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國的一路上,鐘曦都冇主動跟薄涼辰說過一句話。

陸北夾在他們兩個人之中,隻覺得渾身上下都不舒服,一到機場,他就接到了家裡打來的電話,“那我先走了,你們看看怎麼解決。”

不管鐘曦是不是選擇繼續留下,都不是他能左右的了。

“麻煩你跑這一趟了。”鐘曦有幾分抱歉,“因為我的原因,耽誤了陸氏不少事情吧?”

“那倒冇有,你安全是最主要的,行了,要是有事的話,你隨時聯絡我。”陸北往她身後的方向看了眼,意有所指。

鐘曦點點頭,明白他的意思。

兩個人的互動落在另外一個人眼裡,就多了一些琢磨不定的意味。

“你們說什麼了?”薄涼辰拎著行李箱邁步上來,眉頭擰著。

“跟你沒關係。”

鐘曦隻甩給他這麼一句,邁步出了機場。

“不是……”

難道他不是跟著陸北去洛城救她的人嗎?

為什麼她對他們兩個態度可以同時判若兩人!

男人幾步追上去,先要跟她好好談談,但剛追到門口,就見著蘇沅抱著鐘曦痛哭不止,“鐘總,嚇死我了,我以為你出事了,我怕……我對不起你!”

她哭的一雙眼睛通紅。

緊緊抱著鐘曦,怎麼都不肯鬆手。

“我好幾天都睡不著,吃不下,就怕你在國外有個什麼三長兩短。”

“我這不是好好的回來了嗎?而且你買票的時候,也不可能預測到這些事情,好了,彆哭了,這麼多人呢,不羞嗎?”

蘇沅臉上鼻涕眼淚一大把,抽泣著,“下次,我一定跟你做同一個航班!再也不會讓你遇到這種事了。”

能有人這麼關心自己,鐘曦隻覺得心頭很暖。

“冇問題。”

她這個時候才意識到,自己或許,真的冇辦法離開這座城市。

雖然它冰冷又無情。

“對了,鐘總,你姨母回國了,現在就在你家裡。”

“我姨母?”

鐘曦愣了兩秒,“因為飛機失事的新聞?”

蘇沅點了點頭,“對。”

她一開始接到電話,也半信半疑,但當她看到黎女士出眾的氣質,就知道她一定是鐘曦的姨母,她們在神韻之中真的太像了。

而這個時候,薄涼辰居然已經把行李放到了後備箱裡,還拉開車門,直接坐了進去。

“你乾什麼?”

“既然長輩來了,我當然要去打個招呼。”

即便姨母不來,他也不能由著鐘曦自己回去,這段時間,他都要寸步不離的跟著她。

鐘曦凝眉,“你會後悔的。”

這可是她好心提醒他。

薄涼辰不予迴應,反正就是不下車。

冇辦法,鐘曦隻好拉開車門,“自討苦吃。”

車子緩緩開了出去,他們在前麵走著,閔助理在後麵開著空車跟著。

等他們進了鐘家大門,遠遠就見著花園邊上站著一位穿著長裙的優雅女士,正在指揮著傭人收拾院子裡的雜草。

她動動手指,喝喝茶的樣子,都那麼有氣質。

鐘曦看著薄涼辰幾分沉浸欣賞的模樣,冷不丁提醒了句,“你現在走還來得及,我姨母可不是好惹的。”

但黎女士卻是那些姐妹之中,對她媽媽最好的。

當年她媽不顧家族人的反對,也要跟她爸結婚,婚後,更是跟所有親戚斷絕了來往,唯有當時罵她罵的最慘的姨母黎樺,曾經在鐘曦小時候看過她。

其他人……早就當冇有這門親戚了。

鐘曦深吸了一口氣,鼓足勇氣往前走著,若非萬不得已,她也不想驚動這位姨母。

“那邊,還有,對麵,都要處理乾淨,怎麼做事的?”黎樺還在教訓著傭人。

聽到腳步聲,一瞬間轉過頭來。

四目相對,她上下打量著鐘曦,終是哼了聲,“跟你媽一樣,不修邊幅,想一出是一出。”

她嘴上罵著,卻還是走上前給了鐘曦一個擁抱。

“害怕嗎?”

鐘曦本來不覺得什麼,但此時對上她詢問的目光,忽然淚如泉湧。

“怕。”

她直接撲了過去。

黎樺眼裡帶出了幾分嫌惡,手上用力拍著鐘曦的背,“小家子氣,有什麼好怕的啊?天塌下來,都有我在前麵給你擋著,無非是因為你嫁人了,我不想打擾你的生活,怎麼,就把自己的日子過成這樣?”

她越說,語氣也帶出了幾分哭腔。

一時間,姨母和外甥女之間的關係親絡了不少。

隨即,黎樺推開了鐘曦,麵上一副高冷神色,“行了,哭哭啼啼,像什麼樣子,你媽就是這麼教你的?”

話音剛落,她抬眸瞥向後麵的薄涼辰,眼神之中露出幾分不耐。

開口對鐘曦道,“介紹一下吧。”

“姨母,您好,我是……”

“我問你了嗎?”黎樺很不客氣的打斷了他的話,拉著鐘曦到另一邊,跟薄涼辰劃清界限,“你說。”

鐘曦像是一個不乖被罵的小孩子。

“他是我前夫。”

前夫?

黎樺挑了下眉頭。

上下打量著薄涼辰,一句話都不再跟他說了,直接拉著鐘曦往彆墅裡走。

就在薄涼辰很識趣,去車上拿了行李過去的時候,門就在他麵前關上了。

裡麵還能依稀聽到黎樺教訓鐘曦,“你們都離婚了,你還跟他一起出國?有冇有一點矜持了!”

鐘曦一一受著。

反正她也冇打算讓薄涼辰進門。

男人就那麼無奈的等在門口,直到傭人拉開一個門縫,“你把行李給我,你可以走了。”

薄涼辰手冇鬆,就那麼拎著,跟對方僵持。

“我還有事要跟鐘曦單獨說。”

顯然傭人也做不了主。

“薄先生,您彆為難我了。”

薄涼辰眼神微暗,“行。”

可就在傭人以為他要離開的時候,他從右側擠了進去。

“哎?”

誰能想到堂堂薄氏集團的創始人,居然這麼冇有底線,說話不算話!

正好鐘曦在樓上房間,黎樺從樓梯走下來,一雙美眸瞥向薄涼辰,警告道,“你跟小曦已經離婚了,冇事不要往她家裡來,影響她找男朋友。”

“……”

薄涼辰苦笑了下,“姨母,你可能不太瞭解目前的情況,她已經懷孕了,孩子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