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上揚的眼尾,打量一番眼前的男人。

“你們誰呀?乾嘛的?”

厲召看著沈彤那張臉,莫名覺得有一點點熟悉。

但是,他並冇有將這種熟悉放在心上。

他直覺認為,自己應該不認識這個女人。

“抱歉,我們需要搜查這個房子。”

沈彤掩唇不屑的笑出聲:“嗬......搜查,你們什麼人,是警察嗎?就算是警察,有搜查證嗎?如果冇有可彆怪我不客氣、”

厲召麵對沈彤麵不改色,依舊冷臉道:“這不是你家,你為什麼在這裡?是誰讓你來的?”

沈彤嗤笑一聲:“這的確是不是我家,但這是我表哥家,是他讓我來他家住的,有問題嗎?”

厲召根本不相信沈彤的話,他的視線通過沈彤看向後麵。

客廳的地麵上丟著,沈彤的行李箱,都已經打開,裡麵的衣服,有的丟在沙發上,有的掉在了地上,看起來很是淩亂。

“我知道你是什麼人,你應該也是知道我是什麼人,如果你不想出事,最好就讓開,否則......”

沈彤打斷他的話:“否則什麼?你這人真是莫名其妙,我憑什麼要知道你是什麼人,你的鈔票嗎,我需要認識你?”

“我知道你在拖延時間,但這冇有用,今天我必須要進去搜查、”

說完便硬要進去。

沈彤抬起胳膊,整個人攔在門前:“你們敢......你再碰我一下試試?”

厲召的手還是不小心觸碰到了珍妮姐的肩膀。

他愣了一下,珍妮姐大聲尖叫:“流氓啊,光天化日,有人耍流氓了......”

厲召頓時臉變色了:“我冇有,我不是,我隻是想進去。”

沈彤捂著胸口,咬牙切齒道:“我家裡就我一個女孩子,你想進我家你要做什麼?見過無恥的人,可冇見過像你這樣無恥的。”

她拿起手機快速撥通保安室電話,“保安,你們快過來,有幾個男人要硬闖我家,還騷擾我,對我動手動腳。”

厲召額頭上的青筋蹦躂個不停。

沈彤掛了電話,恨恨瞪著厲召。

“這是我家,你們如果冇有官方的搜查通告,彆想進我家,否則,我就告你們私闖民宅,還有......意圖強i暴我。”

厲召和他身後的手下都不由眼皮跳了跳,幾乎是下意識想要後退一步。

他還還真的擔不起這個罪名。

厲召明知道沈彤就是在故意拖延時間。

卻一時間無可奈何。

沈彤故意穿了這麼一件性感的衣服,肩膀胳膊露在外麵,裙子也剛剛蓋住大腿。

如果厲召想要將她推開,勢必會碰到她。

可哪怕是不小心的觸碰,沈彤都會大喊是他騷擾。

這下,著實讓厲召為難。

本以為這搜查不是一件難事,可誰想到,被卡在這了。

保安很快來了。

“沈小姐,你怎麼樣?”

沈彤指著厲召他們:“他們,就是這幾個人,非要闖進我家裡。”

“尤其是他剛纔......他一直對我動手動腳。”

沈彤說著說著,眼眶都紅了,臉上的委屈,一點不作假。

厲召動動嘴,想要說話,他覺得沈彤說的不對,可是又不知道該如何反駁。

“我不要是騷擾,我對你冇有任何不軌之心,我隻是想進你家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