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咪,我這麼做,真的對嗎?”於曼夏垂著頭,緩慢的問了一句。

於夫人眉頭立馬皺了起來。

“你給我清醒一點,我馬上就去安排媒體記者,要是有人走漏風聲,你下輩子也要賠進去。”

她說完,還看了眼床上睡著的男人。

“把他看好了,暫時還不能讓他走。”

嘭。

門又一次關上。

房間裡隻剩下於曼夏和薄涼辰兩個人。

於曼夏赤著腳,緩慢走到床邊,看著薄涼辰的輪廓,緩緩開口,“薄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了,可能你的未婚妻現在已經葬身魚腹了。”

……

由於時差的關係,夜色籠罩著整個大海的時候,鐘曦都冇有任何睏意。

她一直警惕的看著眼前的混血男人。

直到他又一次被船的顛簸晃醒,捂著手臂的傷口發出悶哼聲。

她立刻握緊了手裡的掃把,盯著他的每一個動作。

外麵那些人已經繞來繞去找了這個人兩個小時了。

“我還活著?”他嘴唇蒼白,臉色也非常難看,一雙深藍色的眸子直直望向鐘曦,半晌,咧開嘴角,帥氣的笑了,“是你救了我。”

“我冇打算救你,隻是不希望在天亮下船之前,有人死在我的房間裡,你現在可以走了。”她能做的,隻有這麼多。

男人眼底清澈如海,緩慢點頭。

倚著櫃子站了起來,“我明白,你擔心我是壞人,放心,我不會給你添麻煩的,我查瑞斯不是那種男人。”

他起身,以他們國家最高級的謝禮,向鐘曦鞠了一躬。

還遞上了一塊金色的小圓牌,“這艘船到岸之後,我們可能就不會再見麵了,但如果有一天,老天還安排我們相遇,我會報答你的。”

他如此說著,拉開門,走了出去。

鐘曦立刻反鎖了門,貼著門聽了好一會兒,外麵徹底安靜下來,隻有海浪拍船的聲音。

她鬆了口氣,低頭看著那塊小牌子,手指緩緩收緊。

輪船靠岸是第二天早上五點多,鐘曦跟隨其他遊客,一起登上碼頭。

她要做的就是找到溫阮兒,確定她是否安然無恙。

哪怕,溫阮兒要永遠留在這兒,鐘曦也會給她留一筆錢,從此之後,所有恩怨一筆勾銷。

“小姐,搭車嗎?”

“你好……”

碼頭附近到處都是當地司機,操著很不流利的外語在跟遊客們搭訕。

隻是這些人看起來都不像是正規出租車。

鐘曦繼續往前走,才走了幾步,就有人從後麵拽了她一下,然後拉著她往前跑。

後麵緊跟著就追上來好幾個人。

“站住!”

鐘曦一晃,緊忙掙紮,“放開我。”

拽著她的男人,就是闖進她船艙的查瑞斯。

他高聲喊著,“那些人是來抓你的。”

“什麼?”

鐘曦冇反應過來,竟然聽見身後出現了一聲槍響,她嚇得腿軟。

要不是查瑞斯拉著她,她可能直接就摔進海裡了。

“前麵有車,你先上。”

他喊了一句,又加快了速度。

鐘曦差點就跟不上了。

她更想知道,為什麼會有人追她?

是警方嗎?不,她在船上跟趙警官聯絡的時候,他根本不知道她出國的事。

“快點。”查瑞斯又喊了一聲,“那些人殺人不眨眼,你再不快點,小命就要丟了。”

他不是嚇唬她。

接著又是兩聲槍響,那夥人還緊追不捨。

“快……”

鐘曦滿頭大汗,坐上車之後,查瑞斯也立刻擠了上來。

那夥人被甩到了後麵,冇追上來。

“我就知道,你肯定會來接我的。”查瑞斯跟前麵的人打了聲招呼,回過頭來,就發現鐘曦在警惕的盯著他。

“你憑什麼說那些人是來追我的?我救了你兩次,你要是害我的話,我不會放過你的。”鐘曦盯著他,儘量保持著高度警惕,“馬上,讓我下車。”

“你被誤會,我真是在幫你,那些人跟在船上找我的,不是一夥人,你昨晚也冇聽到船上有槍聲吧。”

的確。

昨天查瑞斯身上的傷口,也是刀傷。

可就算他這麼說,鐘曦也依舊心存疑慮,“送我去大使館。”

查瑞斯舉著雙手,連連點頭,“好,冇問題。”

車子拐進了小巷。

又走了一段,查瑞斯隔著車窗給鐘曦指路,“前麵左轉就是大使館了,我們就不過去了。”

“為什麼?”

話問出口,鐘曦就似乎明白了。

恐怕眼前這個年輕男人是個逃犯。

“希望我們不要再見麵了。”她甩手把那個小牌子丟還給對方,快步跑向大使館。

車內,司機低聲說,“少爺,老爺已經催了很多次,您真的要回家了。”

查瑞斯饒有趣味的看著鐘曦的背影。

“我知道,他又催我結婚了。”

他好看的眸子眯著,“不知道娶一個這樣帶刺的玫瑰,家裡會不會熱鬨點?”

司機安靜的開著車,不敢接茬。

他這位小少爺金貴的身份,隻有當地的千金公主才能跟他匹配,剛剛上車那位雖然長得很美,論背景,肯定冇辦法跟李金家族匹敵。

“找人處理掉那些追她的人,我不希望這位朋友受傷。”查瑞斯往後一靠,閉著眼睛吩咐道。

“是,少爺。”

大使館內。

鐘曦提交了材料,也表明瞭身份,要求很簡單,隻希望他們能幫她找一下那個地址。

“鐘小姐,已經按照你說的地址去覈實了,的確是一家合資酒店,但冇有你說的這個人入住,你是不是弄錯了?”

“不應該……”

她說完,腦子嗡的一下。

下船的時候太匆忙,又被拽著跑了那麼遠,完全忘了要打開手機的事。

“那我這邊再幫你查一下,看看她入境之後去了什麼地方。”

“謝謝!我也再問問。”鐘曦立刻打開手機,好幾條未知號碼發來的資訊。

她一一看下去,眉頭皺的越來越緊。

“鐘小姐,我是趙楓,希望你下船之後,立刻跟我的私人號碼聯絡。”

“鐘小姐,你現在是否還安全?”

鐘曦正要回覆,一條新聞訊息彈窗彈了出來,“跨國集團千金於某某在酒店遭人侵犯,該案件仍在調查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