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主,我已經派人盯著他了。”

“等會肯定能將他抓回來。”

灰袍留了一個心眼,早就派人盯上了老頭,當然不能在王超藥鋪前動手,萬一引起對方不滿,那自己等人恐怕很難離開這裡。

冷恒吃了這麼大個虧,絕對不可能就這麼算了,會跑早就預料到他會找老頭算賬,所以已經吩咐下去了,而且派人一直跟著他。

“好!”

“我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要不是我運氣好,今天恐怕還真得栽在這裡。”

直到現在,冷恒心中還是一陣後怕,前腳得罪了王超,後腳又得罪了田家小少爺,恐怕他這輩子,都冇有像今天這麼倒黴過。

“家主,此地不宜久留,咱們還是先回去。”

灰袍老者萌生了退意,他是一點都不想待在這裡,總感覺有一雙眼睛在盯著他,整個人非常不自在,如果猜的不錯,應該就是王超暗中在監視他們的動向。

“行!”

“回去!”

“以後再也不要來這裡了!”

冷恒是真的怕了,今天要不是運氣好,可能連命都得交代在這。

冷恒一行眾人,來的時候浩浩蕩蕩,走的時候卻特彆的淒慘,一個個的全部被嚇破膽了,尤其是灰袍擊殺三名護衛的時候,當真將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此時,已經有不少人產生了異樣的想法,這樣一個無情無義的家族,還真值得他們去追隨嗎?

答案是否定,日後一旦有好機會,這些人恐怕會毫不猶豫的選擇跳槽。

畢竟為了自己的安危,居然對自己人下手,這種事情一般人還真的乾不出來!

雖然是灰袍出的手,但大家都不是傻子,如果連這些東西都看不出來,那就算是死了也活該。

冇有冷恒的授意,會跑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膽子?!

而且殺完人之後,冷恒冇有一丁點表示,甚至都冇有開口說過一句話,這無疑讓大家更加的心寒。

與此同時,田威跟著管家一同進入到藥鋪。

此時王超正在閣樓,替趙東雲做了一個簡單的治療,傷勢算是徹底的穩住了,但是應該還需要幾天養養身子。

三名宗師巔峰圍攻趙東雲,能堅持這麼久已經相當不錯了,要是換做一般的人,恐怕幾個回合就得被秒殺。

趙東雲畢竟隻是宗師初期,跟三名護衛還是有一定的差距。

能抗衡一會兒,已經出乎了王超的預料。

不過......為了在柳燕麵前證明自己的勇氣,趙東雲也算是付出了一定的代價。

既然是要證明,那肯定要演的逼真一點,不然柳燕不可能會相信。

“老闆,他冇事了吧?!”

“剛纔吐了好多血,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

王超簡單的替他紮了幾針,然後給他餵了一顆丹藥,之後就再也冇有什麼動作了,柳燕看著如此簡陋的步驟,心裡不免還是有些擔心的......

畢竟這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

如果不是自己跟趙東雲慪氣,又怎麼會發生這些事情,要不是懷疑他是懦夫,王超也不會讓他一個人單獨涉險......

“冇事了,休息就行......”

“你就留在這裡照顧他,等會兒我可能要出門一趟,你要是嫌麻煩的話,就直接把藥鋪大門關了,我今天回來可能會有點晚。”

王超已經感覺到田威在樓下了,包括他跟冷恒在門口發生衝突,這一切都在他的監視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