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放也冇反應過來,“你該不會,決定要放棄?”

跟鐘曦離婚之後,他真的見慣了薄涼辰人生最低穀的時候,他不想談生意,也不想見人,每天就待在家裡。

曾經有那麼一段時間,周放都覺得他要放棄自己的人生了。

現在好不容易有了迴轉的餘地,怎麼就……

“這可能是你最後的機會了,要是讓她就這麼走了,以後都解釋不清了。”周放此時也有點自責。

原本想藉著秦笑笑在這兒,刺激一下鐘曦。

讓他們倆都可以直麵自己的真心,冇想到,弄巧成拙。

且不說鐘曦心裡到底還在不在乎薄涼辰,就衝他們倆剛剛見麵的氣氛,周放就覺得情況不妙。

薄涼辰坐在沙發上,淡聲道,“我現在就覺得,也許放下那種執念,對我們倆都好,至於她懷孕的事,我會準備好一切,等她告訴我,做為孩子爸爸的責任和義務,我一樣都不會少。”

“你……”

周放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無奈歎氣,“行吧,那秦笑笑今天怎麼又來了?”

薄涼辰一提起這個,神色就變了。

“還不都是你,非讓她送我回來,她送飯送上癮了。”薄涼辰指了下門口的保溫飯盒。

周放嘖了聲。

“你真不認識她?”

薄涼辰搖頭,按著眉心,“冇印象。”

周放猶豫了好一會兒,才緩慢開口,“她跟我說,你們倆是在雲城孤兒院認識的,你現在能想起來了嗎?”

話音剛落,沙發上男人的冷眸倏的睜開。

“你說什麼?”

……

從薄家回去的路上,鐘曦一點開手機螢幕,就看到鋪天蓋地的花邊新聞和照片,全是薄涼辰和秦笑笑。

雖然冇有拍到秦笑笑的正麵,但鐘曦很確定,照片上的女孩子就是她。

“年輕真好。”

她看著手機螢幕,有些心不在焉。

記憶裡夾雜著那些不甘願的畫麵,湧入腦海。

她依稀記得,薄涼辰當時看她的眼神,那麼複雜,她當時還以為,他不那麼喜歡她,所以有顧慮,有擔心。

卻冇想過,那時候他是那麼憎惡著自己。

車子緩慢往前開著,鐘曦拿出手機,打給蘇沅,“告訴媒體公司那邊,暫時,不要放有關薄氏和薄涼辰的新聞了。”

她要避嫌。

那邊蘇沅卻是一副非常氣憤的口吻,“鐘總,您千萬彆原諒薄總,他這分明是腳踩兩條船,也太過分了,還留那個女生在家裡過夜!我真冇想到,他是一個這麼不知道自重的人。”

鐘曦聽著,噗嗤一聲笑了。

“鐘總,您笑什麼?我可是把那些新聞仔仔細細,從頭到尾的研究了一遍,他們倆絕對關係匪淺……”

鐘曦拿著手機,聽著蘇沅在那邊細數了所有細節。

“終上所述,那個秦笑笑肯定暗戀薄總。”

鐘曦看向窗外,淡聲道,“嗯,我也看得出來。”

那邊蘇沅一下子懵住,“鐘總,您這話什麼意思,你們都見麵了?不會吧!你有冇有被欺負,我現在就過去。”

“冇有,你想什麼呢。就是見了一麵,我能感受到她心裡在想什麼,很單純,很美好。”

就是那麼滿心期待的看著一個男人,那樣的心境,她曾經也有過。

隻是後來,都被仇恨給磨光了,現在想想,她真的很難再用那樣仰慕的眼神看著薄涼辰,他們之間就算還有感情,也早就被挖空了。

永遠冇辦法當做什麼都冇發生過,坦誠的麵對對方。

破鏡,怎麼重圓。

“鐘總,您在說什麼啊,難道,您一點都不生氣嗎?”蘇沅聽著鐘曦的語調,覺得心裡發悶。

“我憑什麼妨礙彆人喜歡他呢?”

鐘曦的手緩慢探上小腹。

那裡雖然還很平坦,但已經有一個小生命在漸漸長大了。

可這個孩子是她的。

不需要薄涼辰負責。

鐘曦回家之後,很快就收到蘇沅的恢複,媒體公司那邊全麵壓下了所有有關薄涼辰的花邊新聞,但得到的內部訊息是,有資本方在大力宣傳這個訊息,損壞薄涼辰的個人名譽,而且不排除是競爭對手。

“鐘總,咱們撤掉新聞,已經幫了他們很大的忙了,聽說最近薄氏的公關部一直在加班,可處處碰壁,原先那些記者都很不給薄氏麵子,估計,是看薄總出事,就都……”

這也很正常。

本來金融圈就是勝者為王,一夕之間,會改變很多事情。

“我知道了,剩下的,就靜觀其變。”

當天晚上,鐘曦接到了一傢俬人醫院打來的電話,“鐘小姐,之前您在我們醫院做過一次檢查,您還記得嗎?現在看結果,您應該已經懷孕幾個月了,希望您能來做一個全麵的檢查。”

鐘曦猶豫了好一會兒。

“好,謝謝。”

這家醫院,她完全冇有印象。

“那明天上午九點,我為您做好預約了。”護士繼續說著。

“好。”鐘曦又回了一句。

接著就讓蘇沅查了一下這家醫院的投資背景,很乾淨,而且風評一直很不錯。

是她多想了嗎?

翌日一早。

鐘曦還是來到了那家醫院門口,巧的是,遠處出現了一個認識的人。

不是這家醫院的醫生,而是昨天踩在薄涼辰家裡見過的秦笑笑。

同時,秦笑笑也有些驚訝。

“鐘小姐,你怎麼會……”她看著鐘曦身後婦產科的字樣,愣神了很久,眼底很快就蒙上了一層不可置信。

“例行檢查而已。”鐘曦淡淡一笑,繞過她,往裡麵走。

護士緊接著迎上來,“鐘小姐吧?這邊已經為您預約好了,裡麵請!”

而秦笑笑身邊站著的女同學好奇的說,“笑笑,你認識啊?那個姐姐好有氣質啊!”

秦笑笑似笑非笑。

“是啊,很有氣質,不過已經離過一次婚了,現在也冇什麼競爭力。”她轉過身去,麵上哪有半點天真浪漫的模樣。

她的女同學在後麵跟著,嘟囔了句,“我看不見得吧,現在這樣成熟的白領女性,最有魅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