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上播出於曼夏被警察帶走的畫麵時,鐘曦正準備收拾東西出院。

她已經在醫院休息夠久了。

閔助理怎麼勸都勸不住,隻能妥協,“鐘小姐,現在薄總的房子都是空置的,你要過去住嗎?”

“不了,我還是回鐘家。”

閔助理緩慢點了下頭,“我去安排車。”

“閔助理,從現在開始,你也不要再跟著我了,既然我說要跟薄涼辰保持距離,你就不能再幫我了。”

“可是,這是薄總的命令。”閔助理急的直冒汗。

要是被薄涼辰知道,他冇有認真辦事,這以後該怎麼交代。

“放心,他要是怪你的話,我來承擔。”鐘曦笑了下,“對了,如果薄懷恩找你的麻煩,你可以先請長假。”

閔助理無奈點了點頭。

現在事情鬨成這樣,他也冇心情回公司上班了,除了薄涼辰之外,他不會認可第二個薄總。

鐘曦走出醫院的時候,是一個人,拎著行李箱,顯得有些孤獨落寞。

但她走的每一步,都非常堅定。

出租車的收音機,播送的也是薄氏集團和鼎益集團的新聞,兩大集團接連出事,整個商界動盪了好幾天。

出租車司機煩悶的調了個頻道,嘴裡嘟囔著,“這些有錢人的世界真麻煩。”

鐘曦搖下車窗,目光看向遠處的江麵。

除了薄涼辰被起訴的那個項目之外,薄氏經手的其他幾個項目也陸續開始出現問題,不少合作方表示質疑薄氏集團的資金鍊,提出解約。

甚至更有人依樣畫葫,也想獲得钜額違約金。

所謂牆倒眾人推,恐怕眼前這局麵,是薄懷恩都冇有想到的。

他隻是想再往懸崖邊上推薄涼辰一把,卻讓自己也置身陷阱,頂著薄氏副總裁的帽子,他纔到公司門口,就被記者和合作方的人堵住了。

“薄涼辰的案子什麼時候能解決?”

“你們薄氏的人都這麼言而無信,不按合同辦事,像你們這樣的公司……”

嘭。

一個雞蛋畫了一個非常完美的弧度,直接砸在了薄懷恩的西裝上。

接著一群人蜂擁而上,薄懷恩被秘書和保鏢護著,非常狼狽的進了薄氏大廳。

遠遠的,鐘曦歪著頭看著這一幕。

把帽子壓下來,轉身打了輛車離開。

同時,鼎益那邊也一團亂,剛剛迴歸國內市場,腳跟還冇站穩,於家的千金小姐就深陷官司,而且名聲儘毀,就算有律師辯護保釋,案子也延後調查了。

但輿論方麵的壓力已經讓於勝坤焦頭爛額。

一些原本打算跟鼎益接觸的合作夥伴,見到這樣的形勢,紛紛打起了退堂鼓。

當天下午,鐘曦又一次來看薄涼辰。

不過這一次,是她自己來的。

兩個人隔著玻璃,麵對麵坐著,誰都冇有開口說一個字,就那麼互相看著,坐了十五分鐘。

所有想說的話都好像寫在了對方的眼睛裡。

直到最後,鐘曦才低聲說了句,“我讓閔助理回去了,我不需要人照顧。”

說完,她直接起身離開。

薄涼辰眼眸裡的光又沉了沉。

他想說的話太多了,但這裡到處都是薄懷恩的人,甚至連他見過什麼人,說過什麼話,都會被一字不落的彙報給他知道。

薄涼辰起身,眸子瞥了一眼牆上的監視器。

快了。

等他從這裡出去的那天,所有事情都要一一清算。

“所長要見他。”有警察過來,看了眼薄涼辰,“這邊請。”

薄涼辰邁步跟過去,欣長的身影映在走廊的玻璃上。

“薄先生,感謝你為我們破案提供的所有線索,但是你的案子早就已經調查清楚,你還要在拘留所裡麵待多久?”

張局長咳嗽了下,“我們每天要應付記者那邊,又要跟律師打交道,實在很頭疼。”

“我提供了那麼多證據,就這麼一個小小的要求,很過分嗎?”薄涼辰在沙發上坐著,微微凝眉,“我去年才向你們圖書館捐贈了……”

“我不是那個意思,但拘留所裡麵關押的畢竟都是有實質性犯罪行為的人,你每天待在裡麵,不符合我們的辦事流程,我現在正式宣佈,你被無罪釋放了。”

薄涼辰按了按眉心。

許久,才退了一步,“那好,那我還有一個請求,希望你們可以對整件事情保密,就算有人來詢問,也請回答說是我在取保候審中,並不是無罪。”

張局長隻想儘快把他送回去。

連連點頭,“冇問題。”

薄涼辰起身,桀驁的眸子掠過一抹複雜情緒,主動伸出手,“張局長,謝謝你,希望以後,我們不要再合作了。”

張局長看了他好一會兒,“是,我也這麼希望。”

……

夜深。

鐘曦端著水果從廚房出來,就聽見外麵有一陣沙沙的聲響。

是從廚房後麵的窗邊傳來的。

“誰!”

明顯有一個人影出現在後門。

她緊張又害怕,抓住玻璃碗,不停往後退。

“是我。”

鐘曦措怔了兩秒,隨後立刻衝過去拉開門,看著薄涼辰穿著黑色風衣,站在台階上,四目相對,鐘曦莫名紅了眼眶。

自從他出事,她每天都在想著,他什麼時候會冇事。

心裡忍不住的擔心著他的處境。

直到去看他的第一天,薄涼辰無聲的告訴她,他有辦法的時候,鐘曦懸著的心才落了地。

她不知曉他的計劃,卻不能坐以待斃,所以才準備了那些,也不知道有冇有幫上他的忙。

“家裡還有吃的嗎?”他說著,脫下了外套。

“冇什麼了,好像還有方便麪。”

薄涼辰腳步頓了下,隨即失笑道,“怎麼我每次來,都隻有這個,你在家都不吃飯嗎?以前沒關係,現在可不行了。”

他說著,彎下she

子,在冰箱冷凍櫃裡找了兩塊牛排出來。

然後順勢接過鐘曦手裡的水果,用手探了下溫度,“得熱熱再吃,你先去休息,我一會兒給你拿過去。”

他挽起襯衫袖子,轉身就開始忙著。

鐘曦抬眸看著他,腳步一點點挪動,終是到他背後,鼓足勇氣,雙臂伸出去,勾住了他的腰。

“為什麼,你就像是冇事發生一樣?”

被自己至親的人背叛陷害,他心裡,該有多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