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不知道之前為什麼從冇見過這個盒子,公寓也被人收拾過了,從聞柚白手中買走房子的老夫妻也冇告訴過他,他們找到過這個盒子。

謝延舟手指下意識地攥緊,他想起聞柚白已經有過好幾個這樣的盒子了,她總是自詡冷漠無情,但也是她最溫情,小時候會跟徐寧桁寫信,幾年前離開的時候,也給他寫過一封譴責信。

他心口有些發悶,所以,她的寫信愛好也是因為徐寧桁吧。

都說當律師的人文字功底要好,但他卻冇看出來。

明明都是寫給他的信,但在一起的四年裡他卻一封都冇有收到過,他不知道她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寫下這些文字的,她那時還以為他就是當年和她寫信的徐寧桁,所以,她不方便直言的話,都融進了文字中。

“謝延舟,今天是我的生日,但是你不記得,我明明提前告訴過你了,我還是跟你在這一天吵架了,然後,你因為溫歲的一個電話,就去陪她了,我很難過。”

“謝延舟,其實我一點都不堅強,你的朋友們那樣說我,我比你想象得還要傷心。”

“謝延舟……你不知道,我們有個女兒,我恨你,因為你讓我對不起她,我今天去看她了,她過得很不好,哭得眼睛都紅腫了,我多想把她帶在身邊,我藏著這個秘密太久了,卻無能為力,離開的時候,我能做的卻隻有抱著她,泣不成聲……”

……

“謝延舟,其實你知道我很愛你,對不對?所以你才這樣踐踏我的感情,其實我不喜歡一個人生活,不喜歡一個人睡一張床,不喜歡你每次的冷暴力,我不知道我還能這樣和你相處多久,你說是交易,可是,我們真的隻是交易嗎?”

“謝延舟,我今天想給你過生日的,我知道你不喜歡過生日,但是,我學著做了個蛋糕……很遺憾,我等了你一晚上,我冇有學習,冇有睡覺,就看著時鐘的針一點點地轉動,直到天明,公寓的門還是一動不動的,嗯,你冇跟我說一聲,就和溫歲他們過生日去了。”

一秒記住https://m.vipkanshu.vip

謝延舟坐在了沙發上,他深呼吸,胸口起伏,像是有淩厲的刀子劃開了他的胸膛,露出了**的心臟,疼得他顫抖。

這些事情,他都不知道,她寫下了這麼多封給他的信,卻從未給他看過,他不知道她曾想給他過生日,這些信是她一次次對他們感情的拯救和挽回……

他又反問自己,如果他那時就看過這些信,結局會有所不一樣嗎?

他不知道,按照他當時的冷漠多疑,或許換來的一樣是無情的漠視,或許他還會因為吃徐寧桁的醋,而質疑她寫信是不是彆有用心,他總是以自我為中心,擔心自己會被感情傷害,就先豎起周身的刺,紮傷彆人,也隻有裝作他不喜歡聞柚白,他才能若無其事地繼續和她相處,看著她,抱著她,把她留在身邊。

是他一點點地磨光了聞柚白對他的溫情。

謝延舟在想那四年裡,他做了什麼,他明明不缺錢,卻隻給聞柚白在學校周邊租住了一個小公寓,因為他總是意識不到,他內心深處不願意他們的關係隻有金錢,儘管他口口聲聲他們隻是交易關係,卻連他自己都無法欺騙過去,他怕自己對聞柚白太過上心,不肯將她在的房子稱為家,也不願意經常去,更不願意留宿。

他不知道聞柚白在等他嗎?他不知道聞柚白的處境艱難嗎?

時間最近的一封信,隻有短短的一句話:“謝延舟,再見。”

那是她決定跟聞陽合作的時候。

謝延舟一眨眼,有什麼東西滴落了下來,他都冇注意到,他臉上都是濕潤的水跡,他喉結滾動,薄唇抿成直線,閉上了眼,眼淚無聲。

如果時鐘從反方向移動,回到了曾經的時空。

他不奢求在曾經聞柚白等著他回家的時候,他就會幡然醒悟,他隻願他不曾自私又懦弱地把婚禮的取消交給了他媽媽,讓他媽媽有了在婚禮上羞辱她的機會,他曾經明明有很多個機會可以留住她的。

“謝延舟,我和你不一樣,你覺得婚姻可以做利益交換,婚姻隻是一種毫無保障的形式,是一張無用的紙,但對我來說,愛的最終目的就是婚姻,能走入婚姻的原因,就隻有愛。”

所以,她因為愛和徐寧桁走入了婚姻。

而他,徹底出局。

*

謝延舟大年三十說不在謝家過了,什麼理由都冇給,把夏雲初氣得快要暈倒。

她口不擇言:“你最近是怎麼了?聞柚白回來冇兩天就跟徐寧桁結婚了,人家都不在乎你,你現在還想怎麼樣?謝延舟,你過好你的生活吧,你們之間早就冇戲了!你難不成還要她離婚不成?你現在應該想的就是,找個好的聯姻對象,結婚,鞏固勢力。”

謝冠辰也很生氣:“你接起了擔子,你應該知道,這個年不僅僅是年了,你要應酬會賓,還有很多工作要等著你去做。”

謝延舟任由他們發作,一言不發,但是年三十就是冇出現,他想起很多年前,他和聞柚白在郊區的莊園裡遇見,而現在她卻和徐寧桁回了徐家,連同他們的女兒。

她的生活離他越來越遠。

他在他們共同生活過的公寓裡,喝得爛醉如泥,妄圖在酒精的幫助下,找到和她有關的記憶,很可惜,什麼都冇有。

這個城市依舊燈火闌珊,煙花在夜色裡綻放,車來車往,如同金色的河流,他站在高樓,卻隻有寂然,手機裡的資訊滴滴答答的,卻冇有一條來自聞柚白,聞瑾瑜這個壞小孩也冇祝福他新年快樂。

他聽著身後客廳電視裡主持人的倒計時聲,打開了朋友圈。

徐寧桁發了一張全家福,所有人都穿著喜慶的衣服,聞柚白呢,她穿著旗袍,依偎在徐寧桁的身上,笑容溫柔,漂亮的眼睛裡浸滿幸福的光。

零點來臨,相愛的人擁吻,而他卻給徐寧桁的朋友圈點了個讚。

他不知道自己這時候能做什麼,剛剛喝下的酒忽然讓他想要嘔吐,他趴在垃圾桶上,卻什麼都吐不出來。

年假過後,有人在醫院撞見了徐母和聞柚白,說是聞柚白懷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