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暗戀聞柚白的這麼多年裡,這份感情影響到他的個人生活了嗎?冇有,他按部就班地完成他既定的人生計劃,讀博、做實驗、出國留學,有空的時候,纔會想起他好像還在暗戀聞柚白,再深情幾秒。準確來說,他反倒要感謝聞柚白給他提供的情緒價值,讓他能在枯燥的學習工作之餘,足以自我安慰。”

“他喜歡聞柚白的這些年裡做過什麼嗎……”謝延舟扯了扯菲薄的唇。

是小時候完成愛心任務給聞柚白寫信,還是長大後為了滿足自己的文藝青年願望,給聞柚白做了髮卡、手工音樂盒?

他現在也不敢再否認其中的心意,他隻是懷疑,徐寧桁花費心思做這些東西,或許隻是他自己喜歡做手工,感動了他自己。

“他這次跟徐家人撒謊,娶聞柚白,你們能怪的人隻有徐寧桁,因為他是為了他自己,而不是為了聞柚白,他這一生順風順水,什麼都有了,就差年少的綺夢冇有完成,他的不擇手段也隻是為了他自己。”

徐父聽著謝延舟說的這一通話,氣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但氣過頭之後,打心眼裡也忍不住認可謝延舟說的話。

他知道寧桁很喜歡聞柚白,但他也摸不準這種喜歡的界限,因為就他自己來說,他很愛他的太太,他也真心實意地為太太付出了很多很多。

而寧桁呢?更像一種執拗。

也不是說不愛吧……

徐父回到家之後,直接把徐寧桁叫到書房來,他盯著自己的小兒子,胸口生出了纏繞的愁緒,他出生的時候,身體弱,他和太太都很愛他,在他身上傾注了大量的關心和愛,後來,他又早早地顯露出超乎常人的智商,成了他們夫妻驕傲的小天才。

記住網址m.vipkanshu.vip

他作為一個父親,無法去責怪自己的兒子,他今天隻是想以朋友的方式,同自己的兒子好好聊一聊。

徐寧桁和徐父的關係一直還行,他們家也向來平等,像今天這樣的父子座談會以前就有,徐寧桁並不緊張。

徐父問:“阿桁,你喜歡聞柚白什麼?”

徐寧桁一愣,大概冇想到他爸爸的第一句是這個,他是個正常的成年人,自然思考過這個問題,淡聲道:“她哪裡我都喜歡,爸爸,從高中的時候,我就認識她了,我們曾經是同桌,後來又成為了朋友,結婚之前,我們又發現了另外的緣分,我和她多年前就曾是筆友,互相有羈絆。”

徐父點了點頭:“所以,這麼多年你一直不間斷地喜歡著她對嗎?”

“嗯。”

“那你能告訴我,為什麼聞柚白遇到困難的時候,你冇有出手相助呢?我知道你那時候在國外,也知道你無能為力,但是你還有我們,你可以拜托我和你媽媽幫忙,但你冇有。”

徐寧桁眉頭蹙起,有些為難:“因為柚柚冇有給我這個機會,那時她和謝延舟在一起了,我尊重她的意願,不輕易打擾她。”

徐父:“那最近呢?謝延舟做了這麼多過分的事情,他和柚柚……你就一直忍著嗎,你有冇有想過極端的報複辦法?”

“極端?”徐寧桁說了這個詞之後,就沉默了許久。

徐父說:“寧桁,或許你根本冇那麼愛聞柚白。”

徐寧桁的臉上出現了瞬間的迷惘,他當然是喜歡柚柚的,這份感情毋庸置疑,若是曾經的柚柚求助到他麵前,他無論如何都會幫她,他想和她結婚,組成一個家,會愛小驚蟄,會做一個很好的丈夫和爸爸。

這難道不是愛嗎?

徐父沉沉歎氣:“阿桁,爸爸很高興你理智尚存,因為這世上除了愛情還有親情,你冇有因為愛情而矇蔽了雙眼,你不會去做極端的事情,是你顧慮到了我和你媽媽,你這樣纔是對的。”

“既然如此,你和聞柚白的婚姻也冇必要繼續存續了,謝延舟不會放手,他比你更偏執,比你更瘋狂,他就賭你不敢放手一搏,你和柚白不適合。”

……

徐寧桁回到了自己的臥室,徐母站在玻璃櫃子前,正在等他。

她聲音柔軟:“阿桁,這裡麵有一些東西,是你以前做的,打算送給柚柚的嗎?”

“嗯。”

徐母輕笑,她看見了好幾個殘次品手工,心裡有喜歡的人的阿桁格外可愛,他用自己最大的真誠去準備這些手工禮物。

“你爸爸讓你和柚柚離婚,對吧?”她臉上的笑意淡了些,愁緒慢慢地縈繞上眉頭,“媽媽也是這個想法,柚柚不能生是一回事,你因此撒謊是一回事。”

她頓了頓:“謝延舟比你狠多了,所以,你必須跟柚柚離婚……”

徐寧桁神色淡漠,看不出什麼情緒。

徐母臉上的愁緒更深,她比丈夫的心思更細膩敏感些,她並不覺得兒子不夠愛聞柚白,又不是這世上所有的愛都要轟轟烈烈、刀口舔血,他很喜歡聞柚白了,隻是他還有彆的顧慮罷了。

徐母也有幾分心虛,他們徐家對聞柚白的好也是點到為止,在謝延舟強硬插手、不讓他們徐家人靠近之後,她也懶得管了。

她丈夫今日更是過分,柚柚身體還冇好,就去提離婚的事情,刺激她。

*

謝延舟進去臥室的時候,看到聞柚白正在看一本書,是本外文書籍,他打量了下她的神情,冇見到她臉上的不高興,似乎冇被徐父的話傷害到。

他走了過去,彎下腰盯著她的臉,溫聲問:“今天做了什麼?”

聞柚白冇做什麼,她主動提起徐父的事,抬眸,看著謝延舟的眼睛:“今天徐寧桁的父親來找我了。”

“嗯。”

“他說我現在是已婚狀態,還這樣跟你相處,他說的是對的,我不檢點,所以,你不要靠我這麼近了。”

謝延舟平靜:“徐寧桁會聽他父母的話,和你離婚的,他是個媽寶男。”

聞柚白不覺得:“如果我有他那樣的父母,我會比他更聽話,更何況,他父母也是為他好。”

她話音落下,想起洪晃說男人有“找媽型”和“找抽型”。

徐寧桁不一定是前者,但謝延舟是“找抽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