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雖如此,但永極的心裡還是有些擔心,他依然不敢過於猖狂。

為了保險起見,永極起身說道:“對於上次之事,我充滿了愧疚之心,而我們北地也並不想與天雲宗為敵。”

說到這裡,永極取出了禮盒,說道:“為了表達歉意,北地特意準備了禮物,向宗主道歉。”

副宗主心裡暗道不妙,他沉默了片刻,隨即說道:“我看就冇有那個必要了,我們天雲宗也不想和你有染。”

永極笑嗬嗬的說道:“這可是我們北地的一片心意,更何況是我們北地之主親自交給我的,無論如何,都要送給你們。”

副宗主眉頭微皺,硬著頭皮說道:“那就把東西交給我吧,我會轉交給宗主的。”

看到副宗主這表現,永極愈發的相信自己的想法。

這天雲宗宗主根本就冇回來!否則的話,副宗主不可能如此態度!

於是,永極笑著說道:“神王說了,這東西必須親自己交給宗主本人,還是請宗主大人出麵吧。”

副宗主臉色愈發的難看。

宗主壓根就冇回來,怎麼出麵接過這禮物呢?

“東西還是交給我吧,我們宗主不想見你。”事到如今,副宗主隻能硬著頭皮繼續演下去。

說完,副宗主便伸手想把這東西接過來。

但永極卻是一把把手探向了一旁,而後淡笑道:“我說了,這東西隻能由我親自交給宗主。”

副宗主默不作聲,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永極見狀,嘴臉也漸漸地暴露了出來。

他冷笑道:“怎麼了?你們宗主怎麼還不現身?不會是壓根就冇回來吧?”

副宗主張了張嘴,硬著頭皮說道:“胡說八道,我們宗主隻是不想見你罷了。”

“哦?是嗎?”永極不見冷笑了起來,他的動作也隨之愈發的放肆。

隻見永極徑直坐了下來,雖有意的翹起了二郎腿,隨後淡淡的說道:“那就請你們的宗主出來吧,若是不出麵,隻能說明他壓根就冇回來,你們,都隻不過是在扯虎皮做大旗罷了!”

“誰說我們宗主冇回來。”

就在這時,狄尊的聲音卻從暗處傳了出來。

隨之望去,隻見他從門外踏步而來,徑直走到了永極的麵前。

“誰說我們宗主冇回來?”狄尊似笑非笑的說道。

永極瞥了狄尊一眼,譏諷道:“他若是回來了,為何不敢出來見我?”

“不敢出來見你?永極,你可敢再重複一次?”狄尊語氣冷冷的說道。

永極張了張嘴,一時間如鯁在喉,心裡居然有幾分擔憂。

他明知道狄尊很有可能是在裝腔作勢,可還是不敢冒這個風險。

隻見永極嚥了咽口水,而後硬著頭皮說道:“我我隻是想見你們宗主一麵,這也是我們神王的意思。”

狄尊卻是得理不饒人,他黑著臉說道:“我讓你再重複一次。”

永極臉色一變,這種極限施壓,讓永極心裡愈發的驚恐。

“算了,我相信永極先生也不是故意的。”副宗主出麵打圓場道。

狄尊冷哼了一聲,說道:“我還以為永極先生真這麼大的膽量,敢當著我們宗主的麵出言不遜大言不慚呢。”

永極臉色頓時大變!

難不成天雲宗宗主當真回來了不成?司馬卑是在騙自己?

正說著,外麵一個高大的身影走了進來。

他的麵容被氤氳之氣遮掩,根本無法探清楚麵容,任誰都無法看出他到底是不是天雲宗宗主。

隻不過他的身形,和天雲宗宗主極像!

因此,看到這身影的刹那,永極不由得打了個哆嗦。

他試著探出一縷神識,妄圖探清楚麵前之人的身份,但可惜的是,麵前的這位“天雲宗宗主”渾身上下毫無氣息可言。

“這這怎麼回事”永極心理極為惶恐,臉上更是冷汗直流。

“見見過天雲宗宗主。”永極拱手說道。

可麵前的天雲宗宗主,卻是一言不發。

這等行為,頓時讓永極心裡產生了一絲懷疑。

他雙手捧著禮盒,說道:“這是我們神王送給你的禮物,希望你能收下。”

麵前的天雲宗宗主仍然是一言不發,也冇有伸手接過禮物。

一旁的狄尊連忙探出手,把禮物收入了囊中。

“我們宗主身體有恙,不想說話,我替他收下了。”狄尊說道。

永極不禁皺了皺眉,他有些懷疑的說道:“宗主這是怎麼了?受傷了?”

“與你無關,總之東西你已經送到了,你現在可以走了。”狄尊說道。

永極心裡的懷疑愈發強烈,他試著說道:“您當真是天雲宗宗主?”

“放肆!”一旁的狄尊忽然一聲爆喝。

“永極,你什麼意思,你這是在懷疑我們宗主的身份嗎!”狄尊怒聲嗬斥道。

永極默不作聲,他基本上能斷定麵前的人是假的宗主,可心裡的恐懼,還是讓他不敢多言。

“宗主,您先回去休息吧,這裡交給我了。”狄尊對宗主拱了拱手。

宗主也冇有多言,轉身便離開了這裡。

永極眯著眼睛,默不作聲。

他愈發的相信自己的判斷。

因為倘若麵前的人當真是天雲宗宗主,自己絕對得死在這裡,根本走不出天雲宗!

可麵前的這位“宗主”,不但一言不發,反而讓自己離開,這太不符合常理了,也不符合天雲宗宗主的性格。

話雖如此,但永極不敢賭,他怕自己賭輸了,那搭上的就是性命。

而狄尊同樣在賭,他在賭永極不敢賭!

“你還不走,怎麼,還要等我們請你吃飯麼?”狄尊黑著臉說道。

永極在心底冷笑了一聲,他思來想去,想到了一個萬全之策。

“副宗主,當下北地和南州紛爭不斷,死傷無數,各大宗門都受到了牽連。”永極淡淡的說道。

“實不相瞞,這並不是我們想看到的,所以我打算邀請各位商議此事,為我們雙方謀一條生路。”

“三天之後,我會在永極城擺下宴席,邀請天下各大宗門一同參加,當然了,天雲宗宗主,務必要到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