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39章

他隻想讓她痛苦,卻不願意讓她死。

“嫁給我,和我結婚,離開深城,和我一起去國外!”穆淵突然道,“如果你願意這樣的話,那麼我可以放下心中的仇恨,而你,也可以彌補你對我的愧疚,如何?”

易謙錦怔住了,怎麼也冇想到穆淵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你在開什麼玩笑!”她道。

“你覺得我是在開玩笑嗎?”穆淵道,“我是在很認真的說這話,可是每次我認真的對你說的話,你好像都覺得我是在開玩笑。”

“所以,你要我嫁給你,和你結婚,離開深城,是對我的報複嗎?”她問道。

“你覺得這是報複嗎?”他反問道。

“不然是什麼,你這樣做的意義是什麼?”

“為什麼你不能理解是——我愛你呢?”他道。

她驀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他!

如果他說恨她、怨她、甚至到了希望她死的地步,她都可以理解,但是唯獨他說愛她,她無法去理解。

或許,曾經那個單純無害的小淵很喜歡她,如果他們之間冇有波瀾,正常的長大的話,他會愛上她是有這種可能性的。

可是他們之間發生過那麼多的事情,甚至他失去了他的家人,他一心的想要報複她,現在卻說愛她?!

“你——”她動了動唇,喉嚨卻一片乾澀,不知道該說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