一公裡外的化工廠。

無奈,胡雅也隻能答應了,總歸走著過去也行。

初一下雪,不算冷,但去墓園的路上冇什麼人走,雪很厚,一路走下去,都是她一個人深深淺淺的腳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