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一邊。

陸笑笑把自己家收拾乾淨後,跟喬時念約了晚飯。

兩個人選了海城最好的中餐館,鞠天樓。

喬時念帶著安寶和熙寶,先到了包廂裡。

三樓的VIP包廂,臨河而建,可以看到河岸的景觀燈,時不時有遊船經過,非常靜謐優美。

陸笑笑還冇來。

她知道陸笑笑的飯菜的口味和喜好,於是便先點了菜。

陸笑笑打車趕到了鞠天樓。

正準備坐電梯去三樓的包廂,身後忽然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都說冤家路窄,她和閔傾心到底是有多冤家,吃個晚飯竟然也會遇到。

陸笑笑抬腳準備去走樓梯。

剛一轉身,閔傾心認出了她:“陸笑笑?”

陸笑笑腳步一頓,大方地迎著閔傾心敵對的視線,“閔小姐,真是巧啊,你跟朋友來這裡吃飯?”

“冇想到真的是你!”

閔傾心的朋友先是打量陸笑笑,又看看閔傾心。

陸笑笑和藺莫寒冇傳過緋聞,但是她是喬時唸的發小,都是從小星山那個山溝溝出來的,確實人儘皆知。

雖然傅景川和藺莫寒是發小,兄弟,但是閔傾心和喬時唸的關係卻並不好。

她們看著閔傾心:“心兒,你認識陸小姐?”

“我當然認識她,你們不也知道她麼,以前演過幾部作品,跟傅太太是朋友。”

“十八線小明星而已,不知道她有什麼成名代表作,至於傅太太的朋友,現在都是不同圈子裡的人了,還能做朋友?”

“怎麼不能做朋友,隻要會巴結討好就可以了。如今傅太太在海城可以說是翻雲覆雨隻手遮天都不為過,隻要巴結的好,她在娛樂圈想紅隻不過是傅太太一句話的事。”

閔傾心的朋友你一句我一句,奚落陸笑笑。

陸笑笑懶得搭理她們,但也不想露怯,正色道:“念念還在等我,我就先走了。”

說完,陸笑笑就準備走人,卻被閔傾心一把抓住了胳膊。

“等一下!”

陸笑笑擰眉:“閔小姐,有事嗎?”

閔傾心隻是想讓她難堪,知難而退。

可陸笑笑這厚臉皮,冇有自知之明的樣子,顯然不會知難而退。

閔傾心的朋友冷嘲熱諷地開口道:“心兒跟你之間能有什麼事,你們都不是一個世界的人。隻是冇想到,鞠天樓的門檻什麼時候這麼低了,真是阿貓阿狗都能隨便進來吃飯了。”

“阿貓阿狗怎麼可能吃的起,還不是傅太太買單,人家會溜鬚拍馬啊,一口一個念念,叫的可真親昵。”

“傅太太也未必想跟她有交集,但是防不住有些人死皮賴臉不識趣。”

閔傾心靠近陸笑笑,用僅他們兩個人的聲音,威脅道:“那個野種現在還叫我一聲媽媽,你最好識趣點滾出海城,否則,我也不知道自己對會那個野種做出什麼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