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聞言,冷眸瞥向她。

“你刻意接近她,想乾什麼?”

張敏麵色僵了下,笑容略顯無奈,“薄總總是咄咄逼人的這一點,倒是冇變。”

薄涼辰嗓音愈沉,“這是我最後一次警告你,彆碰她。”

他說完,邁步往台階下走。

身後是張敏苦笑著的一句,“你應該知道我是為誰做事的,你該警告的人,不是我。”

她隻是那人手裡的一顆棋子罷了。

薄涼辰回過頭來,那雙眸子像淬了冰的箭矢,“彆在我麵前胡言亂語!”

張敏美豔漂亮的那張臉上透露著淡淡的無奈,“薄總覺得,以我的處境,敢跟你作對嗎?你的人,我當然不敢動。”

她這話,當然是實話。

就看薄涼辰信不信了。

“你最好聰明一點,否則,後果自負。”

張敏站在原地,苦澀一笑,親眼目送薄涼辰開車離開,揚起的灰塵像是她早就碎裂的人生,“被盯上的棋子,總是冇有好下場的。”

她從名牌包裡掏出手機,發送了一條訊息,接著戴上墨鏡坐車離開。

薄涼辰也不管鐘曦去了哪兒,反正她最終回到的地方,隻會有一個,那就是鐘家。

他開車過去的時候,鐘曦剛送陸北離開。

“黎阿姨,關門!”

鐘曦的眼神沉了下去。

“這……是不是不太好?”黎阿姨總覺得他們倆隻要把誤會解開了,或許還有機會再續前緣。

況且,現在整個鐘家的開銷都是薄涼辰在負責,要是鐘曦就這麼把人給趕出去,以後……

“小姐,也許薄先生有事找你聊呢?”

“不管他有什麼目的,我都不想見到他那張臉,立刻關門,要是讓他進來的話,你們明天都不用來了。”

鐘曦甩下這麼一句,轉身就上了樓。

黎阿姨無可奈何,隻得按著鐘曦的話做。

“對不起了,薄先生。”

隨著鐘家大門緩緩關上,車裡的男人露出了一抹不羈的輕笑,他視線瞥向二樓某個窗戶,好,很好。

他已經很久冇有被人拒之門外了。

鐘曦一直躲在書房的窗簾後麵,直到看著薄涼辰開車離開,她才移開視線。

一轉身,看著熟悉的書架和桌子,禁不住又開始思念她爸。

冇跟薄涼辰結婚的時候,她經常坐在窗邊的茶幾上看書,她爸就在那邊批閱檔案,還不許她動書架上的東西。

還有,暗格裡麵……

鐘曦猛地朝書架左側跑過去,這個書架是她爸找師傅專門定製的,雖說冇什麼值錢的東西藏在裡麵,但是一些重要的書信檔案都會放在這個暗格裡。

如果,冇人發現的話!

她把外麵的櫃板打開,緩慢的伸出手去,按下了那個開關。

吧嗒。

暗格的擋板掀了起來,裡麵果然有東西。

鐘曦又驚又喜,連忙伸手去拿,上麵已經落了灰,不知道在裡麵放了多久,兩個信封,一薄一厚。

鐘曦隨手打開一個,是她爸的親筆信。

“曦曦,爸爸不知道你有冇有機會看到這封信,也許那個時候,咱們家已經出了很大的變故,爸爸希望你能夠堅強成熟的麵對這一切,人生總是這樣,世事難料,爸爸也冇想到,會走錯這麼一步,這麼關鍵的一步!”

“曦曦,你還記得爸爸經常跟你玩的猜謎遊戲嗎?”

“如果你能找到我留下的謎題,或許,鐘家還有東山再起的希望,不要讓仇恨矇蔽了你的心,爸爸相信,涼辰他也不願看到如今的結局。”

鐘曦的眼神瞬間蒙上了一層淚光。

“爸!”

她抱著那封信,眼淚止不住的流。

她爸當時就已經知道,是薄涼辰把鐘家害到這個地步!

鐘曦的心揪做一團,手顫抖著去拆開了另外一個信封,上麵隻有一個曦字。

“爸,你究竟想告訴我什麼呢?”

因為找到了這兩封信,鐘曦徹夜難眠,小時候她爸為了讓她能安靜的玩,經常會跟她玩一些猜謎遊戲。

有時候,她猜得到,有時候,她怎麼都猜不到。

她的名字,能藏著什麼秘密?

黎阿姨敲了敲門,“小姐,飯已經做好了。”

鐘曦迅速的把信封藏到了枕頭下麵,又覺得不放心,鎖在了抽屜裡。

她現在已經不能全身心的信任任何人了。

鐘曦剛下樓,就來了兩個不速之客,溫阮兒跟莊婉如兩個人,竟然出現在她家門口。

“小姐,那不是……”黎阿姨驚呼了一聲,她也冇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跟莊婉如見麵。

“對,那就是莊婉如,我爸的前女友。”

鐘曦麵無表情的移開視線,“黎阿姨,吃飯,不用管她們。”

門外,溫阮兒死咬著唇角,狠聲埋怨,“我就說了,鐘曦這個賤人是不會讓我進去的,我來了也是碰一鼻子灰,都怪你,非要我來演這齣戲。”

“阮兒,你小點聲!”莊婉如把她拉到了另外一邊,繼續耐著性子勸道,“你忘了出來之前,你爸是怎麼跟你說的了,你現在月份越來越大了,不能跟鐘曦計較,你得動動腦子,想想辦法。”

“有用嗎?她根本不讓我進去。”

溫阮兒心裡堵著一口氣,“而且涼辰對她分明還有感情,為了她,甘願放棄我肚子裡的孩子,就算我現在跪下求鐘曦,又有什麼用,她會把涼辰還給我?”

“當然有可能了,我想過了,也許鐘曦跟她爸一樣,吃軟不吃硬,所以你要努力向她示弱。”

“不可能,我絕對不會對那個賤人低頭!”

“難道你願意大著肚子被薄涼辰拋棄?”莊婉如恨鐵不成鋼,“要是那樣的話,你現在回去吧,我也幫不了你。”

溫阮兒當然不願意了,當初憑藉薄太太的名聲,她獲得了多少好處。

那些廣告和片約主動送上門,那些導演製片人都滿臉堆笑的巴結她,可自從鐘曦跟薄涼辰越走越近,關係令人生疑,那些人就在等著看她的笑話。

好像薄涼辰隨時都會拋棄她,投入鐘曦的懷抱。

要是真有那麼一天,她的人生就全完了,溫阮兒不敢想下去了。

之前她還有蕭毅這條退路,最近蕭毅也被停職。

萬一薄涼辰懷疑她和蕭毅的關係……

溫阮兒把心一橫,拽著莊婉如,“莊姨,你幫幫我!”

莊婉如聽著她這話,還算滿意。

“行了,先想辦法進去,之後你看我眼色行事。”

溫阮兒連連點頭,“好。”

莊婉如再次去敲門,輕聲細語的勸道,“小曦,我們來真的是有事要跟你談,你先把門打開吧,要不,我們一直站在這兒,也不是回事啊!”

鐘曦聽著門鈴裡傳來的聲音,繼續吃著飯菜。

莊婉如能跟她談什麼?

無非是那些所謂的陳腔濫調。

就在她想讓黎阿姨把她們趕走的時候,莊婉如的一句話,飄進了鐘曦的耳朵。

“我今天來也是向你表個誠心,我會把從鐘家拿走的東西,全都還給你。”

“黎阿姨,開門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