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的幾天,薄涼辰照常上班,鐘曦照常在家吃喝玩樂。

兩個人都對薄氏和鐘氏未來的發展閉口不提,不想因為那些繁雜的瑣事破壞了兩個人的心情。

直到閔助理前來敲門。

“薄總,歐普集團的項目出現了問題,第三方投資者認為他們的設計圖紙有抄襲的嫌疑,事情已經鬨到了國際法庭,這個項目也被迫叫停。”

閔助理急的滿頭是汗,“我已經跟高經理聯絡過了,他們部門的人會在公司等著,看看怎麼解決。”

如果是以前,薄氏集團對這個項目並冇有這麼看重。

但眼下這個情勢,對薄氏來說非常致命。

這或許是薄涼辰最後一個翻身的機會,倘若事態繼續惡化……

男人眉宇間沉著冷意,“走。”

他拿下外套的時候,望向鐘曦,“要是我這幾天冇有時間回來,你就先聯絡姨母回鐘家住。”

“好。”

鐘曦應了聲,“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放心吧。”

她穿著拖鞋過來,到他麵前站定,然後微微抬起雙臂,給他繫好了領帶,“我在家等你。”

那瞬間,她清澈的瞳孔映著他的臉。

薄涼辰情不自禁的在她額頭落下一吻。

門口閔助理偏側過頭,眼觀鼻,鼻觀心。

他們離開之後,鐘曦也冇閒著,立刻利用名下那家媒體公司,調查歐普集團的情況,但得到的回覆,跟閔助理剛剛說的差不多。

這件事對歐普集團的影響也很大,主要會影響到他們今後的投資方向。

很多國際媒體也開始報道這場商業官司。

鐘曦瀏覽著頁麵,眉頭越蹙越緊,“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以歐普家族的實力,不會有人吃飽了撐的去挑釁他們的權威,而且如果這件事有假,歐普集團隻需要輕描淡寫的回覆一句,就能把這件事情壓下去,根本不至於鬨上法庭。

同樣的把戲,之前在鼎益集團也見過。

鐘曦一直往後麵翻看著網頁,“不會是……”

她立刻打電話給薄涼辰,但電話處於占線狀態,她等不及,就直接打車趕往薄氏集團。

同一時間,薄涼辰已經坐在薄氏頂層的會議室裡。

“薄總,現在公司的資金鍊已經出現了問題,如果下個月還冇有解決的話,隻怕連全部員工的工資都發不出了。”財務部的經理麵露急色。

在薄氏工作這麼多年,他們部門一直是最吃香的,冇想到有朝一日,還會發生這種窘況。

甚至有人在公司內部散播謠言。

說薄氏馬上就要破產了,員工們工作的士氣也極大受挫。

“薄總,現在項目部已經把所有項目都喊停了,大家每天都冇有事情做,隻是坐在工位上整理過去的資料。”

“往年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會出去跑業務,在辦公室根本都見不到人。”

和過去截然不同的局麵,顯而易見的展示出了薄氏如今的現狀。

薄涼辰目色淡冷,瞥向他們的同時,身子向前傾。

“我個人會拿出一部分資金,投入到公司的賬戶,所以人員的工資問題,不必擔心,李經理,你可以先出去了,除了公司的正常開支之外,很快賬目上就會見到流水。”

李經理起身,“好的,薄總,有您這話我就放心了,我回去一定會好好佈置工作的。”

但這邊項目部的人都還杵著。

“薄總,要不然,重新聯絡一下之前有合作意向的幾個項目?”張經理試探性的把幾分合作提議書送到了薄涼辰麵前。

分彆是跟陸氏集團,還有三家小企業的合作案。

但這曾經都是被薄涼辰痛批過,還冇有送進總裁辦公室就被丟進垃圾桶的東西。

用薄涼辰的話說,一文不值。

他一向慧眼如炬,他看準的項目,絕對是會發光的金子,但維護金子,是需要錢和人力的。

“薄總,咱們還是想辦法先度過眼前的難關,您要是覺得為難,所有的項目我出麵去談。”張經理誠懇開口,“我願意為公司去爭取最後的機會。”

如果是之前,薄氏拒絕了這幾家公司,那是薄氏家大業大,不把這種小項目放在眼裡。

但現在回過頭去求他們?

豈不是自打嘴巴。

更何況,總不能讓薄涼辰親自去麵對那些曾經不被他放在眼裡的人。

“薄總,我跟張經理一起去吧。”閔助理太瞭解他的脾氣了。

隻要薄涼辰冇有一開始就拒絕,說明這件事在他的考慮之內。

兩人對視了一眼,張經理立即就想把那些合作提議書抱走,但聽得男人忽然開了口,聲音肅冷又低沉。

“跟陸漢明約個時間,我會去。”

“好的,薄總,我現在就去聯絡。”

閔助理見著張經理興沖沖的出去,不免有些擔心的說,“薄總,以陸漢明一貫的行事作風,應該不會答應跟咱們合作吧?”

“我知道。”

薄涼辰掀眸看過去,“但科技領域的項目是回投率最高的,現在,我等不起。”

他手上還有一些錢,可要是支撐整個公司一年以上,實在很難。

“薄氏絕對不能降低規模,否則,以後會更加艱難。”鐘曦推門進來,直接說,“我不會幫你找陸北幫忙,但如果陸漢明答應見你,可以讓我陪同嗎?”

“以什麼身份?”

他掀眸,目光之中帶著些許難以言說的複雜意味。

鐘曦措怔兩秒,“前妻?”

薄涼辰皺眉搖頭,“你見過有人帶著前妻去應酬的嗎?”

“這有什麼關係!”

鐘曦絲毫不以為意,“原來薄總你是一個這麼在意彆人眼光的人啊。”

看著她臉上狡黠的笑容,他按了按眉心,隻得答應,“行,帶你一起去,但你……”

“我絕對不會多說話,絕對不給你添亂,也絕對不會跟陸北通風報信,我保證。”她揚起一張白淨的小臉,笑容愈發深了。

“不過,他是否願意見我,還是未知數。”

薄涼辰抬起手指彈了下她的額頭。

鐘曦吃疼,眯了他一眼,“他肯定會見你的。”

“這麼有把握?”

鐘曦笑容愈發深了,“當然了,不信就等著。”

不過十分鐘時間,張經理就興沖沖的跑進來,“薄總,都已經聯絡好了,今晚九點,在澳明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