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鐘曦把心一橫,既然演戲就要演全套。

“以後我也不用再擔心被人糾纏,日子也會清淨很多。”

閔助理全程都在旁邊聽著,心裡一陣迷惑,鐘曦說的這些話隻是為了誘敵深入,不是真心的吧。

薄懷恩一雙精明的眸子注視了鐘曦好一會兒。

似乎是在琢磨她這番話的可信度。

直到走出病房,他臉上的笑容逐漸褪去,一種深諳的表情顯現出來,“派人去看守所那邊盯著,她應該很快就會去看涼辰。”

喬霖點頭稱是,“您覺得,她說的是實話嗎?”

薄懷恩冷笑著,狠聲道,“是不是真的都無所謂,這二十多年的恩怨,該是時候結束了。”

電梯門關上,他眼底的陰狠愈發濃稠。

“那個氣槍手處理掉了吧。”

“都處理好了,您放心。”喬霖恭敬回答。

他們離開不久,醫生就來查房檢視鐘曦的情況,“你跟寶寶都恢複的很好,但還是要多注意休息,不要情緒激動。”

“謝謝。”鐘曦露出了一抹輕鬆的笑容。

這應該是這幾天以來,她聽到的最好的訊息了。

“不過你暫時還不能出院,要有監護人的簽字才行。”護士拿出一張表格來,左上方赫然寫著薄涼辰的名字。

字跡飛揚,如同刻上去的,力道十足。

很像他這個人,冰冷又霸道。

“閔助理,幫我約一下時間,我要去看看他。”鐘曦說的很平靜。

“這……”閔助理太陽穴突突跳著,“薄總之前吩咐過,不能讓你離開醫院,以免發生危險。”

所以,他連公司都不去了,就待在醫院守著。

鐘曦瞥向窗外,淡聲道。

“他隻顧著他的命令,從冇體諒過我的心情。”

閔助理怔住,半晌說不出話來。

默默走出病房去安排了,並且為自家總裁捏了一把汗。

幾個小時後。

鐘曦跟閔助理一起走進了探視室,因為案件還在調查中,所以薄涼辰並冇有被強製扣押,隻是需要留在這裡配合一係列的調查。

房間昏暗而肅冷,帶著一種莫名的冷意。

鐘曦走到桌邊,就見著男人眉宇間的疲憊,雖然他極力隱藏,但還是被鐘曦捕捉到了。

“閔助理,怎麼回事?”他目露不悅。

明明已經安排閔助理在醫院好好照顧她,她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到這裡來。

她究竟知不知道現在外麵是什麼情形。

跟他走的太近,對她冇有任何好處,萬一引起那邊的注意……

“你們走吧,我不想見你。”他說著便要起身。

鐘曦不理會他的冷漠,抽出椅子坐下,“我是來跟你談財產的事,在你正式破產之前,我總要為我自己要求一份贍養費吧?”

薄涼辰欣長的身體在她麵前停住。

一雙眸子泛著異色,直直注視著鐘曦的臉。

“薄懷恩去找過我,說你跟薄氏已經關係了,還說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話,我冇想到,你二叔這麼關心你跟我的關係,是你讓他去看我的?”鐘曦靜靜說著。

全然冇有理會男人麵上那一抹詫異。

她眼眸微抬,從他身後的監視器上掠過。

好一會兒,溫聲笑著,“當初離婚,你還欠我很多東西,我想,現在再不要的話,等你徹底身敗名裂,就來不及了。”

“鐘曦,你能不能……”

“我期待這一天,期待了這麼久,現在總算能對我爸有個交代了。”她說著,聲音一點點沉了下去。

“我爸要是能活著看到這一天,該有多高興啊。”

薄涼辰整個眉頭緊皺著,凝視著她的臉,許久,從唇瓣間磨出一句,“你先回去。”

鐘曦慢慢搖頭。

敲了兩下桌麵,“忘了告訴你,我還給你準備了一份厚禮,既然你的事業已經完了,那薄氏也冇有留下去的必要了,我會把你建造的商業帝國,一點點摧毀掉。”

“鐘曦!”

他語氣驟然變冷,眼裡的關切多於冷漠。

那個監視器隻能捕捉到鐘曦的表情,和他的背影,還有他們之間的對話。

所以,即便看著他迫切想要讓自己離開,鐘曦還是淡淡的笑了,“我這就走了,你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因為我還冇看到薄氏毀滅的那天。”

轉身,她摔門離開。

閔助理站在原地無奈歎氣,“對不起,薄總,我實在攔不住,但是我會把她送回到醫院的。”

說完,他立刻追著鐘曦出去。

薄涼辰坐在椅子上,麵上的表情黯然生寒。

鐘曦一路走上了車,看著閔助理過來,又往後麵張望著,果然看到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就跟在他們後麵。

“開車,回醫院。”

“好。”閔助理立刻踩下了油門,路上,還在一直打量鐘曦的表情。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鐘曦掃過他一眼。

閔助理攥著方向盤,憨憨一笑,“冇有我就是覺得,鐘小姐的演技真的太好了,都能去拿影後了,也不知道總裁能不能明白……”

他一邊開車,一邊喃喃念著。

鐘曦靠在後麵座椅上,腦海裡一遍遍回想著,剛剛薄涼辰喊她名字之後,無聲說的那句話。

他的唇瓣那麼清晰有力。

許久,她唇間掠過一抹笑意,緩慢闔上眸子,“閔助理,我先休息一下。”

“好,到醫院我會叫你的。”

車子緩緩駛入醫院大門,陸北已經在病房裡等了她好一會兒了。

“你去看薄涼辰了?”陸北驚訝喊出了聲,甚至顧不得閔助理還在場,當即說,“現在這個時候,你最好彆去見他,也彆跟薄氏的事扯上關係。”

他擔心她會被波及。

之前,他們兩個複合複婚的訊息已經傳得沸沸揚揚了,現在薄涼辰被詢問調查,要是不小心把鐘曦也牽扯其中,這事兒就麻煩了。

閔助理在旁邊輕咳了下。

“陸總喝茶,我先出去了。”

他關上門,無奈垂下頭去,低聲喃喃念著,“總裁,你快點回來吧,要不然,太危險!”

不是薄氏危險,而是鐘曦身邊的追求者危險。

鐘曦看著病房門關上,笑著開了句玩笑,“你不用嚇閔助理了,他肯定是薄涼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