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離婚,那我這些年的努力和犧牲算什麼?不行,要先殺了陸笑笑再離婚,這樣輸的人就不是我,是陸笑笑那個賤人!”

閔傾心此刻格外的偏執和瘋狂。

寧秀蘭歎了一口氣:“結果都是一樣的,你要離婚,陸笑笑該死,哪個在前,哪個在後並不重要。聽媽的話,過程不重要,結果纔是最重要的。”

“可是我不甘心啊!”閔傾心朝著電話裡低吼。

寧秀蘭也很心疼女兒。

這是他和丈夫捧在手心裡寵大的寶貝,如今卻因為藺莫寒,受儘了委屈。

思及此,寧秀蘭也是憤怒,恨透了藺莫寒和陸笑笑。

尤其藺莫寒,一個大男人,卑鄙到如此地步,竟然利用她的寶貝女兒!

如果他真的那麼愛陸笑笑那個村姑,就去娶她啊,但是他冇有,他欺騙利用自己的女兒,為的就是藉助閔家的勢力,坐穩藺家家主的位置。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計劃好的陰謀。

哪有什麼浪子回頭,都是假的!

“女兒啊,你放心,我跟你爸一定會讓藺莫寒和陸笑笑付出代價的,尤其那個藺莫寒,最該死,當初他怎麼利用你,利用閔家坐上家主位置的,以後我你們就讓他怎麼一步步失去一切!”

寧秀蘭的語氣裡殺氣滿溢。

“真的?”閔傾心眼睛一亮,但還是有些懷疑,除此之外,她對藺莫寒還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可不可以隻讓陸笑笑和那個野種死?冇有他們,說不定莫寒纔會看到我,會愛上我的。”

“這世上好男人多的是,你又何苦非他不可呢?你和他根本就不可能了。”

“為什麼不可能?難道你也覺得我還比不過那個陸笑笑?”閔傾心不高興地質問。

寧秀蘭知道她現在是鑽牛角尖,並冇有跟她再爭下去。

她知道自己這個寶貝女兒的性子,吃軟不吃硬。

於是,放軟了語調:“傻丫頭,媽媽根本不會拿你跟那個村姑比,跟一個村姑比,豈不是自降格調?她連你一根頭髮絲都比不過,媽是覺得藺莫寒他配不上你,之前我跟你爸就覺得他隻是個私生子,隻是拗不過你真心喜歡他,才同意了這門婚事。當初就是他高攀了,如今還不知道珍惜,這樣的男人冇什麼好貪戀的,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你好好想想媽說得話,媽也不逼你,如果你覺得還是非他不可,那我們就再做打算。”

寧秀蘭退讓了一步,並冇有逼閔傾心。

這種事不能逼。

她這個女兒吃軟不吃硬。

“好,”閔傾心應聲,“我會好好考慮的。”

“嗯。對了,還有處理掉陸笑笑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交給我跟你爸。”

閔傾心有些不放心:“你跟我爸真的願意處理那個村姑?”

她的父母當年也是聯姻,但是,幸運的是他們的感情挺好,也算是先婚後愛,相敬如賓。

所以,她也以為她和藺莫寒也會是這樣。

她不覺得自己父親願意處理兩女爭一夫這種拈酸吃醋的事。

所以,這些年她也不敢把自己做的那些事告訴父母。

“你熟了這麼大的委屈,你覺得我跟你爸還會坐視不管?”

閔傾心終於開心地笑了:“謝謝媽,替我謝謝爸,我明天回去看你們。”

“好,我讓廚房多做幾個你喜歡吃的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