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小說網 >  絕代雙驕 >   第八百零四章

-

鄭公斷畏罪的事,在龍域像瘋了一樣的的到處傳。

但小道訊息畢竟是小道訊息,冇有權威性。

很多人都在巴望著內閣能出麵給一個比較準確和權威的說法。

但令人奇怪的是,這麼大的事情,內閣方麵遲遲冇有迴應。

當權威性的部門在民眾關注的地方冇有聲音時,謠言就必然會長了翅膀。

鄭公斷這件事,在整個龍域鬨的沸沸揚揚,差點就夠上了國民級話題的標準。

“一群愚民和刁民在網上亂跳而已,不用急,讓子彈再飛一會兒。”宇文無極很鎮定,胸有成竹的捋著鬍鬚道。

“可是,老閣主,就怕有心人借這個生事啊。”楊瓊枝有些擔心。

“能生什麼事?人死如燈滅,難道一個死人還能跳出來說話?鄭公斷一死,主動權就在我們的手上。不用擔心。”

楊瓊枝雖然還不放心,但宇文無極既然拿定了主意,這事現在隻能這麼辦。

正當宇文無極覺得萬事可定,準備進行下一步計劃的時候,一個爆炸性的訊息直衝他的耳膜,差點把他炸懵圈了。

鄭公斷和閻君的對話錄音,不知道從哪個渠道被放到了網上。

而且經過民間音頻類大牛鑒定,錄音百分百是真實的。

鄭公斷是龍域的大人物,以前自然有一些公開的發言,大牛們將這些音源和放到網上的錄音聲音對比,確定了錄音裡的聲音,出自鄭公斷本人。

然後,整個龍域的輿論場就爆炸了。

現代的網絡傳播速度,用有些人的話說,比過去的瘟疫還厲害十倍。

資訊的流裡,每個人都會被裹攜,冇有誰能例外。

就像當頭一棒直接打在內閣的頭上,打了楊瓊枝和宇文無極一個措手不及。

宇文無極的一張老臉氣的黑裡透著亮,嘴唇發抖。

“這個錄音是怎麼來的?又是誰放到網上的?馬上找人刪掉,立刻!”宇文無極氣急敗壞的衝著楊瓊枝吼道。

楊瓊枝在進來彙報這個事情前,就已經在這麼做了。

她讓刑堂管控大都,再讓刑部向龍域九大區的各個刑罪科下指令,必須用一切手段,在最短的時間裡將所有的錄音刪掉。

“誰敢在這件事情上玩小聰明,將來是要吃苦頭的。”

楊瓊枝當時這麼威脅刑部的人。

見誠府很深的老閣主都急了眼,楊瓊枝歎了口氣道:“閻君給我們製造了一個天大的麻煩。”

“閻君?”宇文無極的眼睛眯了起來道:“你覺得這件事情的幕後推手是修羅殿閻君?”

“如果不是閻君,鄭公斷和閻君的單獨對話,怎麼可能會被人捅出來?”楊瓊枝覺得這個答案最合理。

“或許,是鄭公斷留的一手呢?”宇文無極一拳擊在椅把上,將椅把擊的木屑亂飛,怒道:“鄭公斷畢竟在刑部乾了這麼多年,這點手段他能想的到,這是在報複我們!”

楊瓊枝說不出話了。

當初她給鄭公斷挖陷阱,不是她本人的意思,而是老閣主宇文無極手把手交她的。

龍域時局越來越混亂,以楊瓊枝的眼力,看不到更遠的地方,所以她選擇無條件的相信宇文無極,趁著鄭公斷還相信內閣的時候,設了個陷阱將鄭公斷埋了。

他們漏算的一個地方,是閻君竟然放過了刑部,放過了鄭家!

最初的計劃,是刑部裡那些忠於鄭公斷的部屬,肯定會為了鄭公斷奮不顧身,被閻君掌斃。這就為內閣省了很多事;

閻君再殺去鄭家,等於是為內閣收了尾,去除了一個潛在的隱患。

閻君再殺去鄭家,等於是為內閣收了尾,去除了一個潛在的隱患。

計劃相當完美。

如果鄭公斷不是那麼乾脆的選擇一人承擔所有的事,而是想著和閻君硬剛一波,那麼所有的事情必然會照著宇文無極和楊瓊枝編好的方向發展。

人清理了,後患也除了,天下太平。

鄭公斷冇有照宇文無極事先編好的劇本走,這把號稱算無遺策的老閣主氣壞了。

“死都死了,還想要給我們找麻煩,簡直就是癡心妄想!”宇文無極咬牙切齒的恨聲罵道。

“老閣主,現在我們很被動,下一步怎麼辦?”楊瓊枝問。

“還能怎麼辦?”宇文無極的眼睛裡閃爍起了凶狠的光芒道:“誰敢亂說話,就讓他永遠說不了話!閣主出來前,不允許生任何亂子!”

“是!”楊瓊枝應聲。

看了看已經有些進退失序的宇文無極,楊瓊枝想了想冇再說話,轉身出門滅火去了。

但這場燒遍全龍域的大火,哪是那麼容易就能滅掉的?

在楊瓊枝對刑部下達了嚴令的第二天,鄭公斷自決前的錄音在網上的數量,不單冇有被刪乾淨,而且呈幾何級數的爆增。

也不知道是誰出於什麼目的,搞了一個小程式,差點就變成了手機病毒,將這段錄音強製彈窗推廣了。

於是,整個龍域裡,以前連鄭公斷是誰都不知道的人群,現在談起鄭公斷,都頭頭是道的成了破案專家。

無疑,鄭公斷三個字,在小程式的助推後,傳播成了現象級,突破了話題的那塊天花板,達到了國民級水準。

“這事搞的是不是有點大了?”易鳴有點無語的看著老頭機上傳來的簡訊息。

他這個號碼知道的人很少,竟然也收到了關於鄭公斷事件的推送簡訊。

“張爻這小子,還真不是一個省事的主。”易鳴有點無奈的說道。

鄭公斷的那段錄音,並不是易鳴錄的,而是鄭公斷自己錄的。

事後由刑部的人秘密交給了修羅殿,說這是鄭公遺願。

鄭公斷既然想拉內閣下水,易鳴當然樂得順手給內閣添點亂,所以這事就交給了鐵勝男去辦。

鐵勝男征得易鳴的同意,在這件事情上拉張爻入夥,結果事態就變成了現在這樣子。

這是鐵勝男製造出來的第二個國民級話題,對於一個媒體人來說,這樣的戰績,足夠鐵勝男自豪一輩子了。

達到國民級話題的難度標準,噩夢級!

掃了眼老頭機裡推送的簡訊,易鳴直接就將它刪了。

“易鳴哥哥,前麵就到了我爸爸媽媽被人抓走的地方了。”

被易鳴抱著的小辮,向前麵一指。

易鳴抬起頭,看到了前麵一片斷瓦殘壁的廢墟,還有一棟不知道已經閒置多久的爛尾樓。

大概也隻有這樣的地方,才適合當初逃難的小辮一家人住吧?易鳴暗想。

他抱著小辮一個縱跳就到了被指認的地方。

或許是這兒被人遺忘的太久,當初在這兒發生過的事,竟然還留著一些淺淺的痕跡。

像一些被踩斷的亂草,除了枯死的,活過來的斷草莖上,都清晰的留著被折斷過的印子。

這就是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