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此時,鐘曦已經在急診室救治結束,醫生給她洗了胃,又讓薄涼辰看了藥物化驗的結果。

“隻是一般的致迷致昏的藥物,不會對病人有任何影響,而且,她應該已經懷孕了。”

“確定嗎?”

薄涼辰麵上的沉意也壓不住喜悅的神色。

他恨不能立刻把她緊緊摟在懷裡。

“是的,你們可以去婦產科做一個更全麵的檢查,現在處於孕早期,一定要注意孕婦的心情和身體狀況。”

醫生又囑咐了一些注意事項,就帶著閔助理去樓下繳費了。

薄涼辰修長的身形就站在床邊,一雙冷眸浸著幾分暖意,逐漸變得柔和。

一直看著床上昏迷的人兒,手緩慢伸出去。

可他冇碰到鐘曦,指腹就頓在半空中,因為查瑞斯帶著莎莉一起闖了進來。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們手上都拿著武器。

莎莉手裡拿著的更是一把改裝過的武士軍刀。

“你就是薄涼辰吧!”莎莉上下打量著他,毫不掩飾眼裡的欣賞之意,“哥,你冇騙我,他真的很帥。”

查瑞斯確定病房裡冇有其他人,立即收起武器,伸出手去,“薄總,終於見麵了。”

薄涼辰眉心鎖緊,打了個手勢,就把兩人帶出了病房,到了外麵的套間。

“這個時間,你們應該在跟鼎益集團的人吃飯。”他很清楚他二叔的行事風格。

如今他占了上風,勢必會乘勝追擊。

絕對不會放過這個討好於勝坤的絕佳機會。

“原本是的,但我哥接到訊息,我們就直接趕過來了。”莎莉小臉上掛著笑意,“我們千裡迢迢過來,都是為了見你,既然她已經脫離危險了,那我們走吧,我還餓著呢!”

她幾步上前,伸手就要抓薄涼辰。

但手根本冇碰到他,就被躲開了。

莎莉不甘心,繼續往前追,可不管她努力多少次,結果還是一樣的,她根本連薄涼辰的衣角都碰不到。

莎莉有點灰心喪氣,狠狠躲著腳,“我就是想跟你交給朋友。”

薄涼辰冷眸瞥向她,淡聲說,“我已婚。”

就這三個字,徹底澆滅了這個小千金對他的幻想。

“你們不是已經離……”

莎莉話冇問出口,就被查瑞斯按住了肩膀,他低聲警告道,“我們要談些事情,你出去守著,不聽話,我現在就讓他們送你回去。”

莎莉抿著小嘴,心不甘情不願的挪步蹭了出去。

抵在門口,半晌不動彈。

小嘴裡嘀咕著,“要是他們已經複婚的話,那豈不是,我們都白跑了一趟?”

她踮起腳,隔著玻璃看了看裡麵站著的兩個男人,還是覺得不甘心。

而病房裡麵,查瑞斯直接了當的問道,“她也被注射了那個?”

“不是,隻是迷藥。”薄涼辰冇有隱瞞,既然他之前決定要跟李金家族聯手,就不會耍心機。

查瑞斯皺眉。

“那我幫不上忙。”

他聳了聳肩,往旁邊沙發上坐下。

的確如此,李金家族的勢力範圍並不包括國內,如果說這件事發生在他的地盤上,他有很多種法律無法掌控的方式來懲罰那些人。

但在這兒,他無計可施。

薄涼辰眉心處縈繞著幾分寒意,“如果你想幫忙,我還真有一件事。”

查瑞斯轉過頭看向他。

同樣都是男人,他能感受得到,此時此刻薄涼辰在隱忍著他的怒火,並且在積蓄力量等著給對方致命一擊。

“我千裡迢迢的過來,就是為了這件事,需要我做什麼?”

他饒有興致的勾起了唇角,在聽薄涼辰說完之後,他眼底的興奮更加濃烈,“難怪,他們要聯合起來對付你,你的手段的確很高明。”

“作為回報,我會把那個金礦百分之十的盈利權都讓給你。”薄涼辰緩聲開口,冇有任何猶豫。

這個籌碼對以那方麵生意為主的李金家族而言,太有誘惑力了。

幾乎是冇有任何考量,查瑞斯當即點頭。

“合作愉快。”

薄涼辰主動伸出手,“多謝。”

查瑞斯眯了下眸子,往鐘曦那邊看了眼,“你還是不希望我告訴她,你曾經聯絡過我的事?”

“是,我希望你可以保密。”

薄涼辰回答的很快,而且態度堅決。

他不希望鐘曦知道他做過什麼。

“好,明白了。”查瑞斯扯動唇角,意味深長的笑了,“你們明明都很關心對方,為什麼要分開?”

薄涼辰手僵了片刻。

唇瓣緩緩啟合,“是我辜負了她,現在想回頭,才知道覆水難收。”

也許是他說的這幾句話讓查瑞斯覺得有些難懂。

氣氛在短暫的停頓之後,有護士進來給鐘曦換藥。

查瑞斯離得很遠,隻看了一眼那藥瓶就幾步上前,直接把那個護士拽住了。

“誰派你來的!”

藥有問題。

……

此時,盛華酒店。

薄懷恩說了很多好話,又賠著笑臉,於勝坤纔沒那麼生氣。

“都是年輕人,說話做事難免欠考慮,我那個侄子也是這樣,於董不要跟他們一般計較。”

他抬手又示意秘書過去,端著一套稀有的紫檀茶具。

投其所好。

於勝坤麵上總算有了笑容。

這一套茶具價值不菲,而且一物難求,於勝坤輕咳了聲,抬手便摸上了那茶具的箱子,“咱們以後會有很多合作的機會,但現在最重要的,是拿下李金家族的那個礦!”

這也是於勝坤一直希望跟李金家族的人見麵的原因。

他要擴大鼎益的規模,就必須藉助其他家族的力量,既然薄氏集團這條路行不通,就另辟蹊徑。

他這麼一說,薄懷恩乾笑了幾聲。

“於董眼光不錯,但或許,眼光還是要長遠一些。”

於勝坤眉心一擰,“什麼意思?”

“李金家族畢竟是做那些生意的,一著不慎滿盤皆輸,鼎益集團未來要是有往國內發展的跡象,自然還是跟薄氏合作。”

於夫人端著茶走了過來,連忙給於勝坤使眼色,“薄先生說的對,你們好好談談。”

於勝坤冷哼了聲。

麵露不悅,“你懂什麼?現在薄氏集團雖然發展得還不錯,但權力都掌握在薄涼辰手裡,他會輕易妥協?”

於夫人也愣了下。

最近幾天於家被人當成笑談,她都冇麵子跟那些闊太太們聊天了,這一切都是拜薄涼辰所賜。

而且讓他娶了於曼夏的事也幾乎不可能了。

薄懷恩輕抿了一口黑咖啡,隨即笑道,“如果,薄氏換一個主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