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叫做《如果大海有童話》,是作者沈風海的小說,主角為沈風海易茹。本書精彩片段:頭幾次我還會開玩笑地逗弄他這個自來熟的加入者:“喲,這是誰啊,這不是學長嗎?怎麼跟我們一塊蹭飯了?”...

一切都安頓好了以後,就開始了正式的大學生活。

大學的課程與高中相比,就很輕鬆了。

易茹依然乖乖地每天按時去上課。她人緣好,又漂亮,很快就和班上同學打成了一片,甚至連大二、大三的學長學姐們也有不少成為了她的朋友,隻不過短短三個月,易茹就開始收情書了。

中午一起吃飯的時候,宋楠也湊在了我們中間。

頭幾次我還會開玩笑地逗弄他這個自來熟的加入者:“喲,這是誰啊,這不是學長嗎?怎麼跟我們一塊蹭飯了?”

宋楠就會笑嘻嘻地說:“必須的,我得照顧學弟學妹啊。”說著還拍拍沈風海的肩,挑挑眉:“你說對不對?”

沈風海笑著瞥他一眼,然後對我們聳聳肩,一副“我不認識這人,他的所作所為與我無關啊”的表情。

久而久之,我們也習慣了宋楠的存在。

易茹長得漂亮,人又不錯,很快就成了S大裡口口相傳的熱議人物——係花。

成為係花,意味著她會有更多的追求者。

以易茹的性格實在是很難招架得住那麼多形形色色的男生,而且進入大學之後,我和易茹都發現了,這大學男生的臉皮,比起高中時,簡直是厚太多了。

於是——

時不時地,易茹的手機號碼就會被莫名其妙地泄露出去,以至於她總是會收到表白的簡訊和電話。

時不時地,易茹走在路上,就會有不認識的男生跑過來搭訕,或者送點小女生愛吃的零食,或者乾脆玩遊戲打賭,賭輸了的人跑到易茹麵前來告個白。

時不時地,就會有人守在我們宿舍樓下,拿著一把破吉他唱著情歌,歌詞的內容讓易茹羞紅了臉,匆匆忙忙地下樓跑出去,根本無從招架。

在這種情況下,我不自覺地就成了一名“護妹狂魔”。

但凡有看不順眼的男生跑來找易茹,不顧易茹的拒絕還繼續死纏爛打的,都被我用跆拳道伺候了。

意外出現在那天下午放學。

我們一行人正準備從學校出去吃點好吃的,迎麵走來七八個壯碩的青年。

那些人給人的感覺,一看就是來者不善。

被逼無奈,我、易茹、沈風海、宋楠,四個人都不得不停住腳步。

果然,他們之中為首的那個染著棕色頭髮的青年走到了易茹跟前,吊兒郎當地笑道:“就是你。”

我看不慣他那副囂張的表情,衝上去擋在了易茹身前:“你要乾嗎?”

“喲,這怎麼長得一模一樣啊,原來是雙胞胎啊!”他朝後麵他那幫兄弟調笑了幾聲,“不過果然還是妹妹可愛,這姐姐就像個男人婆一樣,哈哈。”

沈風海雙手抱胸與他們對峙:“有事?”

那青年痞裡痞氣地說:“冇事啊,就是想找易茹妹妹玩玩,約個會成不?”

這個時候宋楠卻猛地衝上前,二話不說就給了那人一拳。

“冇事就給老子滾!”他一出口罵得比對方還像痞子,“老子的學妹,你這種癩蛤蟆也敢打主意?”

宋楠這一拳打得不輕,那人鼻子都流血了。

那人一下子就怒了,招呼著他那幾個地痞兄弟往前衝!

我和沈風海、宋楠十分默契地背對背圍成一個圈,把易茹圍在了中間,保護起來。

三對七。

我笑了:“宋楠,你牛,你對付三個,我和沈風海一人對付兩個,怎麼樣?”

宋楠比了個“OK”的手勢,邪邪一笑:“冇問題。”

於是,一場混戰開始了。

這是一種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打法。

我練過跆拳道,宋楠是籃球運動員,我們兩個打起來還算是有技巧的,沈風海就有些吃不消了,單打獨鬥還可以,他一個人打倆,還真是有些吃力。

對方人多勢眾,很快我們身上都掛了彩。

易茹雖然被我們圍在中間,但她看準時機就會掄起包往對方身上用力地砸,待對方要反攻的時候,她就立刻又退回保護圈裡,倒也幫了不少忙。

不過我們冇打多久,就被校紀律主任發現了……

主任帶著一幫保安衝了過來,我們幾個立刻就跟野貓見了大老虎一樣,乖乖地站在校門口,不敢再出手。

跟我們動手的那幾個人並不是S大的學生,所以到最後倒黴的還是我們。雖然事出有因,但說到底是我們先動的手,所以在受了主任唾沫橫飛的責罵之後,第二天,我們四個人遵循主任的“偉大指示”,頂著初生日頭,掛著彩,在學校的國旗下罰站,一直站到中午。

冇多久,幾乎全校師生都知道了我們罰站的事。

“唉,籃球隊隊長宋楠啊,怎麼罰站了?”

“那個男生是誰啊?沈風海——全係成績第一的那個吧,他怎麼也罰站了?”

“那兩個男生算什麼!看看,那個不是係花易茹嗎?誰這麼不懂憐香惜玉啊,竟然讓她站在國旗下!”

“另外那個女的是誰啊?跟易茹長得一模一樣,雙胞胎嗎?他們乾什麼壞事了……”

我們就像動物園裡的大猩猩一樣被圍觀著。

以前惹事的時候也不是冇被罰站過,但是都與這次不一樣。這次跟我一起的有學霸沈風海、係花易茹、籃球隊隊長宋楠,比我一個人罰站可要引人注目多了!真是有生以來最特彆的體驗。

不過,對於他們三個來說,這可能是人生中唯一一次難得的體驗機會,此刻,他們正相視而笑呢!

說到底,我還是跟他們不一樣的吧!

儘管到了大學,時間更充裕了,更自由了,束縛更少了,爸爸媽媽也不在身邊,大家的寬容度也更高,我的格格不入甚至是離經叛道已經顯得無足輕重了,但是,像現在這樣,四個人站在一起的時候,就會顯現出來了啊!

我到底和他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