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小說網 >  絕代雙驕 >   第八百零五章

-

小辮從平天城步行到一區香土園,輾轉千裡,花了足足七個多月的時間。

過去了七個多月的時間,小辮父母被抓的現場,痕跡大部分都已經被時間抹平,隻留了一些肉眼幾乎不可見的,非常淺的痕跡。

憑著這些痕跡,想要找到一些關鍵性的蛛絲馬跡,換成是刑部一流的偵破專家來,也不一定好使。

易鳴將抱著的小辮放下來,牽著小辮的小手,搜尋著地麵,冇說話。

小辮非常聰明的將易鳴拉到她最初躲藏的那個牆縫邊,說道:“易鳴哥哥,我當時就躲在這兒。”

牆是斷牆,牆縫很窄,裡麵有一個鏤空的空間,很小;

如果不注意看,確實很難發現。

小辮當時擠在這麼小的空間裡,整個人除了硬擠並且蜷縮成一團,冇有彆的任何辦法,而且還不能發出任何聲音。

來抓小辮父母的那群人,必定少不了武道宗師,一丁點的異響,足夠他們發現小辮的藏身處。

想想當時場境的危險,易鳴覺得小辮這丫頭,確實很了不起。

易鳴的手掌在小辮的頭頂上揉了揉。

“易鳴哥哥,你能幫我找到我爸爸媽媽嗎?”小辮拉緊了易鳴的手,眼神裡滿滿的都是期盼,還夾帶著一點隱隱的害怕。

她最怕這時候易鳴會做出搖頭的動作!

易鳴冇有讓小辮失望,點了點頭,問道:“小辮,如果遇到當初抓你爸爸媽媽的人,你還能認出來嗎?”

“能!”小辮非常肯定且乾脆的回答。

易鳴怔了怔,有些詫異,又有些感慨。

易鳴愛惜的再次揉了揉小辮的頭頂。

簡簡單單的一個字,說明瞭小辮當時肯定死死的盯著那幫人看,將那幫人的模樣牢牢的記在了心裡。

這還是個孩子!

小辮懂事的讓人心疼。

“好。哥哥帶你去找抓你父母的壞人!”易鳴道。

小辮被易鳴說的有點發怔,大眼睛忽閃忽閃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是不是在想,我怎麼知道抓走你父母的是什麼人?”易鳴問。

小辮回過神,睜著求知慾非常旺盛的大眼,看著易鳴。

易鳴牽著小辮的手,離開斷牆,走到一片明顯長歪了的雜草邊,指著莖上的鼓包道:“這兒就是現場,對不對?”

“嗯,是的啊。”小辮連忙點頭。

“看這幾根草被踩斷的方向,再看這幾根……”

易鳴蹲下身,很仔細的將地麵上的一蓬雜草扒開,按照某種規律,恢覆成冇有被踩踏前的樣子。

經過易鳴的一番扒拉,這片雜草竟然構成了一個鮮明的腳的形狀。

經過易鳴的一番扒拉,這片雜草竟然構成了一個鮮明的腳的形狀。

“發現了什麼冇有?”易鳴問小辮。

“一隻腳!”小辮想也不想的回答。

“嗯。這是一隻腳的形狀。但我為什麼憑一隻腳的形狀就能判斷出這是什麼人?”

易鳴看了眼小辮,出考題了。

這道考題的難度,對一般人來說很高,屬於基本無解的那種;

但真正掌握了其中的竅門,又會顯的特彆簡單,關鍵就看能不能有一雙觀察入微的眼睛。

入微!

易鳴對小辮的眼睛,很在意。

小辮被易鳴突然砸過來的考題弄的有點懵,看起來很淡的眉毛揪了起來,將小臉都揪成了一團;

但她的一雙眼睛。在這時候卻亮的像夜晚裡最亮的那顆星。

小辮的目光在易鳴扶著的雜草上梭了幾遍,表情漸漸變的茫然,連明亮的大眼睛都似乎蒙上了點灰。

對一個冇有半點偵察基礎的小女孩來說,易鳴這題出的有點像天方夜譚。

易鳴卻一點都不著急,而是鼓勵道:“不用著急,將眼力集中到一個點上,彆散。這和貪多嚼不爛一個理,把一個地方吃透了,再去吃彆的。”

“一定要記住,吃透是有感覺的,順著自己的感覺走!”

有了易鳴的指引,小辮有了方向感,

她的目光不再亂瞟,而是在易鳴扶著的雜草上一寸一寸的推移。

然後,她的眼睛越來越亮。

“鞋印?!”小辮雖然很肯定,但卻用試探的口吻說道。

果然是這樣!易鳴看了看小辮暗想。

小辮的這雙眼睛,將來絕對會是無價之寶!

易鳴放開扶著的雜草群,站起了身,道:“你說對了!”

“小辮,以後要好好的保護好自己的眼睛,知道嗎?”

“可是,易鳴哥哥,我……”

易鳴安慰道:“跟我不用有顧慮,有什麼就直接說。”

“我想讀書。”小辮的聲音越說越低,讀書兩個字幾乎聽不見。

“讀書好啊,為什麼這麼心虛?有靳人和我,你就是不想讀書,都不行。”易鳴道。

“可是讀書很費眼睛,萬一讀書把眼睛讀壞了,會讓易鳴哥哥失望的。”

易鳴第三次揉了揉小辮的頭頂,道:“傻瓜,知道我和靳人是乾什麼的嗎?我倆都是大夫!全世界最好的那種。有我倆在,你儘管放心的讀書,眼睛壞不了!”

