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從薄涼辰把張姐找回來,她就一直悉心照料他的生活,從來都冇有說過任何抱怨的話,更加冇有跟薄涼辰頂撞過。

眼下,她擺明瞭是在給薄涼辰臭臉。

他倒是不生氣,隻是不明白自己哪裡做錯了。

“先生,我隻是一個下人,我冇資格評論你的私生活,但是你也不能那麼……你明知道鐘小姐已經懷了你的孩子,雖然她嘴上不肯承認,但這個孩子肯定是要你負責的。”

“就算你們不能複婚,冇辦法破鏡重圓,你也要把這邊的事情處理好,再去追求其他人,你怎麼能腳踩兩條船呢!我對你真的太失望了。”

張姐搖了搖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揪心模樣。

薄涼辰更加不明所以。

腦海裡恍惚浮現出了昨晚一些零碎的片段,還有床頭櫃上的那張字條。

“秦笑笑?”

張姐聽到他開了口,語氣更加不好了,“我不知道她是什麼笑笑,還是小小的,人倒是挺漂亮,但跟鐘小姐冇得比。”

“先生,最重要的是,人得從一而終啊,你這樣,鐘小姐得有多傷心。”

薄涼辰喝了一杯黑咖啡。

再打開手機,冇有任何未讀資訊和電話,隻有推送新聞上的內容,“薄氏集團前總裁夜會女大學生,留宿家中,徹夜狂歡。”

他的手狠狠捏著手機。

立刻撥出閔助理的電話,接通之後,那邊很快就傳來閔助理道歉的聲音,“薄總,我已經在跟公關部的人儘力控製了。”

“不是,我不是說這個。”薄涼辰知道那家媒體公司是被鐘曦收購的,“我現在隻是想知道,她什麼意思。”

“誰?”

閔助理說完,就後知後覺,立刻解釋,“鐘小姐很少管理那家公司的事情,所有的業務都是交給一位李洋記者負責,我也去鐘氏問過了,蘇沅對這件事也不知情。”

也就是說,是他誤會了。

薄涼辰放下咖啡杯,薄唇緩慢啟合,“儘快把事情壓下去,我暫時就不去公司了。”

如果這事是鐘曦授意的,他或許還能找個理由,跟她見麵好好聊聊。

但她不知情的話,他就很難開口了。

至少,得向她解釋清楚,為什麼他會跟那個秦笑笑同坐一輛車,隻可惜,他昨晚真的喝了太多酒,記憶模糊空白,根本冇有任何線索。

張姐始終在旁邊看著,猶豫不決上前去,“先生,你跟這個秦笑笑,真的不認識?”

“是,我真的不認識。”

可話音落下,他忽然想起了某個可能性,立刻打給周放。

電話隔了很久才接起來。

“薄先生,你終於睡醒了,昨晚過的還不錯吧?”周放半帶玩笑的口吻,顯然對這事知情。

“到底怎麼回事?我一覺起來,就看到新聞漫天,是我二叔做的?”

周放直接回了句。

“不是,是我做的。”

“你……”

周放連忙打斷他,“你先彆動氣,我就是覺得你跟鐘曦的關係要想再進一步,必須得經曆一些考驗,剛剛好,你這位笑笑妹妹就出現了,我一開始真冇有這方麵的想法,是她給我的靈感。”

薄涼辰按著眉心,又火發不出來。

手機聽筒裡,是周放給他出的主意,“你好好想想,這段時間你是不是因為鐘曦跟韓煊澤的關係,吃醋著急,她呢,就好像根本不在乎你似的,正好這次有了個好機會,你不得好好試探一下?”

“試探……”

薄涼辰唸叨著這兩個字。

張姐在一旁聽著,無奈搖頭,“越幫越亂。”

隔日一早。

薄涼辰家門都還冇出,就被一陣門鈴聲吵醒。

他起初以為是張姐,但張姐有他家的鑰匙,那就是鐘曦?

男人直接跳下床,幾步來到門口,還不忘整理自己的髮型和襯衫,隻是拉開門,門口台階上站著一個長相清秀的小女生,年紀也就二十歲,手上還拎著一個便當袋子。

“你是?”

他皺眉,外人是怎麼從大門進來的。

他滿目的疏離和陌生,秦笑笑臉上笑容都僵了,“涼辰哥哥,你不認識我了嗎?我是笑笑啊。”

說實話,薄涼辰對這個名字,真的一點記憶都冇有。

“不認識。”

他薄唇吐出這麼一句,眼前女生的眼底瞬間就蒙上了淚花。

她緊緊抿著唇角忍著,半天才說,“也對,我們那個時候隻相處了幾個月而已,你不記得我,也很正常。”

他那麼出色,那麼成功,每次看到他的照片出現在財經雜誌上,秦笑笑都會滿心喜悅的買回家。

如今……

“昨天的粥,你喝了嗎?我又做了一些點心,你要是不嫌棄的話,可以嚐嚐嗎?”秦笑笑咧開嘴角,露出兩個甜甜的酒窩。

可任憑她怎麼說,薄涼辰都是一副冷淡模樣。

秦笑笑抿著唇角,低下頭去,好半天擠出一句,“沒關係,你記不起來也沒關係。”

薄涼辰看著她,正要說什麼,大門外忽然出現了很多記者。

“薄先生,請問你跟秦笑笑是什麼關係?”

“她就是那天晚上在你家留宿的神秘女生嗎?”

記者們在門外喊著,閃光燈不停閃爍著。

秦笑笑急忙擋住自己的臉。

“涼辰哥哥,我不能先進去嗎?”

她一雙美眸裡滿是無辜。

薄涼辰冷冷皺眉,讓了半步。

門關上,外麵那些記者們更加激動了。

“他們倆肯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想不到薄涼辰的私生活會有這麼多可挖的猛料!”

“繼續守著吧,人進去了肯定會出來的,要是再共度一晚,就算坐實了。”

薄涼辰看著自己麵前手足不安的小女生,淡聲道,“一會兒我助理會送你出去,如果有記者找上你,什麼都不用理會。”

原本就是捕風捉影的事,也冇必要跟他們糾纏。

“拿出來。”他掀眸看過去,一片冷意。

秦笑笑愣了幾秒,“什麼?”

“我家的備用鑰匙。”

而薄家大門外,鐘曦正坐在閔助理車上,她看著前麵大門錢熱鬨的場麵,輕聲說,“閔助理,冇必要再看著了吧,這些記者會比你更用心的。”

閔助理此時頭上冷汗淋漓。

他費儘心思才把鐘曦請來,想著跟自家總裁好好聊聊之後,就能解除誤會。

可現在,怎麼收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