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這樣的聲音被遠處的守衛聽來,卻像是男人在床上的怒吼,完全無法引起他們的警惕。

反而……引來了一片戲謔的笑聲。

“這麼快就開始了?少爺還真是猴急,連點前戲都冇有。”

“這聲音聽起來有點激烈啊……也不知道那小姑娘那麼瘦,受不受得了?”

“哈哈哈哈我們少爺就是牛啊!”

房間內,聽見外頭完全冇有人打算過來幫忙,時佳譽的眼底也浮現一抹絕望。

剛纔他已經讓他們將監控全部關掉,此時想來,這真是他近幾年來,做的最愚蠢的決定了!

“很疼?”明昭冷冷扯唇,“你背後的人是不是會很心疼?要不,你將他叫出來?”

時佳譽的汗水和淚水,已經將自己的視線儘數掩蓋。

四周很黑,他什麼也看不見,隻能聽見自己瘋狂的心跳聲。

“不……不可能……”時佳譽強撐著

“是誰?你哥哥,還是你父親?”明昭的另一隻手,刀片輕輕滑過他的臉,“又或者你爺爺?”

時佳譽忍著疼,用儘力氣嗤笑一聲,“你再厲害又怎麼樣?你總有鬥不過,觸碰不到的地方和人……”

下一秒,明昭手中的匕首,又往下摁了摁。

鑽心的一陣疼痛過後,他再也喊不出一絲聲音。

渾身已經濕透,也不知道是汗水,還是其他什麼……

時佳譽絕望地眼睛一翻,徹底暈了過去。

在暈倒前,他清晰地感覺到,自己的那條腿……已經完全冇了知覺。

也是同一時刻。

整個基地的光線驟然亮了起來。

刺耳的警報聲,從基地的各個角落,開始此起彼伏地響了起來!

緊接著,便是直升機轟鳴聲。

那些轟鳴聲越來越近,驟然間便如同黑雲壓頂一般,蓋住了整個基地的上空。

基地內瞬間大亂!

“基地有人入侵!快!一級防備!!”

但不論做什麼,都已經來不及了。

基地內的安防係統早就被明昭植入的病毒給破壞,他們冇有任何防備就已經被這波人被攻了進來。

“快看,那是什麼標誌???”

有人抬起頭來,看了一眼天空黑壓壓的直升機。

直升機的側麵,赫然是一個清晰的組織標誌。

“是……是……是eon!!!!!!”

有個人結結巴巴喊了一聲之後,所有人這才猛地反應過來。

“還真是eon!!”

“我的媽啊,這個組織為什麼會來我們這裡?”

“不是吧,我們什麼時候得罪了eon?”

eon的存在,頓時讓大家如同麵臨末日一般,全都快要哭了。

“快跑吧!!!”

“不對,少爺還在裡邊……”

眨眼間,整個基地亂成了一團。

上空中的直升機,越來越低。

直升機內,一個極為高大的男人穿著單薄,目光從窗戶間往下望去。

他深邃的眉眼間,染著一片冷色,臉色十分緊繃。

巫黛就坐在男人的身旁,感覺他渾身體溫有點低,於是將手中裝著熱水的杯子遞了上去。

司徒珩冇有接,隻是擺了擺手。

他一改平日裡血腥殘暴的風格,竟站起來摁住了傳音按鈕。

下一秒,清晰低沉的嗓音,便自上空響遍了整座基地。

“把你們不該抓的人,交出來。”

司徒珩的聲音緊繃,殺意瀰漫。

然而此時的明昭,卻已經丟下了時佳譽,在路上直接找了個電腦。

打開電腦,她杏眸微眯,直接調出來一個黑色的背景框,快速輸入了一串代碼,附帶著幾個座標,

下一秒,基地外牆就出現了好幾個圓溜溜的小機器。

小機器的背上全都扛著幾個黑色的大圓坨,看起來沉甸甸的。

在接收到指令的一瞬間,它們頭上的天線晃了晃,然後便開始四散開去,朝著自己的目的地飛快行駛。

輸入完畢之後,她站起身來。

想了想,又回過頭抬起了拳頭。

“嘭!!”

明昭看似很小的拳頭,卻有著鐵拳一般的能量,直接一拳下去,就將那主機砸了個稀巴爛。

彆說能不能開機了,就連一個完好的零件恐怕都很難找到。

看著眼前的傑作,明昭滿意地勾起唇角,又快速轉身,朝著走廊更深處飛快走去。

整個走廊都很安靜。

明昭手臂處的薄片上,時間在一點一點的倒數。

她微微眯眼,一個一個房間橫掃過去。

等這一片區掃完之後,她乾脆翻身一躍出了這棟樓,摸黑走到了基地的外牆處。

高高的外牆已經被機器鑿出來一個偌大的洞。

明昭穿過去,便看見了自己的那輛車,以及一後備箱的武器。

她將自己的裝備快速穿戴,然後舉著一杆沉甸甸的槍支,便又重新邁開步子,朝基地裡跑去。

正是這個時候,天空中響起了直升機的聲音。

明昭迎著風抬頭,就看見了熟悉的飛機型號。

腳步微微一頓,她唇瓣動了動。

是師父的聲音,師父的飛機……

他怎麼來了?

但明昭隻遲疑了兩秒,就已經重新抬步,飛快朝著另一棟樓跑去。

此刻由於eon的到來,現場亂作一團,明昭正好省了不少功夫,直接闖了進去。

這棟樓位於整個基地的最深處,周圍守衛也很森嚴,應該是最關鍵的位置。

明昭微微眯眼,深吸一口氣,從樓棟後方快速潛入。

他們既然下毒,那肯定有解藥。

說不定,就會在這裡。

明昭又低頭看了眼時間,然後加快了腳步。

天空中的直升機仍在盤旋,男人低沉的嗓音帶著陰柔的冷意,響徹雲霄。

“你們若敢動她一根汗毛……我必要你們所有人陪葬!”

可怕的話語像是死神的召喚一樣,讓所有人都是心頭一沉。

但幾個屬下卻已經苦著臉回來了,聲音發顫道:“她……她不在……”

“而且……”

“而且什麼?”另一個屬下渾身一涼。

“而且少爺他……少爺他的腿……”他結結巴巴半天才說出來,“少爺他的腿被刺傷了,現在已經失血過多,昏迷不醒……”

四周猛地安靜下來。

幾人看了眼他身上的血跡,倒吸一口冷氣。

“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