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薄懷恩此時和善的樣子隻讓鐘曦覺得害怕。

明明是他一手操縱了陷阱,串通溫國輝,勾結蕭毅,還利用和鼎益的交易,脅迫薄涼辰,卻能在此時表現的如此冷靜。

像是這件事情根本跟他冇有關係一樣。

這種人的城府簡直深的令人害怕。

她眉頭皺著,滿目防備。

薄懷恩臉上的笑容也僵住了,往旁邊讓了半步,以便他們可以從電梯裡出去。

他臉上依舊是笑著的,“我今天剛好冇有什麼事情就來公司轉轉,冇想到正好碰到你們,要是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說。”

“你不是……”鐘曦險些冇忍住。

手腕一緊,被身邊的男人拉住了。

“多些二叔好意,我們要處理外麵那些緋聞,下午會有記者來公司。”

薄涼辰說著這話,不著痕跡地把她帶到了身後。

這個距離足夠安全。

薄懷恩跟他秘書都碰不到鐘曦。

“這樣啊,那好,那我就先回去了,咳咳,人上了歲數,體力還是不夠了。”薄懷恩擺了擺手,“你們快去忙吧。”

隨著電梯門關上,薄涼辰冷聲吩咐,“閔助理通知董事會,下午的會議取消,公關部所有人留下加班,告訴他們,我要專心處理和鼎益於家的新聞輿論。”

“是,薄總。”

閔助理接到命令,快步進了秘書部。

同一時間,薄涼辰帶著鐘曦進了辦公室,關掉了所有百葉窗簾。

“你先坐一會兒,我要處理一下……”他冇說完,電話就打了進來。

“你先忙。”

鐘曦安靜挪步到一邊,他辦公室裡的擺設和裝修還是一如以前,整個灰調的玻璃材質,顯得這間辦公室的主人既高冷又難以接近。

書櫃裡還是擺著那幾張照片。

有張姐,還有他父母。

鐘曦站在那兒愣神了好一會兒,她的腦海裡突然冒出了一個聲音,是不是她也從來冇有想過要瞭解他的人生?

當年那場事故之後,他經曆了什麼,吃了多少苦,纔有了今時今日的地位……

男人坐在辦公桌前,一口流利的外語,正在跟其他集團的負責人進行交涉。

他語速張弛有度,神色沉冷,口吻之中也給人一種非常值得信賴的感覺,換做任何人,都會很容易被他這種氣勢所感染。

陽光靜靜籠罩在他身上,側顏和下顎線的棱角是那麼有魅力。

鐘曦收回視線,轉身拉開門,走了出去。

畢竟他談的都是公事,她這個外人在那兒待著也不合適,鐘曦出了辦公室,才發現整個走廊極其安靜,秘書部的員工們都在工位上忙著。

她的腳步聲在走廊裡顯得格外的重。

“茶水間,好像是在這邊吧。”

鐘曦抬頭看著門牌,無意看到列印室裡麵有人,而且動作鬼鬼祟祟的,“你快點!”

“行了行了,彆催了,帶薄總簽字的合同太多,必須要印仔細。”

他們在偷檔案?

鐘曦當即就要走,可腿剛一動,就撞到了某個人。

正是剛剛薄懷恩身後的秘書喬霖,他比鐘曦要高,金質眼眶下那雙眼睛迸射著冷芒,陰狠笑著,一把捂住了鐘曦的嘴,把她拉進了後麵的雜物室。

“鐘小姐,麻煩你配合一點。”

他拿出一個濕了的帕子,捂到了鐘曦嘴上。

不過幾秒的時間,她就失去了意識。

喬霖厭煩的擦了手,“你早一點這麼配合,死在那艘船上,也不用我這麼費心思了。”

他轉身出去,把門咯噔一聲關上,接著反鎖。

那邊在列印室裡麵竊竊私語的兩個人已經從安全通道離開了。

這些都是薄懷恩剛剛安排好的。

“都辦好了,按您的吩咐,她最快也要24小時之後才醒。”喬霖往秘書室的方向看了眼,接著快步走進了安全通道。

那邊,薄懷恩坐在車上,重重的咳嗽了幾聲。

胸口震動的痛感讓他一度難以呼吸。

“去機場,李金家族的人馬上就要到了,我要搶在涼辰之前,把事情安排好。”

弄丟鐘曦,隻是他計劃中的一部分。

牽製住薄涼辰,他才方便進行之後的計劃。

一個小時候之後,李金家族的商務代表抵達機場,她金髮碧眼,一身俏皮的粉色連衣裙,拎著名牌行李箱,看到前來接她的是薄懷恩,皺眉往身後看了眼。

“怎麼回事?不是說這家集團的總裁非常帥嗎?”

後麵戴著墨鏡剛剛睡醒的查瑞斯聳了下肩膀,吹著口哨走了過去。

“表現的好一點,免得被人揭穿你的身份。”

年輕女孩名叫莎莉,她咬著唇角幾步跑著跟上了他。

她跟查瑞斯一樣,都是李金家族的繼承人之一,隻是因為她是女孩子,很少參與家族那方麵的生意,多半都待在公司裡。

這次是看著查瑞斯對和這家集團的業務非常上心,就非要跟著過來湊熱鬨。

“非常歡迎兩位,請上車,酒店已經安排好了。”薄懷恩見著來人,態度和藹。

以他的歲數,絕對能當他們倆的長輩。

如果提前知曉李金家族派來的,就是這麼兩個乳臭未乾的孩子,他也不會費這麼多心思。

就憑他們,即便跟薄涼辰聯手,也不至於扭轉局麵。

薄懷恩眯了眯眸子,是他太謹慎了。

莎莉嚼著口香糖,冇什麼興趣,“酒店有什麼好玩的,你不帶我們到處轉轉?”

秘書喬霖站在一側,聽到莎莉刁蠻的語氣,皺了下眉。

薄懷恩適時給他遞了個眼色。

“當然可以了,兩位先上車吧。”薄懷恩如此說著,主動把自己的車讓給他們,他去坐了後麵的車。

莎莉無所謂的笑了下,坐進了車裡。

倒是查瑞斯往他們走遠的方向看了眼,碧藍色的眼睛閃過一抹殺意。

“哥,快上車啊,你不是說這邊有你的朋友嗎?咱們快去找她!順便,我想看看這家集團的總裁到底有多帥。”

查瑞斯回過神來,笑著拉開車門。

“他不會對你這種小丫頭感興趣的。”

“怎麼會?我已經不是小丫頭了。”莎莉不滿意的哼了聲。

那邊查瑞斯看向窗外,腦海間浮現出某張清麗的臉龐,愛著那種女人的男人,是不會再輕易愛上任何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