“真的壞不了?”小辮驚喜的問,但還有點不敢確定。

“真的壞不了?”小辮驚喜的問,但還有點不敢確定。

“真的。易鳴哥哥很少騙人,要騙也都騙的是壞人或者有其他特殊的原因。但不會騙你。”

“我能讀書?”

“能!”易鳴斬釘截鐵的回答。

小辮冇有表現出一般小女孩子那樣的歡呼雀躍,她走近易鳴,雙手將易鳴的手掌緊緊拉住;

昂起頭,小辮的目光滿是期盼的看著易鳴。

易鳴將小辮抱了起來。

麵對這麼懂事的小辮,易鳴冇有辦法拒絕她的任何請求;更何況這個要求一點兒也不過份。

小辮和靳人的經曆,相似的地方太多;

和易鳴的經曆相比,某些地方也有著高度重合。

易鳴對這種和自己有著類同經曆的人,不管是高度重合還是部分重合,隻要是自己人,都會偏心眼。

“走,哥哥帶小辮打壞人去!”易鳴抬起頭,看向遠方道。

“好!”

“閉上眼睛。哥哥帶你飛。不叫你睜眼,你彆睜。”

小辮很聽話的閉上了眼睛。

隨後,小辮就感覺到耳邊颳起了呼呼的風聲,很急很響。

她在易鳴懷抱裡,她的身體異常平穩,感覺不到任何幅度稍微大一點的顛覆。

聽著從耳邊呼嘯而過的風聲,小辮暗暗數著數,一秒一個,足足數了一千八百秒後,耳邊的風聲才停了。

“小辮,可以睜開眼睛了。”易鳴道。

小辮先將眼睛睜開一條縫,偷眼向外看;

當她看到眼前的一切時,眼睛陡然睜的溜圓。

“現在可以說說,你怎麼在全是黑衣蒙麪人裡,指認那些抓你爸爸媽媽的凶手了。”易鳴的目光看著前方道。

小辮冇有說話,兩隻手緊緊摳著易鳴手掌心,力道竟然大的出奇。

而她自己竟然一點兒都不知道,隻顧著死盯前方。

換一個普通人的手掌,會被這時候的小辮摳出血。

易鳴有些奇怪的看向小辮,再順著小辮的目光看去。

小辮的目光,正死死繞在一群黑衣人身上!

第八百零五章易鳴出考題了

小辮從平天城步行到一區香土園,輾轉千裡,花了足足七個多月的時間。

過去了七個多月的時間,小辮父母被抓的現場,痕跡大部分都已經被時間抹平,隻留了一些肉眼幾乎不可見的,非常淺的痕跡。

憑著這些痕跡,想要找到一些關鍵性的蛛絲馬跡,換成是刑部一流的偵破專家來,也不一定好使。

易鳴將抱著的小辮放下來,牽著小辮的小手,搜尋著地麵,冇說話。

小辮非常聰明的將易鳴拉到她最初躲藏的那個牆縫邊,說道:“易鳴哥哥,我當時就躲在這兒。”

牆是斷牆,牆縫很窄,裡麵有一個鏤空的空間,很小;

如果不注意看,確實很難發現。

小辮當時擠在這麼小的空間裡,整個人除了硬擠並且蜷縮成一團,冇有彆的任何辦法,而且還不能發出任何聲音。

來抓小辮父母的那群人,必定少不了武道宗師,一丁點的異響,足夠他們發現小辮的藏身處。

想想當時場境的危險,易鳴覺得小辮這丫頭,確實很了不起。

易鳴的手掌在小辮的頭頂上揉了揉。

“易鳴哥哥,你能幫我找到我爸爸媽媽嗎?”小辮拉緊了易鳴的手,眼神裡滿滿的都是期盼,還夾帶著一點隱隱的害怕。

她最怕這時候易鳴會做出搖頭的動作!

易鳴冇有讓小辮失望,點了點頭,問道:“小辮,如果遇到當初抓你爸爸媽媽的人,你還能認出來嗎?”

“能!”小辮非常肯定且乾脆的回答。

易鳴怔了怔,有些詫異,又有些感慨。

易鳴愛惜的再次揉了揉小辮的頭頂。

簡簡單單的一個字,說明瞭小辮當時肯定死死的盯著那幫人看,將那幫人的模樣牢牢的記在了心裡。

這還是個孩子!

小辮懂事的讓人心疼。

“好。哥哥帶你去找抓你父母的壞人!”易鳴道。

小辮被易鳴說的有點發怔,大眼睛忽閃忽閃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是不是在想,我怎麼知道抓走你父母的是什麼人?”易鳴問。

小辮回過神,睜著求知慾非常旺盛的大眼,看著易鳴。

易鳴牽著小辮的手,離開斷牆,走到一片明顯長歪了的雜草邊,指著莖上的鼓包道:“這兒就是現場,對不對?”

“嗯,是的啊。”小辮連忙點頭。

“看這幾根草被踩斷的方向,再看這幾根……”

易鳴蹲下身,很仔細的將地麵上的一蓬雜草扒開,按照某種規律,恢覆成冇有被踩踏前的樣子。

經過易鳴的一番扒拉,這片雜草竟然構成了一個鮮明的腳的形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