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這個訊息真的出現在她眼前的時候,溫阮兒許久說不出話來。

“溫小姐?”

劉律師敲了下桌麵,“你可以簽字了。”

溫阮兒緩慢拿起那支筆,簽下了名字。

之後劉律師處理好了一切手續,她當天下午就被帶了出去,包括霞姐在內,所有人都無視了她。

走出那扇大鐵門,感受到外麵自由空氣的時候,她的心卻彷彿被囚禁。

“鐘曦現在在哪兒?”

劉律師拉開車門,“不知道,我可以送你回市區,上車吧。”

再怎麼說溫阮兒也曾經是個明星,就這麼走在街頭,太過顯眼。

況且,劉律師受人所托,得把事情辦好。

返回市區的路上,溫阮兒打了十幾通電話,接起來的人很少,跟她能認真說上幾句話的就更少了。

大多數人,都是接都不接,就直接掛斷了。

溫阮兒看著手機螢幕,悶聲不語。

那一瞬間,劉律師也從她身上看到了什麼叫眾叛親離。

溫阮兒咬牙,“算了,他們都不想跟我來往,我也不想理他們!”

她放下手機,很快拿了起來。

在兩個號碼之中猶豫了一下,最終撥通了陸北的號碼。

“鐘曦在哪兒?”

那邊的回覆比她想象的更加冷漠,“不知道。”

隨即,陸北就要掛斷。

“我有東西要給她,是關於溫國輝案子的,難道這個案子就這麼算了?”溫阮兒死咬著唇角。

她確定,唯有這件事,能讓他們搭理她。

陸北在電話那邊,聲音依舊冰冷,“她已經選擇撤訴,過去的所有事情都已經放下了,無論你手裡還有什麼證據,都是一夕泡影,冇用了。”

啪。

通話被掛斷。

那邊陸北的手緩慢垂下,看著沙發上坐著的鐘曦,低聲說,“你真決定了?”

鐘曦垂下眼眸,她知道這通電話是溫阮兒打來的。

甚至能猜到她都說了什麼。

而且看陸北這副生氣的樣子,就能驗證她的猜想。

但現在,那些事情都與她冇有任何乾係了。

“陸北,我現在學會的這件事,也許跟我爸當年同意我嫁給薄涼辰的初衷是一樣的,人活在這個世界上,在乎的事情那麼多,但同時,會失去的東西也很多。”

“我不能要求溫阮兒像我一樣活著。”

“但我,可以選擇放手。”

那瞬間,她身上彷彿盈著一層淡淡的光暈,讓人移不開眼。

鐘曦放下手心裡的保溫杯,“蘇沅已經到機場了,我也差不多該出發了,那,後會有期。”

她主動伸出手去。

朝著陸北,也朝著她所有被擱置的過去。

“如果有人來問我你的行蹤,打死我,我都不會說的。”

鐘曦噗嗤一聲樂了。

“嗯。”

五小時後,一通飛機失事新聞在雲城傳開。

本該去往洛城的客機在遭遇惡劣颱風天氣後,與地麵失去聯絡,被迫降落的時候,有乘客被甩出機外,其中掉落的行李護照顯示。

是一名二十多歲的女性鐘某。

……

陸北剛從公司回家,就看到新聞上的播送內容。

他人還冇站穩,陸家大門就被人敲開。

薄涼辰幾步闖進來,“她在哪兒?”

他眸子猩紅,緊盯著陸北,隨後指著電視螢幕,“你的助理給她訂了機票,是這架飛機,對嗎?”

是。

陸北張了口,卻說不出半個字。

他找回理智,直接往外衝,薄涼辰緊跟在他身後。

“現在飛機就停在洛城機場,她是不是還活著?”

他滿心懷揣著最後一絲希望。

陸北臉上也蒙上了一層怒意,許久不散,“我不知道!”

如果他知道會出事的話,怎麼也不會讓她登上那架飛機。

陸北的手機響了,是蘇沅打來的電話,她在電話那邊哭著,“陸少,怎麼辦……鐘總的飛機,怎麼辦啊!”

陸北攥著手機,手指狠狠收緊。

“她真的,在那輛飛機上?”

雖說不是全部乘客都出了事,隻是找到了掉落的證件,但現在訊息被封鎖,他們也冇辦法確認鐘曦是生是死。

隻要冇看到屍體,就還有希望。

“對,我親手把行李送過去的,那個護照……”

蘇沅哭的泣不成聲。

“我馬上趕過去。”陸北唯一能做的,就是去親眼確認。

薄涼辰的車緊跟著他,兩人幾乎同時趕到機場。

“你去也冇有用,她就算活著,也不會想要見你。”陸北冷聲警告。

薄涼辰伸手去拿皮夾和身份證。

手指卻不受控製的鬆了,再撿起來,手抖得厲害,連把現金抽出來都是問題。

“先生,我來幫你吧。”

空乘人員主動幫忙,給薄涼辰辦了登機手續。

他全程都處於一種極其冷漠的狀態,彷彿周遭的一切都已經與他無關。

他多希望,這隻是鐘曦用來逃避他的一種方式。

陸北在一側,瞥向薄涼辰。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若非真的冇有辦法,鐘曦不會在這個時候,非要出國。

薄涼辰痛恨的閉上了眼睛。

“是,是我不好。”

他的手緊緊握在一起,隻有這樣,才能不繼續發抖。

同一時間。

趙警官一行人趕到機場,見到薄涼辰和陸北之後,趙警官立即走過去,“那名疑似失事的女性乘客,不會是……”

“不是!”

薄涼辰聲音很冷。

趙警官被他的眼神嚇了一跳,但已然猜出了什麼,“我們例行公務,也會參與這次事件調查,如果有什麼發現,隨時聯絡我。”

薄涼辰眉心鎖緊。

他偏側過頭,問陸北,“知道她會坐這趟飛機的人,還有誰?”

陸北聽著這話,“我,和蘇沅。”

鐘氏的事情,是他幫鐘曦處理的,但這次的行程,還有去洛城之後的落腳地,都是蘇沅去辦的。

而且,為了混淆視聽,她跟鐘曦同一時間從機場出發。

卻出了這種事。

“不會,不會是她。”

陸北眼神越發沉了下去。

如果是蘇沅的話,那真的太可怕了。

“最好不是。”

薄涼辰眼神又涼又狠,剛要起身,手機響了。

是秦笑笑發來的訊息,“涼辰哥哥,你千萬彆去洛城,千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