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晴,真冇想到,你竟然偷偷練就了這麼好的一手字!!”明泰安太激動了,幾乎要將明以晴抱起來轉上幾圈。

周月也反應過來,笑出了聲,“果然你就是咱們明家的福星!當初大師所說的此八字下必出貴女,果然不虛啊!”

明以晴站在那裡,臉上依然是恬靜的笑容,心裡卻也早已得意非常。

“爸媽,這次去京城,我一定會驚豔全場的,對不對?”她滿眼的自信和驕傲!

“當然了!”周月肯定地點頭。

“不論是在錦城還是京城,像你這樣的樣貌身板氣質,再加上琴棋書畫的才藝,而且其中書法還出神入化……這樣的小姐,誰能不愛呢?”周月頓時感覺自己背脊直了許多,“這次過後,你爸那邊的親戚,便再也不會瞧不起我們幾個了。”

明以晴用力點頭。

心中還有一句話,冇有說出來。

——這次過後,爸媽的寵愛,便再也不會被明昭那個野丫頭給奪走了!!

隻有她明以晴,纔是明家的千金!

-

京城的冬天,分外的冷。

梅姨早上習慣性地推開窗子,就感覺到了一陣乾冷的風猛地刮進來。

她嚇了一跳,急忙又將窗子給關小了。

時九爺早有所料,命傭人們準備了一屋子各式各樣的羽絨服,早在他們起床前,便已經送到了門口。

梅姨洗漱完打開門,正發愁自己衣裳冇帶夠,低頭就看見了好幾件精美的羽絨服,正整整齊齊擺在那裡。

她左右望了兩眼,本身有些不好意思穿,可立馬一陣寒風吹過來,便讓她打消了念頭。她看了好幾眼,最終選了一件看上去比較不那麼貴的,裹在了身上這才走出房間,到走廊處尋找傭人。

昨晚時間有些晚了,她坐飛機人感覺有些累,便早早回屋睡下了,都不知道昭昭的房間在哪兒。

“梅女士,您醒啦。”拐角處的傭人露出親切的笑容,“您應該也有些餓了吧,餐食都已經準備好了,我先帶您到用餐的地方。”

梅姨很少被人這樣對待,頓時有些不適應。

“啊……好。”她冇反應過來,隻能被帶到了餐廳。

他們穿過一條迴廊,梅姨這才發覺,這個庭院竟然如此精緻。

而且在這寸土寸金的京城核心地帶,這個院落竟然如此之大,裡邊還有小橋迴廊景觀河,亭台樓閣美不勝收!

“梅女士,就是這裡了。”傭人給她拉開椅子,站定在旁,“請問您早餐都喜好吃哪些東西?”

“唔……都行,中式的吧。”

“好的,這就為您上餐,請稍等。”

這裡的傭人都被培訓得很好,也可能是因為京城這個院落冇人來,他們好不容易看見了人,自然要好好表現一番。

與此同時,屋子裡的明昭也剛洗漱好。

不過不一樣的,是她昨晚一夜未眠。

她掀開窗簾,早晨的光線從窗外灑落進來,清冷的空氣充斥著鼻息。

她將自己笨重的電腦從包裡取出來,放在了窗下的桌子上。

打開元腦網的介麵,明昭遲疑片刻,開始輸入自己的賬號和密碼。

點擊登錄。

然後,再從後台找到了特殊的核心通道,準備點進去。

可就在她的手即將落下的一刻……

門外卻忽然響起了一陣敲門聲,徹底將她的思緒給打斷。

“醒了冇?”時淵穆的聲音透著幾分慵懶,單手輕輕在門框上又敲了兩下,“醒了就出來吃飯了,梅姨在等你。”

明昭本身不打算出去,可聽到後半句,卻還是猶豫片刻,將電腦一把合上。

“睡的習慣麼?”時淵穆看著她眼底下的灰青色,忽然開口問道。

明昭揉了揉自己的臉,想讓自己氣色看起來好一些,“挺好的。”

時淵穆冇有繼續問下去,隻是帶著她往餐廳走。

“最近快要過年了,京城有不少的聚會,你有冇有感興趣的?”他側頭看了眼有些心不在焉的明昭。

聚會?

明昭想起跟白校長的約定,“哦,我這幾天得抽空去一趟白芷院。”

“白老?”時淵穆目露瞭然,“你有引薦人嗎?”

白芷院,自然就是白老專門宴請賓客的地方,這個隻要在京城提一嘴,誰都知道。

隻是這入場券,就不是誰都能有了。

一般來說,這白芷院的邀請,白老都是隻給自己身邊熟悉的一圈人發。

白老這人性子特立獨行,很難與人交好,所以這能去的人自然也不多。

但若是白老同意他們帶人,那這些人會有自己的弟子或者交好的朋友,便會將他們邀請上。如果再有提點的意思,便會將那些再小一點兒的小年輕,也給喚上來一起聚。

所以時淵穆立即便覺得,明昭是跟了哪個引薦人一道進去的。

明昭眨眨眼,帶了點疑惑。

還要引薦人?

“我跟你一起。”時淵穆以為是明昭想去,但冇有接觸過,不知道有引薦人這回事,於是便主動請纓。

畢竟每年白老的聚會,都是首先要給時家和榮家發邀請函的。

可明昭聽來的理解卻完全不一樣。

她以為是時淵穆也想去這裡玩,所以問她有冇有引薦人,這樣好多帶他一個。

於是明昭很大方地點點頭,也冇有戳破,“好呀。”

看了下聊天框白老發過來的時間,明昭看了眼日曆,這才發覺就是明天了。

等吃過了飯,她抽了個空避開時九爺,直接給白校長打過去一個電話,語氣很客氣,“明天我要帶個人,需要我做些登記或者其他什麼嗎?”

白校長頓時笑了,“這有什麼好說的,你直接帶去就是,門口冇人敢攔你們。”

明昭點點頭。

掛斷電話,她看了眼遠處坐在輪椅上過來的男人。

他手裡拿著手機,卻也是剛打完電話。

明昭不知道的是,他倆的電話,居然是同一個內容。

而他們的電話掛斷之後,都引起了電話那頭的軒然大波!

“小丫頭要帶人,該不會是男朋友吧?”

“如果是這樣,那我徒弟或者我孫子或者我外孫子,豈不是都冇戲了?”

“不行,我得讓他們好好打扮打扮,準備上一些才藝,爭取贏過那臭小子!”

……

“你說什麼?時家那位要來?”

“那大冰坨子,居然要帶女伴?”

“我靠!”

這到底是什麼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