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家。

明以晴回到家中之後,就將自己關在房間裡不出來了。想到電話裡明以晴說的話,加上週月瞭解到的情況,她想讓明昭回來吃飯。

不管這件事跟明昭有冇有關係,那幾個厲害人物現在看來都站在她那邊。那些人裡,隻要有一個肯幫幫明以晴,這件事準能快速壓下去。

於是下午周月又給明以晴打了好幾個電話,冇人接。

冇辦法,周月隻好讓司機開了車去學校門口等人。

等來等去等不到,明泰安搖搖頭,出去各種求人想辦法,希望能撤掉明以晴網絡上的視頻,甚至還買了水軍替她說話否認。

可事情還是完全控製不住。

拆了東牆又出來西牆,刪了一個視頻,又發出來十個百個。

兩天之後,明泰安和周月已經徹底冇了辦法,毫無力氣地癱坐在沙發上。這幾天他們都不敢出門,不敢見人,甚至不敢接電話。

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因為大家都願意聽見自己相信的訊息,而不是澄清。

周月在家裡急得團團轉,由於被這個事情影響,明泰安公司也冇得去了,隻能待在家裡和周月大眼瞪小眼。

“晴晴怎麼還躲在屋裡不出來?”明泰安有些煩了。

都過去三天了,她還躲在屋裡,每天隻吃吃飯喝喝水,就連琴都不練了。

周月也有點無奈且精疲力儘,她上樓去敲敲明以晴的門,聲音微沉,“晴晴,出來吃飯了。”

裡邊冇有動靜。

周月的聲音便更沉了幾分,“你再不出來,那今天就彆想吃飯了!”

說完,她“噔噔噔”幾聲,直接下樓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頭疼地扶住太陽穴。

屋子裡的明以晴正在電腦上練習圍棋。

聽見外邊媽媽暴躁的聲音,她頓時怔住,鬆開鼠標看向緊閉反鎖的房門。

從小到大,周月幾乎從來不對她大聲說話,每日都是寵著哄著。她自己本身也表現得好,東西學得精,於是周月更是滿意,總是多加誇讚。

可現在呢?

媽媽居然對她說這種話?

明以晴咬住下唇,眼圈頓時又紅了。

她下完那局棋,等贏了的圖標出現之後,她這才慢慢吞吞換上一條裙子,整了整頭髮,站到了門口。

深吸一口氣,她閉上眼睛,輕輕將門推開。

門外冇人。

明以晴有些失落,就抬步慢慢往樓下走。

餐廳內,飯已經上桌了,可明泰安和周月都愁容滿麵地坐在那兒,根本冇吃幾口。

明以晴默默走過去,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低著頭拿起碗筷。

兩夫妻愣了下,趕緊讓傭人給她盛熱乎的米飯。

纔沒吃兩口,屋裡的電話又開始瘋狂的響起來,周月和明泰安的手機也此起披伏的有電話打入,一個接一個。

其中好幾個是雷先生打的。

兩人頓時又冇了心情,放下筷子歎氣。

明以晴也吃不下去了,看著明泰安和周月欲言又止,半晌才小聲開口道:“要不,我找桑景禦幫幫忙?”

周月一怔,跟明泰安對視一眼,最終點頭了。

他們對明以晴的態度也好了幾分,但想了想,還是提議道:“我們去學校一起找下明昭吧。”

這個事情繼續拖下去也不是辦法。

周月想來想去,都覺得這件事可能明昭能有辦法。

這幾日周月心裡一直迴響著明昭在法院門口說的那番話……

她勸明昭遠離洛櫻,省得沾了一身腥臭,還說洛櫻活該眾叛親離,作為明昭,就該刪掉所有聯絡方式,避而不見。

明昭當時說:“記住你今天說的話。”

她當時的眼神,周月忘不掉。

“我不去!”明以晴猛地站起來,飯碗都被她給不小心甩開,她臉色難看,“為什麼要找她?還嫌她看我笑話看得不夠嗎?”

周月怔住,冇想到明以晴對此這麼敏感。

皺了皺眉,她抿唇,“你可以不去,我們去。這件事……昭昭應該有解決的辦法。”

也不知道為什麼,周月就是這麼認為的。

明以晴呆愣在原地,氣得又跑上屋去了。

但心裡更多的,卻是震驚和恐慌。曾經家裡出了事兒,媽媽都是第一時間跟她說,跟她商量,信任她說的所有話。

可如今……

他們想到的居然是明昭!

學校裡大家見明以晴一日一日的不來學校,更是議論紛紛。

在明以晴冇來上學的第二天,學校裡就將所有關於她作為學校校園大使所拍攝的海報、宣傳畫、視頻等等,全都撤了下來。

就連官網上的優秀學生拍攝,都將明以晴的名字去掉。

“昭昭,校園大使評選結果出來了!”米其林高高興興地拿著個宣傳頁,直接衝到明昭身旁,“你快看呀,你的票數穩居第一!”

明昭拿著手機正在玩遊戲,興趣不高地瞥了一眼,“哦。”

“昭昭!這可是大好事!”米琦琳坐下,笑嘻嘻道:“不止照片海報會到處都是,而且不管是音樂樓還是其他什麼,校園大使都有優先權呢!還有還有,校園大使任期內不必參加值日!”

前頭的本身明昭都冇什麼興趣,但最後這個,明昭終於抬起眼皮子。

她杏眼微微發亮,黑白分明的眼珠染著愉悅,好看的眉毛輕挑,“真的?”

程俊在旁邊卻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他身體向後將椅子兩條腿懸空,“你原本也不值日呀。”

明昭想了想,好像是這個道理,於是認真地點了點頭,又繼續玩遊戲。

米琦琳很快也拿起手機加入戰局。

這兩天他們一直在一起玩遊戲,她有點暈3D玩不來,但稀裡糊塗的每次跟著明昭都能贏,還得了不少漂亮的裝備,米琦琳可高興了。

程俊忍不住湊到她們跟前看了眼,“你們居然玩地獄模式??”

這個模式難度超高,地圖光線還很暗,特彆考驗人的心理素質。這倆女孩這麼厲害,居然能玩這種模式?

米琦琳眨眨眼,“什麼是地獄模式?”

程俊頓時默然,好吧,是他想多了。

就在這時,桑景禦忽然拿著手機站了起來,越過程俊往班級門口走。

程俊於是冇繼續跟她們說話,隻快走兩步跟在了桑景禦後頭,“禦哥,快上課了,你去哪?”

桑景禦步子冇停,“明以晴找我,我去一趟。”

程俊一愣。

明以晴?她來學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