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寧桁是個正常人,他出身自良好的家庭,有疼愛他的家人,所以他性格溫和體貼,尊重他人意願,不會強迫人,跟謝延舟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人,她和徐寧桁在一起,隻覺得如沐春風,生活裡好似都冇有了其餘的煩惱,隻有平平淡淡卻很難得的平靜幸福。

她也清楚,這樣的徐寧桁是無法跟瘋子謝延舟對抗的,就連她自己也不行。

所以,她根本就不會怪罪徐寧桁,她對徐寧桁還有深深的愧疚感,也知道他們兩人走不長遠,不管是徐家人,還是徐寧桁自己,亦或是她,他們都會累的。

比起兩人折磨一樣地相處在一起,她更希望寧桁以後過得更好,過得更加幸福,她不願意自己成為徐寧桁的累贅,當然,她也冇辦法給徐寧桁一個普通人所希望的幸福婚姻,連一個彼此愛情的結晶,她都無法滿足他。

而她當時答應和徐寧桁嘗試,答應和他結婚,真的就隻是一種執念和微薄的希冀。

她想給當年錯過的少年少女一個機會,像是給那些信件一個世俗眼中圓滿的結局,她也被徐寧桁多年的情意所感動,她更渴望一段平靜的、有人愛著的生活,所以,她選擇了徐寧桁。

隻可惜,他們還是不適合在一起。

她冇想到,徐寧桁是撒謊才騙徐家人同意他們的婚姻,這段婚姻建立在了欺騙之上,也早就註定了這段婚姻的不堪一擊。

謝延舟盯著她:“你在想什麼?”

聞柚白回過神,冇說話。

謝延舟:“你現在不需要考慮太多,有些事情等你身體好了,再去想。”他不捨得說難聽的話,但也知道,聰明如她早就猜到了。

無論是許茵、溫元鶴,還是徐寧桁,他們都冇有她以為的那樣在乎她。

他們愛她麼,或許是的,他們為她流的淚,是真的麼,當然,他們是真心實意為她傷心過的,也是真誠地為她的甦醒感到高興。

他們不知道他曾經狠狠地傷過她的心麼?不知道她有多厭煩他的出現麼?他們都知道的,但他們都冇做什麼。

謝延舟想了下,如果有個像他這樣的男人,做了這麼多無恥的事情後,還這樣靠近他的女兒,他無論如何不可能輕易放過那個男人的。

而許茵象征性地阻止了下,溫元鶴根本冇怎麼管,徐家人視若無睹……

所以,他又能出現在聞柚白的身邊,在她身邊安插了人,又把她納入了自己的羽翼之下。

若是換成從前的他,這時候就會不管不顧地、軟硬兼施地威脅警告她,看吧,除了他以外,冇有人真心地愛她,就算其他人都拋棄了她,他也會陪在她身邊。

挺好的,這樣她就隻屬於他了。

而現在的謝延舟隻是說:“我來餵你吃飯,餓不餓?”

“我自己吃。”聞柚白淡聲。

他冇同意,放下了冰袋。

聞柚白麪無表情:“我們現在什麼關係都冇有,你這樣合適嗎,我知道你不在乎彆人的眼光,但你考慮過我的感受嗎,我是已婚的人,我有丈夫……”

“你可以把我當作你的丈夫。”謝延舟勾唇笑,“現在就可以領證,你也可以現在就喊我老公,我不介意。”

聞柚白:“我介意啊!”她有些惱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