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周尋找了一圈,男子隻好繼續回到山洞中修煉。

此時,寧凡淡淡一笑,繼續去搞事情。

一個時辰後。

“砰!!!”

一座山直接破開,男子披頭散髮,嘴角溢血,像是一個瘋子一樣。

“誰在針對我......啊啊啊......”

不斷的轟擊山脈中的一切,但殊不知寧凡早就已經逃之夭夭了。

剛纔男子想要進軍一個小境界,結果被寧凡將元氣吸走全部,造成體內的元氣不足,直接導致了重創。

彆小看一個內傷,尤其是真氣的反噬最為嚴重。

儘管傷勢小,但冇有十天半個月是回覆不過來的。

寧凡的目的已經達到,尋找下一個目標。

不久之後,又是一名男子暴跳如雷的衝出來,朝著四周不斷的打出恐怖的攻擊。

“啊啊啊......混蛋......把我害慘了。”

第二天,某個雲霧縈繞的山穀中,一名女子嬌叱著,嘴角溢血,那一對美眸都是殺人的眼光。

三天時間,寧凡迫害了十多個人,都是讓他們受到了真氣反噬,造成內傷。

不過自己也是因為吞噬太多的天地元氣,全身像是一個氣球一樣都要爆炸的節奏。

“不行了,得趕緊將其煉化掉。”

寧凡在一個隱秘的地方佈置下了數道隱匿禁製,開始煉化。

還好自己的肉身足夠強大,不然真的要爆炸不可,哪怕是吐出口都是要噴出恐怖的元氣。

一天一夜,天穹山突然就凝聚了恐怖的雲層。

恐怖的天威吸引了眾人的目光,紛紛看了過去。

“好恐怖的雷雲,這起碼是聖主級彆的。”

“這麼會,可是我們這裡除了魔僧之外,還冇有人達到聖主境界。”

眾人開始到遠處圍觀,很快就捕捉到了魔僧的影子。

此時,魔僧也在雷雲的範圍之內,喃喃道:“雷劫來的好快,也罷,正好可以直接衝擊聖主。”

但是他又不得不狐疑,為什麼自己感應不到這雷雲是自己的呢。

轟隆隆!!!

隨著雷劫成型。

魔僧頓時就站起來,怒罵道:“混蛋,哪個混蛋在這渡劫。”

這一刻,魔僧終於明白這雷劫不是自己引起的,而是其他人。

腳下的大地斷裂,魔僧以極快的速度想要離開了雷劫涉及的區域。

但是浩浩蕩蕩的威壓落下,魔僧臉色像是吃了十斤狗屎一般難看。

“混蛋啊!”

天穹頓時降下兩道恐怖的雷電。

砰!!!

魔僧在半空中被劈得砸在地上,灰頭灰臉,嘴裡麵罵罵咧咧。

另外一道閃電則是披在寧凡所在的位置。

砰!!!

山石炸裂,露出寧凡的盤坐的身影。

“什麼?”

“竟然是冥。”

“是冥在渡聖主級彆的雷劫。”

“還以為是魔僧的雷劫,但結果是冥的,那麼魔僧這不是虧了嗎?”

一名女子道:“冥的雷劫比尋常聖主還要恐怖,魔僧抗不扛得住,還是一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