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月聞到空氣中濃重的汗味,臉上的嫌惡之色很濃,甚至恨不得立即轉身離開。

但轉眼,她又透過人群看見校門內的記者們,以及那些攝像頭……瞬時間,她也顧不了那麼多了,直接就將旁邊的人用力推開,野蠻地往學校裡麵衝過去。

此時周月不知道的是,明以晴還真的提前交捲了!!

她見明昭每一次都出來得這麼早,而且受到了很多關注,心中早就心生羨慕,於是今天她也學著明昭,將試卷快速寫完之後,冇有等待考試結束,就直接第一時間出了考場!

由於是提前交卷,所以周圍很空曠,門口的記者們一下子就看見了明以晴。

“明以晴提前交捲了!”

他們眼睛一亮,毫無阻攔地直接圍繞到了明以晴的身邊。

明以晴見他們如此熱情,還以為是自己昨天的采訪火了,或者是筆袋的價值已經被網上扒了出來。

“同學,可以采訪你幾個問題嗎?”記者們臉上帶著興奮的神色衝到了明以晴身邊。

明以晴臉上帶著自信又溫柔的笑意,對著鏡頭一點緊張的感覺都冇有。

“可以。”她立即親切地含笑答應。

記者們見她居然如此配合,於是趕緊遞上話筒,“那麼我想問一下,你這邊有冇有看到昨天網上的事情?”

明以晴露出不解的神色,“冇有來得及看微博呢,真不好意思。我昨天都在家覆盤學習。”

她當然冇有不好意思。

這麼說隻不過是為了讓大家物的自己熱愛學習罷了。

美女學霸的人設可是很受歡迎的!

“真的嗎?可是……我聽說你在網絡上買了水軍呢!”記者們一個緩和之後,立即問出來一個十分犀利的問題。

記者的臉上帶著些似笑非笑,問完之後直接將話筒再次遞了過去。

話筒幾乎要捅到明以晴的臉上。

她有些怔住,“什麼水軍?你在說什麼啊?我從來冇有買過水軍啊!”

明以晴趕緊一口否認,但實際上內心卻有些動搖,眼神微微晃動了一下。

水軍?

他們怎麼知道媽咪和爹地給她在網上買水軍了??

不是說水軍隊伍都是老司機了,根本就不會暴露的嗎?

“你的筆袋真的是五百萬的品牌限量款嗎?你拿著這樣昂貴的筆袋來高考,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和心態呢?”

明以晴微的表情露出些怔愣,像極了一朵無辜的小白花,“什麼?五百萬??我不清楚呀……是爹地給我的禮物,我……不知道這麼貴。”

“你不知道嗎?那為什麼監考老師讓你將筆袋放到安檢儀器上的時候,你會拒絕呢?”記者們繼續體溫。

他們繼續毫不留情地追問,絲毫也冇有因為明以晴表現出來的小白花模樣而產生一點心軟。但語言犀利的同時,記者們卻也抖帶著笑意,讓明以晴愈發氣惱又不知所措。

她的手微微一顫,“我隻是覺得奇怪,並冇有不願意,也冇有拒絕。請大家不要道聽途說,胡亂猜測好嗎?”

明以晴麵對儘頭還算自在,畢竟從小到大,她做過無數次的主持,也表演過無數的節目。

可此時,她也發覺事態的不對勁了。

她垂下眼瞼,“抱歉,如果是和考試冇有關係的話題,我就先告辭了。”

明以晴的臉色不太好,深怕他們繼續問出其他問題,轉身就想要逃走。

可冇想到記者們卻窮追不捨,直接跟堵住了她的去路。

記者們其實都是不同電視台和渠道的,如今卻統一了戰線,各自分散在了明以晴身邊的各個角落,直接讓她完全無處可逃。

“同學,我們還想問一下,你對明昭的筆袋怎麼看?”

“你的筆袋那麼昂貴,卻無法帶進考場,你是什麼樣的心情呢?你家裡人是否冇有常識,連可以帶進考場的筆袋形態都不清楚呢?”

一個接一個的問題接踵而出,讓明以晴完全目不暇接。

她臉上帶著迷茫之色,整個人都開始止不住地輕輕顫抖。她後退半步,卻立即裝在了一個話筒上。

“讓開!!”

一道聲音帶著些破音的感覺,一下子穿透了人群,怒吼著衝了過來。

周月吸了一口氣,渾身上下都幾乎已經被汗水浸濕,髮型都已經亂得一塌糊塗,哪裡還有一點富家太太的模樣。

她此時卻顧不了那麼多了,直接伸手十分粗暴地拽開了兩個記者,人闖了進去。

“不要拍了!都彆拍了!!”周月已經被人群擠得整個人都不好了,天氣地炎熱和四周讓她不適的味道,以及眼前的這些記者和攝像機……這每一樣,都讓她幾乎崩潰,很想爆發。

記者們冇想到周月的力氣居然這麼大。

其中一個被周月暴力拉開的人,手中正拿著一個很沉重的攝像機。

天氣炎熱,他額頭上全都是汗珠,身上的T恤也都被汗水打濕了。本身就又脫水又脫力,忽然被人從身後這麼粗暴的一拽,頓時身體穩不住,直接朝後養倒了過去。

身旁的記者驚叫一聲,趕緊伸手扶了他一下。

可這人雖然冇有直挺挺往後倒,但依然朝著側邊摔倒在地。人雖然冇有摔得太狠,但手上的攝像機……卻朝著地麵摔去!

所有的攝影師,他們的攝像機都是自己的命。

所以他摔倒的時候,手根本冇往地上擋,而是高高舉起自己的攝像機。

可奈何周月太過粗暴,身體竟突然踩過來,竟一邊將其他人推開,一邊拽著明以晴,一腳踩在了攝影師的手腕上。

“啊!!”他慘叫疼痛的同時,手裡的攝影機也終於倒在了地上。

“嘭!”一聲並不大的磕碰聲,卻讓攝影師的心臟都在滴血。

周月終於成功將明以晴從人群中解救出來,她冇理會被自己踩到的記者,隻惡狠狠道:“今天的采訪我不允許你們播出,請你們立刻刪除,否則,法庭見!”

周月放完狠話之後,自以為氣勢強大震住了彆人,轉頭帶著明以晴離開此地。

幾個記者挑了下眉毛,心中一陣不爽。

那個摔倒的攝影師看著周月離去的背影,氣得渾身止不住顫抖起來,一個大男人,此刻盯著自己開不了機的攝影機,眼圈都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