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明燁回抱住她,低頭吻上她的櫻唇。

台下響起一陣不算熱烈的掌聲,邀請的人不多,也就是顧明珠、許星白、燕璟城一行人。

除此之外,薑家的長輩隻有薑元辰一個,季家的稍微多些,不過兩隻手也足夠數的過來。

許星白在台下忍不住開口:“有生之年,我竟然能看見季明燁結婚,這可真是世界第八大奇蹟。”

季明燁緊緊抱住懷裡的女人,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瘋狂跳動的心臟。

原來,隻要那個人是她,不論再過多少年,他都依舊會心動。

薑辭色麵色潮紅,眼角也染了層薄霧。

半晌後,季明燁終於捨得放開,薑辭色的口紅被他吻的亂七八糟。

她看著他,輕聲道:“你從來冇有說過愛我,我也從未相信過。”

季明燁恍惚片刻,勾起唇角,低聲道:“我都是用做的。”

薑辭色嗔怒的瞪了他一眼:“無賴。”

而這會,薑果果在台下彎了彎眼睛,湊近季明燁的位置喊道:“爸爸,你要好好愛媽媽,保護她一生一世哦~”

季明燁彎腰直接將她抱了上來,輕笑道:“是生生世世。”

薑果果摟著季明燁的脖子,聲音軟糯:“那下輩子,爸爸你早點來。”

季明燁喉結微動,吻了吻她的額頭低聲道:“好。”

整個婚禮的過程十分簡短,婚禮結束後,一行人便在海邊架起了烤爐,開了個party。

這部分是顧明珠和許星白負責的,東西都是準備好的,因而動作很快。

有人換了泳衣到海上衝浪、玩了劃艇,薑辭色膽子小,卻被季明燁拽去玩了次跳傘。

風聲在耳邊急速而過,刺的耳蝸生疼,直到下降了一些高度,她才聽到耳邊低醇的聲音:“睜眼。”

湛藍的海域清澈如水,幾道熟悉的影子拿著酒瓶在沙灘旁同他們揮手呐喊。

夕陽西下,映照的海麵滿是碎金,風聲席捲著海浪聲,美的不似人間。

一行人都折騰累了,便三三兩兩的坐在沙灘上看起了海,唱著歌。

而後不久,藍奕推出來一個七層高的婚禮蛋糕,潔白的蛋糕精緻絕美,上麵的男女儼然是照著薑辭色和季明燁的模樣製作出來的。

薑果果眨著一雙漂亮的眼睛,湊近看了看,委屈道:“冇有果果…怎麼可以冇有果果。”

看著她眼裡的失落,季明燁將她抱起來,湊近蛋糕的頂層道:“在這呢。”

薑果果這纔看到,蛋糕上麵婚房內的一間花房裡,一個長頭髮的小姑娘坐在視窗,彎著眼睛笑著,滿臉幸福。

“真的有果果。”

季明燁溫聲道:“當然,果果是漂亮的小公主。”

薑果果仰起小臉,看向她道:“可是公主不是最後被王後給毒死了嗎?冇有等到她的王子。”

季明燁抱著她,抬眸看向不遠處的薑辭色,眉宇溫柔,輕聲道:“不,她等到了。”

夜色溫柔,時光會留下最愛你的人。

他們永遠都會記得,那些肆意張揚的歲月,記得愛人的眼睛,記得青春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