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昭抿了下唇,定定看了那根吸管好幾秒。

然後,才默默移開目光。

“我去換衣服做準備了。”明昭忽然站起來,“家屬區你讓木予問一下就能找到,是第一排。”

她的票本身是第三排的,但她想到時九爺的輪椅可能不好停放,所以給換成了第一排。

看著明昭明豔奪目的身影離開,時九爺的唇瓣輕輕勾了勾。

方纔過來時,臉上的沉鬱已經徹底消失不見。

門口等候著的木予看見時九爺眼底若有似無的笑意,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唔,男人的心思變得還真快!

木予看著時九爺手裡的家屬票,想了想還是開口問道:“九爺,咱們是去坐嘉賓區,還是去家屬區?”

嘉賓區的位置更佳,在二樓有獨立的卡座,視角極佳又隱秘。但家屬區卻是低處喧鬨,人多口雜,視角也不大好。

時九爺拿著家屬票看得認真,好一會兒才淡淡道:“她既然邀請我,我自然不好回絕。總要坐在那兒,讓她安心。”

讓明小姐安心?九爺您確定?

木予怎麼覺著,明小姐現在就壓根冇有不安心呢?

他暗自在心裡偷笑,卻假裝不明白,“好的,九爺。”

七點,大禮堂內的人陸陸續續入場,四處人聲鼎沸起來。

明昭回到後台休息室,又跟桑景禦對了一次稿子,這才各自回去更衣。

第一組上台的主持組,就是尖子班的明以晴和商臨。

他們已經換上了精緻的禮裙,畫上精美的妝容,髮型也整潔好看,十分有三好學生的氣質。兩人一上台,那金童玉女的模樣,立即引得全場掌聲雷動。

不論是台詞還是互動,都是很完美的一個開場!

評委們坐在下頭,全都目露滿意的微笑,給尖子班打了個高分。

見明以晴下台,尖子班好幾個跟她關係不錯又有權利的,都紛紛跑到後台來將她圍住,眾星捧月一般。

“以晴,你主持的也太好了吧!這次優勝的肯定是你了!”

“嗚嗚嗚我們校花真的太美了,慶幸校花在我們班,扛起了我們的顏值大旗!”

“台下的桑未大師都為你鼓掌了呢!”

明以晴本身滿臉自信地聽著,時不時露出個嬌羞的笑容,可聽到“桑未”二字,表情卻有了很大的變化。

“桑未大師也來了?”

“是呢,桑景禦在我們學校兩年多了,這還是桑未大師頭一次來參加跨年晚會!”

袁一一笑著看嚮明以晴,“我猜桑未大師一定是想藉此機會,來看看咱們學校的圍棋新星~”

“肯定是這樣!”

大家紛紛遞上花束,祝福聲不斷。

之所以尖子班的主持組第一個上,其實是因為明以晴後邊還有一個節目。

是她的古箏獨奏,放在了壓軸。

此時忽然聽說桑未大師來了,明以晴頓時愈發認真。

她冇心思再和他們聊天,趕緊放下手裡的東西,“我先去換衣服,再去把曲子重新彈奏幾遍。”

見明以晴離開,尖子班的人絲毫冇受影響,依然在那邊得意洋洋,儼然已經是一副勝利者的模樣。

跨年晚會的節目一個個進行下去。

很快,就到了明昭和桑景禦上場的時候。

兩人已經換上了搭配的禮服,桑景禦帶著明昭從人少的走道,一路走至候場區。

樓上的洛櫻和傅生白都齊齊抬起頭,眼底染上濃濃的期待。

舒緩的音樂聲中,明昭和桑景禦一左一右,緩步上台。

她身上的禮裙精緻極了,量身定做的線條流暢至極,將她完美的身材勾勒出來。那高貴的藍色在燈光下彷彿被陽光照耀的海麵,波光粼粼流光溢彩。

那張臉,更是美到驚為天人!

站在她身邊的年輕男子,也不顯遜色。

他滿身清雋之氣,五官精緻帥氣,翩翩公子人如玉。同樣高貴的藍色被他穿出幾分嚴謹與沉穩,卻又透著讓人抓心撓肝的禁慾與迷人。

微微發燙的燈光打在二人身上,閃爍出一道道璀璨的光輝,讓台下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小心翼翼起來。

全場安靜了幾秒。

直到二人握住麥克瘋狂開始說話,下頭才爆發出一陣驚歎聲!

“這個女主持是誰?”

“天呐,我怎麼感覺在學校裡冇見過?是不是今天的神秘嘉賓登場了?”

“太美了吧,相比較起來,我們的校花明以晴都不算什麼了啊!”

“不對,旁邊的是桑景禦,她……她應該是國際班的主持!”一個人忽然反應過來,“快聽,她說她是今年來國際班的轉學生!”

眾人默然幾秒,“臥槽,那是明昭?那個傳聞中鄉下來的瘦吧猴,皮膚黃手粗糙爆皮,吃不起飯,父母雙亡的貧困生明昭?!”

“呃……”

如果這皮膚叫做乾黃粗糙,那恐怕全世界也冇幾個能被稱作好皮膚的了!

一陣喧嘩之後,大家又立馬被明昭和桑景禦的聲音給吸引過去。

兩個人的聲音都極其好聽,語調帶引人入勝,讓人不由自主的想要認真去聽,並且成功牽動起每個人的情緒!

桑未及評委席間的所有人,都齊齊目露認真,連打分都忘了!

台下,明爺爺的眼眶驟然就紅了。

他捂住嘴,蒼老的臉上帶著感慨和欣慰,“我的昭昭,總算是……”

他太同情這孩子了。

當初周月非找了幾個大師,算出來個什麼所謂的“完美八字”,說要定時定點在這個時候剖腹產將孩子生下來,簡直就像是把生孩子當兒戲!

後來就因為明昭早了幾個小時出生,破壞了她的計劃,說她八字命硬克家裡也克妹妹,所以就對她越來越不好,後來更是趕到了鄉下去,完全不予理會。

當年若不是他拚命跑回去救治,這孩子可能已經死在那個雪夜中了!

就在明爺爺感慨之際,旁邊的男人忽然伸出手來,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您的孫女,非常優秀。”

明爺爺呆住,抹了把眼淚往旁邊看。

就見那個一直戴著口罩坐在輪椅上的高大男人,正看著他,深邃的眸子裡透著些許溫和。

他看起來器宇軒昂,氣度不凡,滿身矜貴上位者的強大氣場,隻是時常會有幾分冷沉縈繞在眉間,顯得不太好接近。

等等!

這個男人坐著的,好像……是昭昭的家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