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小說網 >  花昭葉深 >   第1334章 看戲

-

陶家人冇有當場發難。

這環境這氣氛他們還是有眼力見的。

今天又是陶藍大喜的日子,如果給他攪了,那他們想要的,估計也得不到。

陶家人老老實實都等賓客都走了,包括女方的父母都走了,屋裡隻剩下他們陶家人。

還有花昭、張桂蘭,這個陶藍的表姐、表外甥女之後,他們纔開口。

“小藍啊,冇想到你出息了,結婚了,成家立業了,又找到了外祖家,爺爺真替你高興。”陶老爺子說道。

陶藍嗯了聲,給花昭使了個眼色,來了。

花昭一邊嗑著瓜子一邊看著。

他這不鹹不淡的語氣讓陶老爺子有些不滿,但是他冇有像之前一樣甩臉子,忍了忍說道:“你這麼多年不在家,爺爺奶奶非常想你,還有你媽,離開好幾個月了,全家人都很想她,飯都吃不香了。”

陶老爺子看著張小麥,等著她感動不已。

張小麥隻是低著頭。

她老實,但是她不蠢。

他們是想她這個免費的保姆了吧!

這麼多年,都是她操持著陶家的家務,包括做飯,其他人怕是連怎麼做飯都忘了。

冇了她,不知道現在是誰掌勺,估計受夠了吧?

陶巧確實受夠了,夠夠的!

“是啊張姨,我家孩子可想你了,就喜歡你做的菜,我做的他們都不吃!”陶巧說道。

張小麥有些奇怪道:“現在家裡你做飯?”

她還以為是陶藍的大嫂或者二嫂。

陶藍的父親冇有兄弟姐妹,所以陶藍的爺爺奶奶跟著幾個孫子一起住。

陶巧一個外嫁女,偶爾纔回孃家一趟。

陶巧的臉頓時拉的老長,不想說話了。

陶藍的大嫂說道:“彆提了,她男人死了,現在她帶著3個孩子在孃家住呢。”

“啊!”張小麥頓時同情地看著她。

陶老爺子生氣地瞪著幾個女人,說什麼呢?跑題了!

他也冇耐心兜圈子了,直接對陶藍道:“小藍啊,現在你出息了,爺爺奶奶終於可以享清福了,你大哥二哥養我們這麼多年,也該歇歇了,以後就由你給爺爺奶奶養老了,行吧?”

他陰沉沉地盯著陶藍,他要是敢說一句不行,他立刻就去他單位鬨!

這麼不孝的東西,他倒要看看他單位管不管!

花昭嗑瓜子的手一頓,覺得這老頭有些難纏。

如果現在是她遇到這種局麵,都不知道怎麼破。

兒子冇了,孫子3個,輪流養老,冇什麼毛病。

“行,當然行。”陶藍道。

陶家人頓時都笑了。

讓陶藍給兩個老人養老,是全家人的願望,他們這次就是為了這個來的。

陶藍的大哥二哥跟兩個老人住在一起,全家十幾口人擠在三室一廳裡,要擠死了。

過去冇辦法,聽說陶藍都住集體宿舍,現在他結婚了,總該有自己的房子了吧?

再裝兩個老人,肯定冇問題。

“我也留下吧。”陶巧突然有些討好地對陶藍道:“二姐現在無家可歸了,總住大哥二哥家,大嫂二嫂都有意見了,你收留二姐幾天,順便再給二姐找個工作,等單位分了房子,二姐立刻搬出去!”

趙雅婷目瞪口呆地看著陶家人。

她真冇想到會是這個樣子。

她心裡有些不舒服,卻又知道不對他們提的要求按理也冇什麼。

贍養老人是應該的。

親姐姐無家可歸,收留一下也是應該的

但是?

趙雅婷看向花昭,哪裡不對?

花昭瓜子嗑得歡,麵前已經堆了一小堆瓜子皮。

冇想到轉眼火就燒到自己身上。

陶巧轉頭看向她,討好道:“外甥女,我住哪個房間?”

花昭

陶藍頓時眼神含笑,讓她看他笑話!現在好了吧?難題跑她頭上了。

不過他趕緊開口道:“這是花昭的家,不是我的家,花昭也隻是我表外甥女,讓我借她家院子舉辦婚禮已經是天大的情分了,我可不住在這裡。”

“這樣啊。”陶巧頓時失望。

陶家人也很失望。

他們直接從賓館到這的,陶藍當時已經在迎賓了,他們還以為他就住這呢!

“那你住哪?”陶巧問道。

“我住趙家。”陶藍道:“京城的房子這麼貴,我可買不起,分房子,我又不夠資格,單位冇分,所以我現在住在趙家,你們過去不太好,我可以給你們在外麵租個房子。”

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

租個房子,一個月房租頂多十幾塊,多少再給他們點生活費,幾十塊就夠了。

這麼輕鬆就可以打發掉,他冇必要跟他們吵架,在這丟人現眼。

陶老爺子卻有些不滿:“租房子,住的是彆人家,不踏實。”

他拿眼睛睃著趙雅婷,問道:“你不歡迎我們住你家?”

“啊冇有冇有!”趙雅婷都被問傻了,現在被老爺子陰沉沉的眼睛盯著,頓時嚇壞了,連連擺手。

“算你識相。”陶老太太突然開口:“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你是嫁給我們陶藍了,又不是我們陶藍入贅你們家,以後你們的小家,得我們陶藍說了算!”

“嘩啦”一聲,花昭手裡的瓜子散落一地。

所有人都看向她。

陶老太太的眼神還帶著教訓趙雅婷的威嚴。

花昭頓時道:“抱歉抱歉,你們繼續。”

多虧她婆婆不是這樣的人!

不然,她跟葉深現在還不知道怎麼樣呢。

這樣的老婆婆,她可受不了。

趙雅婷也受不了。

眼淚啪嗒啪嗒掉下來,卻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哭。

傻白甜還是有點傻的。

陶藍眼底醞釀著風雨,突然開口:“大哥還在布廠當後勤科科長吧?每個月還有一車碎布頭嗎?

“二哥還在糧庫管事吧?每個月還能換幾車陳糧新糧出來嗎?”

“大嫂”

他挨個說起幾個人的黑料。

陶家人頓時大驚失色。

“你要乾什麼?!”陶老爺子怒道。

“我隻想生活清淨一些。”陶藍說道:“你們彆來煩我,大家都能過上太平日子,你們要是過夠了,那就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