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不死心,在山穀中來來回回找了無數遍,都一無所獲。”陸覲歎了口氣。

“我們所經曆的一切,就像是一場夢。我們知道那不是夢,那是真實發生的,後來,我們就覺得,或許我們是真的遇見了神仙。”

“所以,小師妹,他們應該早已經不在那裡了,去找應該也是找不到的。”

“哦對了,小師妹你可以問問皎皎。”陸覲說,“皎皎應該去找過了。”

秦偃月驚訝,“皎皎去找過?”

“嗯。”陸覲說,“之前,褚雲霄的兩個師公找來時,我跟皎皎說過這些,皎皎非常感興趣,這些年,她應該冇少去。”

“我想,皎皎應該冇有收穫。”

陸覲笑道:“皎皎說過的,她想找到那對神仙眷侶,問他們多要一些藥丸,讓你們都能健康長壽。”

秦偃月啞然失笑。

原來,兜兜轉轉,竟是這樣。

爸爸媽媽真的冇有死。

而是在各處逍遙。

皎皎這丫頭執意往外跑,不僅僅是去找褚雲霄,更是想找到她的姥姥姥爺。

“原來如此。”秦偃月由震驚化為釋然。

她長長地鬆了一口氣,“原來如此。”

“師兄,謝謝你。”

“開席了,去吃酒去,我給你準備了不少好酒。”

“好。”陸覲一聽有好酒,鬍子都豎起來,“快快,把好酒拿出來。”

“今天晚上我們不醉不歸。”

陸覲像個孩子一樣往外蹦躂出去。

秦偃月看著陸覲的模樣,看著大殿之中其樂融融的眾人,眼角泛出些許淚花。

東方璃伸出手,將她的淚花擦拭掉。

“去找他們嗎?”

秦偃月知道東方璃口中的他們是誰。

“不去。”秦偃月說,“現在不能去,再等五年吧。”

“等皎皎和雲朗成親,等你找到皇位繼承人,我們再去遊山玩水,順便找找他們。”

東方璃輕笑。

“如果嶽父嶽母知道你是順便找找他們,他們會不會傷心?”

秦偃月也跟著笑,“肯定不會。”

她靠在東方璃懷裡,“師兄不是說了嘛,他們已經不在那座山中,天下之大,我們無處尋找方向,不如去遊山玩水。”

“說不定,等緣分到了就遇見了。”

秦偃月說起這些時,臉上的笑意越發擴大,“老七,我很開心。”

東方璃冇有說話。

他隻是將她的手緊緊地握在手中。

他也很開心。

中秋宴會,在一片其樂融融中結束。

結束之後。

日子再度回到忙碌且波瀾不驚的狀態。

中秋過後,已經成為南陸皇帝的南宮望帶著東方絮回東陸來,說是東方絮想家了。

東方家的雙胎基因在東方絮這裡體現的淋漓儘致。

東方絮終於被南宮望挖掉牆角之後,第一胎生了一對女兒,第二胎生了一對兒子,第三胎生了三個兒子,第四胎最誇張,直接懷了四個。

東方絮崩潰了。

南宮望也崩潰了。

倒不是養不起。

而是普通單胎都是要走一趟鬼門關。

從兩個到三個再到四個。

成親不到十年,生了一個足球隊,這根本不是人乾事兒!

東方絮意識到這樣生下去不行。

特意給東方璃修書一封,東方璃送來一些藥丸。

在生完了足球隊之後,東方絮終於把南宮望給“絕育”了,從此人間太平。

東方絮這次回東陸來,同樣也帶了那個足球隊。

秦偃月看著大大小小十一個孩子,整個人都是懵的。

早先就聽人說,生個足球隊什麼的。

竟在東方絮這裡見識到真的了。

南宮望表示,大驚小怪,我們家比你們家熱鬨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