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眼中一片荒蕪,麵容也非常憔悴。

“可如果我們不告訴你實情的話,你最多也就是被協助調查,事情查清楚之後,凍結的資產會還給你的。”

倒也不至於走到這一步。

李峰搖頭苦笑。

“她們姐妹倆是瘋子,我可不是,冇人能犯下這樣的錯,還能理所應當的享受榮華富貴。”李峰緩慢鬆了口氣,“我是真心的感謝二位,冇讓我因為錢,變成那樣的人渣,也冇有毀掉那些被資助孩子的夢想。”

一番話,說的鐘曦都有些羞愧了。

她哪有那麼偉大,無非是想了斷這件事。

“李總,大部分人都是自私的,我們夫妻,也有自己的私心。”薄涼辰牽住了鐘曦的手,淡然道,“以後若是還想從事這一行,大可以薄氏找我。”

李峰眼神一亮。

“那就先謝謝薄總了,不過,我想先去山區的小學支教,看看那些孩子們……”

隨著他的身影越走越遠,鐘曦看著,半天回不過神來。

“回家吧。”

薄涼辰淡聲一句。

可就在這時,鐘曦忽然說,“我知道姨母現在最需要的是什麼了!”

男人一時冇反應過來,就被她催著上車,直奔曾家。

曾譽顯聽清楚鐘曦的來意,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我……這……能行嗎?”

他看看鐘曦,又看看旁邊的薄涼辰。

黎樺在十幾年前就已經明確拒絕了他,還直接躲到國外去,一分彆就是小半輩子。

現在要他向黎樺求婚,她會答應嗎?

“曾叔叔,你不會是怕了吧?”鐘曦故意激他。

曾譽顯當即站起來。

“怎麼可能,我現在就去準備,買最大的鑽戒。”曾譽顯說著,就急匆匆的往外走。

曾嬌妮皺眉道,“爸,你就這麼去,不被黎姨趕出來纔怪,她現在身體那麼虛弱,肯定會以為你是可憐她,纔要求婚的。”

這話有點道理。

曾譽顯又有些喪氣了。

鐘曦順勢開口,“曾叔叔,其實你也應該知道,我姨母是一個內心脆弱的人,她一直在尋找一個可以安穩度過一生的辦法,現在這個時候,她雖然要強,但她最需要的,是你的陪伴。”

“可是,樺樺她心裡……”

曾譽顯一直不能確定的是,黎樺到底喜不喜歡他。

旁邊曾嬌妮緊忙推了自己老爸一下,“可是什麼啊!我是要你好好準備,精緻一點,不是讓你打退堂鼓。”

曾譽顯的眉頭皺了又皺,看著麵前的三個人。

“那我怎麼做?”

……

當天晚上。

曾譽顯也住進了那家醫院。

黎樺在走廊裡遛彎的時候,看到他穿著病號服一臉苦悶的坐在長椅上,“你在這兒乾什麼?”

“我……”曾譽顯低下頭去。

他不是一個擅長說謊的人,更加不想對黎樺說謊。

所以他支支吾吾了半天,什麼也說不出來。

黎樺急了。

“我問你在這兒乾什麼,你是聾了,還是啞巴了?”她一向脾氣暴,現在看著曾譽顯臉色也不怎麼好的樣子,更加惱火。

曾譽顯穿著寬鬆的病號服,無奈說,“我以後要和你一樣住在這兒了。”

他說完,黎樺直接往後退了半步,“我在這兒吃得好睡得好,可不用你來陪我。”

醫院又不是什麼好地方!

“我也想走,但醫生不讓啊。”曾譽顯說著,苦笑了一下。

拿出一張檢查單給黎樺看。

“胃癌……”

黎樺看著檢查結果,好半天說不出話來。

遠遠地,監視器後麵,眾人都在。

薄涼辰淺聲道,“姨母一向考慮周全,記得要讓醫生配合好,彆露出馬腳,要不然,很麻煩。”

周放立刻說,“放心吧,這次找的醫生是最權威的,我爸爸經營醫院的時候,陳老就在了。”

曾嬌妮卻看著螢幕。

“黎姨是不是哭了?”

鐘曦的視線一直注意著她們,黎樺的確在仔細確認過檢查報告之後,非常小心的背過去,擦了下眼角。

她不免表情凝重了一些。

薄涼辰見狀,立即安撫,“等過幾天,就立刻告訴她實情。”

他以為鐘曦是擔心黎樺承受不住,卻冇想到,鐘曦皺著眉頭說,“我不是擔心這個,我是怕真相曝光之後,曾叔叔會被姨母給……”

現在騙的這麼真,日後還能有好果子吃?

旁邊曾嬌妮一開始隻想著要幫她爸追求到真愛,現在才反應過來,立刻說,“不行,我現在就過去,告訴他們這一切都是你們的計劃!”

她不能讓她爸苦苦等了這麼多年的感情,再一次付諸東流。

薄涼辰一個眼神,周放已經站到了曾嬌妮麵前,“現在去,不是連我也被搭進去了。”

“我不管,我現在發現了,你們幾個人就是一條船上的壞人,我要去告訴黎姨真相!”

周放頓了一秒。

直接把她整個人扛在了肩膀上。

“你現在出去,會壞事的……”

“你放開我,放開我!”

曾嬌妮的喊聲漸行漸遠,鐘曦探著頭,往外看了看,確定周放已經帶走了曾嬌妮之後,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一箭雙鵰,用的不錯。”薄涼辰在旁邊,淡淡笑著。

他這話聽起來怪怪的。

“你也是幫凶!”

鐘曦抬了抬下巴,不客氣的說,“我也是為了你的好兄弟可以早點步入婚姻的殿堂,我這是在積福報。”

“你啊,冇理也要占三分。”

他伸出手,幫她掖了掖耳邊的碎髮,低聲說,“總有一天,要東窗事發,到時候,你預備怎麼辦?”

鐘曦眉頭一緊。

“我要是一開始就顧慮,還怎麼繼續進行我的計劃,姨母已經單身了這麼多年,我實在不忍心看著她走到這個時候,還要故作堅強。”

“而且,我也覺得曾叔叔是她喜歡的人。”

這也是李峰給她的啟發。

他明明可以不回來的,但他回來了,也就說明,秦霜並不是幕後主使。

有了他的證詞,警方也會著重調查秦笑笑的個人賬戶還有資金流向,要不是對秦霜還有夫妻之情,他不會這麼做。

薄懷恩看著她,眸光沉了又沉,“我現在才知道,你還挺愛操心彆人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