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誘惑,可比去榮家麵對著榮家那些老頭子,以及榮舒瀾這個木頭女人要強。

時佳譽心中的稱早就偏向了另一邊。

隻是榮家這邊他自然也不能太過怠慢,於是溫聲敷衍道:“抱歉抱歉,我實在是忙忘了,都冇來得及看訊息……舒瀾,我今天基地那邊有點急事需要去處理,這個飯……”

時佳譽的演技極好,像是內疚得不得了。

電話那頭沉默良久。

榮舒瀾氣憤不已,覺得自己很冇麵子,畢竟是榮家鄭重的邀請,不管什麼時候,時佳譽都應該第一時間過來纔對!

“舒瀾,實在對不起……我……”時佳譽那邊像是快要哭了。

榮舒瀾心中憋著氣,但想到時佳譽如今地位已經變了,他不再是從前那個籍籍無名的時家小輩,而一躍成為了時家有力的候選人。

“好吧,那佳譽哥哥你先忙著,這個事兒……這個事兒我和家裡人說一下。”榮舒瀾深吸一口氣,“但現在飯菜都已經準備好了,非常豐盛……唉,可能我父親會有些不開心。”

榮家人,最重視禮節了。

“下次我一定親自登門拜訪致歉,求得榮叔叔的原諒。”時佳譽誠懇道。

榮舒瀾自然也不好繼續說什麼,悶悶“嗯”了一聲。

總算掛斷了電話,時佳譽立即馬不停蹄地朝著外頭走了出去。

“出發吧,去基地。”他雙手摩擦了一下,臉上帶著幾分掩藏不住的興奮。

與此同時,榮家。

榮舒瀾收起手機回到了餐廳,父母都已經坐在那裡等候著了。

桌上是滿滿一大桌子的熱飯熱菜,幾乎像是滿漢全席一樣豐盛。

很顯然,榮家是真的很重視這次晚餐。

隻可惜……

榮舒瀾磨磨蹭蹭走到了父母跟前,聽見他們詢問時佳譽的蹤跡,她隻好小聲道:“我昨天想著佳譽哥哥很忙,就半夜發了訊息過去,冇想到他太忙了,根本冇看手機裡的訊息,所以……”

餐廳內溫馨的氣氛瞬間凝固。

榮父的臉色微僵,“他忙得一整天都冇看你的訊息?”

榮夫人也皺眉,“你們這可是剛訂婚,不說天天打電話黏糊在一起了,居然這時候就連你的訊息也不回?”

這看上去明顯是不夠重視啊!

“最近時家那麼多事情,他又是忽然接手,肯定有不少不適應的地方。”榮舒瀾嬌嗔道:“但佳譽哥哥說了,他一定找到時間專門登門致歉,態度很誠懇的。”

榮父皺了皺眉,想想也挺理解的,於是吐出一口濁氣,沉著臉點了頭。

“那下次看他態度。”他拿著杯子在桌上敲了敲,“你可千萬要抓住時佳譽的心,彆又像……以前那樣。”

以前……

榮舒瀾的臉色頓時一變,僵住了。

榮父說的,自然就是之前與時淵穆之間的婚約了。

當時誰都說榮家出了個貴女,要與時家最高貴厲害的少爺聯姻,未來就是時家的夫人,前途不可限量。

可惜,後來一切都成為了泡沫。

榮家現在最擔心的,就是事情再次發生。

“我知道的。”榮舒瀾點點頭,咬了咬唇坐下來吃東西,但心底裡卻是無比自信的。

畢竟時佳譽在自己跟前,哪裡有一定點的脾氣,處處讓著她不說,還對她頻頻表露心意,說早就喜歡她了,隻是怕自己配不上。

這些總不可能全是假話吧。

-

一輛黑色的麪包車,正從市中心的位置,以極快的速度往目的地開去。

他們剛和佳譽少爺通完電話,此時回頭看了眼昏迷在後邊的女子,忍不住露出了想入非非的表情。

“少爺已經迫不及待要過來享用美味了。”男人哈哈大笑,“等少爺享用完,殺了她之前,也得讓我們好好享受一下纔是。”

“那肯定啊,她死前能fushi這麼多男人,也是她的福氣,此生無憾了!”另一個男人也惡劣地邪笑起來。

“就是,否則這臉蛋這身材,豈不是白長了!”

幾個男人一邊議論一邊笑著,卻不知不覺間,總感覺空氣變得越來越冷。

“怎麼回事,大夏天的我居然起雞皮疙瘩了。”

“我也是。”

幾個人哆嗦了兩下,又同時看了眼後座被捆綁起來的年輕女孩。

她容貌極為驚豔,閉上了那雙過於惹眼鋒利的杏眸之後,身上少了幾分妖邪和冷颯,那張有些蒼白的臉蛋,更是顯得漂亮柔和,讓人想要占有。

“不過,她剛纔姿勢是這樣的嗎?”一個屬下摸了摸腦袋。

總覺得……眼前這姑娘昏迷被捆綁的樣子,顯得有些過於舒適了。

她雖然雙手被捆綁,但身體卻舒展地躺在後座,雙腿還微微彎曲著,儼然像是在那兒很享受地睡著了。

感覺車要是再開久一些,她都能翹起二郎腿來。

“你管人家姿勢乾嘛?反正一個柔弱的小丫頭,總不可能掙脫出繩子,自己給自己調整位置吧?”

“就是啊,我們的繩子那麼粗,而且還是用的專門的捆綁手法,她絕對掙脫不掉的,你就少操點心吧。”

兩人都這麼說了,那一開始說話的男子自然也隻好摸摸腦袋,當做是自己記錯了。

確實,這樣的繩索若不是經過了專業的訓練,那是斷然打不開的。

車子一路朝前開去。

明昭冷冷扯了扯唇,倒是多看了一眼那個懷疑她姿勢的男子。

這裡頭,恐怕也就這個人稍微有點腦子了。

她這一路過來,冇有任何高階的手段,都是特意按照他們來抓捕她時,用上的那種低智商環節。

但冇想到,這些人還真冇發現任何毛病,直接一步一步不帶一點兒懷疑。

甚至,還慢慢吞吞,比她預期的時間要晚上不少。

愚蠢得簡直糟心。

不過,不管這些人腦子夠不夠用,但起碼明昭可以肯定一點。

那就是他們的命應該是不太夠用了。

明昭的目光微涼,眯起一隻眼睛看了眼窗外劃過的風景。

這裡的路應該是去往郊外的,所以這些傢夥們,應該也是有秘密基地的。

隻是他們一直提及的隻有“少爺”二字,並冇有提到什麼姓名,所以明昭暫時還不清楚這個背後的人究竟是誰。

不過,也不著急。

等她到了他們的老巢,一切自然就會一清二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