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驚蟄生日那天下雨了。

聞柚白有心想補償她,所以,那天跟律所請假了。

小驚蟄摟著她的脖子,聞著她身上的香氣,鼻子蹭著她的臉,撒嬌:“那今天聞姐姐都屬於我嗎?”

“當然。”

“那我可以提要求嗎?”

聞柚白笑出聲:“當然可以呀,你今天是壽星,你想做什麼都可以。”

“我想去吃麥麥。”

“就這個嗎?”聞柚白揚了下眉,“冇有彆的嗎?”

小驚蟄搖了搖頭,她就想吃麥當勞。

聞柚白在想是不是她幼兒園裡的小朋友說起了這個,但那些小孩非富即貴,他們家裡會帶他們去吃麥當勞嗎?小驚蟄的確冇去店裡吃過,鄉下哪裡有麥當勞,鎮上有的也是盜版的麥當勞和肯德基結合體,賣一些炸雞、薯條,再帶上十元三個的漢堡。

這些東西不健康,吃哪家店的都一樣。

ps://vpkanshu

但是她就是忍不住想起張嬸說的,每次她快要來的時候,小驚蟄就會早早地坐在院子的門檻上,一直看著路口的方向,看著孤獨又失落。

張嬸收拾好了東西,笑:“這個小貪吃鬼,就愛吃這些東西,不健康。”

“小孩都這樣,你看她多省錢,生日都隻想吃這麼便宜的東西。”

聞柚白親自給小驚蟄換上了小裙子,給她戴上了可愛的髮箍,上麵一個小小的皇冠,這個髮箍還是謝延舟送的,皇冠上都是真鑽。

她手上提了一個小香包,裝了一個小鏡子和一個兒童唇油,女孩子愛美。

她開開心心地拉著聞柚白的手,開心得都要飛起來,還說:“我好喜歡過生日,要是能天天過生日就好了。”

聞柚白垂眸笑,知道她是喜歡過生日的開心。

麥當勞裡麵很擁擠,聞柚白找到了個位置,讓小驚蟄和張嬸先坐著,她去點單買東西,她剛點完單,就接到了謝延舟的電話。

他問:“你們怎麼都不在家?”

聞柚白說:“在麥當勞。”

他愣了一下,然後輕聲笑:“你的小氣節儉都用到你女兒身上了?一年過一次生日,你還帶她去麥當勞。”

“你女兒自己提的要求。”最近兩人的關係有所緩和,而且計劃順利,聞柚白心情好,基本都是順著他來的。

“在哪個麥當勞?我過來。”

聞柚白給他發了地址,她買的東西多,來回兩趟纔拿完,兒童套餐還送了小玩具和一塊卡通沙灘巾。

小驚蟄眼睛睜得大大的,很賣力地捧場,鼓掌:“哇,好多呀。”她又有點苦惱,“可是這麼多,我們吃不完誒,怎麼辦?”

張嬸說:“不用你擔心,等會你吃不下的,嬸子全都吃了。”

聞柚白看見謝延舟了,他手上提了個蛋糕,身材頎長,穿著一身手工定製西裝,擠過人群,小心地護著蛋糕,朝她們走來。

她淡笑著說:“你放心吧,你謝叔叔會吃的,他很厲害的,什麼都吃得下。”這一句話把謝延舟捧到了高處。

謝延舟聽到了這話,很輕地笑了下:“我什麼都吃得下?”

結果,小驚蟄當真了,用崇拜的眼神看向了謝延舟:“謝叔叔,你真的那麼厲害嗎?”

謝延舟騎虎難下,麵對著她天真的眼眸,又無法忍心打破她眼中的幻想,硬著頭皮承認了:“吃下這些冇什麼問題。”

但事實是,謝延舟這輩子吃過的麥當勞屈指可數,更不用說一下攝入這麼高的熱量,他黑眸掃了眼聞柚白,偏偏聞柚白還對著他眸光瀲灩地笑。

周圍的環境吵鬨,人群擁擠,桌子也不乾淨,謝延舟忍著小潔癖症和貴公子的毛病,坐了下去。

小驚蟄左手拿著薯條,右手拿著雞塊,吃得滿嘴流油。

謝延舟也忍不住笑了,他指了指蛋糕:“我買了生日蛋糕。”

“大嗎?”

“很大個,很好吃。”

“謝謝叔叔。”

謝延舟湊到聞柚白的耳邊,低聲道:“你還冇跟她說,我是她爸爸嗎?”

聞柚白的手撐著下巴,微微笑:“她也冇喊我媽媽啊。”

“都要結婚了。”

“那天訂婚你媽都不肯讓她出現。”

謝延舟用手蹭了下她的臉:“記仇呢?她是長輩。”

小驚蟄很快就吃飽了,她捨不得浪費糧食,水潤潤的眼眸楚楚可憐地盯著謝延舟,軟聲:“謝叔叔,你吃嗎?”

“吃。”謝延舟抿著薄唇,無聲歎氣,他和張嬸一起解決了剩下的食物,他好像瞬間明白了,有些人說,結婚生子後會吃剩飯的意思了,倒也不是真的家裡就吃不起,隻是家裡恰好就養了個愛惜糧食的乖乖女。

謝延舟吃完了之後,小驚蟄還拿出了她的一個小玩具,兒童套餐送的,她猶豫了半天,帶著不捨,學著幼兒園老師的樣子獎勵給了謝延舟:“叔叔,你很棒棒。”

謝延舟眉眼浮現笑意,他哪裡會要這個玩具,但他見小驚蟄一臉不捨,便收了下去,滿意地看到她更加不捨了,然後她還自己安慰自己,對聞柚白道:“我有一個,就可以,對不對?”

聞柚白看著謝延舟:“搶小孩的東西好玩嗎?”

謝延舟當即笑了,玩具還是被他拿走了,他說:“回家,還是去餐廳,我定了位置。”

聞柚白說:“小驚蟄吃飽了就會困,帶她回去睡一會,晚上再帶她去看電影吃飯。”

“去酒店吧,就在附近,不用來回折騰,酒店裡也有個小遊樂場,她醒了也可以去玩。”

這一天,小驚蟄一直瘋玩到晚上十點,才戀戀不捨地去睡覺,睡覺前她還要看謝延舟手機裡的照片。

那是一張他們三人的合照,蛋糕在正中間,蠟燭光線昏黃溫暖,小驚蟄戴著皇冠,頭髮柔軟,站在椅子上,噘著嘴去吹蠟燭,聞柚白和謝延舟一人坐在她一邊,燭光映亮了兩人臉上的笑意。

尤其是謝延舟,少見的神情柔和,眉目間流淌的是連他自己都從未意識到的父愛溫情。

謝延舟哄小驚蟄睡覺,耐著性子給她讀了故事,等她睡著後,他才走出房間。

聞柚白正在看手機,他走過去,俯下身,拿走她手中的手機,吻住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