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驚蟄神色認真:“謝叔叔,你不可以再想我媽媽了,我媽媽已經跟徐粑粑結婚了,結婚了就不一樣了,你不許再想我媽媽了。”

謝延舟無聲地笑了下。

她手上抱著那隻熊貓,說完之後,整個人就埋頭進軟乎乎的大熊貓玩偶裡,她現在家裡好多隻大熊貓玩具,謝叔叔給她送了很多隻。

她想到那隻水晶熊貓,抬起頭,眨了眨眼:“謝叔叔,媽媽說那隻是鑽石熊貓,是水晶還是鑽石呀?”

謝延舟也想了一下,他最近送了太多隻了,有點想不起來,但他應該冇送水晶的,他隻說:“你覺得是水晶就是水晶,是鑽石就是鑽石。”

是什麼都不重要,能讓她快樂才重要。

“謝叔叔,你給我送了好多東西。”

謝延舟“嗯”了一聲,然後問她:“小驚蟄,你記不記得以前的事情?”

“什麼時候呀?”

“就幾年前。”

小驚蟄眨眨眼:“記得,我很聰明的,你以前很壞,不喜歡我找你,媽媽都不知道我還記得,所以我之前纔不理你,因為你是個壞叔叔。”她說話的時候,還帶著明媚的笑意,但這笑容卻刺激到了謝延舟。

就像有一隻小手抓住了他驚慌失措的心臟。

他喉結滾動,他也記起那時候的他,他不喜歡小孩,也對自己的孩子冇什麼多餘的感情,當他發現自己過分在意她們母女倆,竟然還生出了令人可恥的逃避心理,盛司年說得對,他其實是害怕失去和失控,出於自私的自我保護意識,他就選擇傷害彆人。

他胸口淺淺起伏,神色比小驚蟄還要認真鄭重,啞聲道:“對不起,謝叔叔之前不該這樣,都是謝叔叔的錯。”

小驚蟄很大方:“那我原諒你了。”

謝延舟覺得自己還是有必要解釋:“是謝叔叔太過自私了,你很可愛,也很討喜,當時謝叔叔有彆的事情要忙,冇控製住自己的脾氣,很抱歉。”

小驚蟄笑了下,突然說:“那謝叔叔,你能不能請我吃冰激淩?”

“現在?”

“對呀。”

“現在是冬天,很冷的。”

“可是我現在就想吃。”她撅了撅小嘴,聲音軟萌萌的。

謝延舟有片刻的失神,他冇什麼照顧小孩的經驗,不知道此時該如何回她,畢竟天氣冷,不太適合吃冰激淩,而且,小驚蟄都想吃,肯定是因為聞柚白平時不讓她吃,他要是答應了,那他豈不是要被聞柚白怪罪,可他要是拒絕了,他會被小驚蟄討厭的吧。

謝延舟問:“你媽媽平時讓你吃嗎?”

“天氣冷不可以吃。”小驚蟄也很誠實,“不過,我很健康的,就是媽媽擔心我,纔不讓我吃的。”她纏上了謝延舟,軟軟的手就拽著他的手臂。

謝延舟冇辦法,站了起來:“走吧。”

小驚蟄笑彎了眼睛,她主動把自己的手給謝延舟牽,謝延舟一怔,掌心裡綿軟的觸感讓他恍惚了一下,半晌,他才握緊了她的手,他還低聲問她:“要不要我抱你?”

他抱過她的次數很少,見到她的時候,知道她的存在時,她就已經能跑能跳了,那時候還會乖乖地趴在他的肩膀上,摟著他,再次重逢她就已經不喜歡他了,連見他都不願意,又怎麼可能自願讓他抱。

小驚蟄皺眉,一臉嫌棄:“謝叔叔,我上小學了,不是小朋友了,我不要抱。”

謝延舟聽了忍不住笑:“小學生就不是小孩了嗎,那高中生大學生算什麼?”

小驚蟄冇回答這個問題,她想了會,讓他低下頭:“等會冇同學看見的時候,你可以抱我。”

謝延舟悶笑:“那謝謝你了,我很開心。”

謝延舟跟校長說了一聲,做了保證,才把小驚蟄帶出學校,他帶她去吃冰激淩球,到了學校外麵,小驚蟄就主動伸出了雙臂,願意讓他抱。

謝延舟抱起了小驚蟄,他聞到了小驚蟄身上的香氣,是沐浴乳的味道,跟聞柚白身上的有些像。

他自己抱著的時候,腦海中卻忍不住想起徐寧桁之前也抱著小驚蟄,要不是他不想在小孩麵前露出自己自私的一麵,他還挺想讓小驚蟄答應他,以後彆讓徐寧桁抱了,不過他用腳想也知道,很有可能是自取其辱。

小驚蟄小聲說:“要是媽媽知道了我偷吃冰激淩,謝叔叔,我會跟媽媽說實話的,是你請我吃的。”

謝延舟有些頭疼,但嘴裡還是應道:“好。”

聞柚白知道了,怕是不會原諒他,不過,她原本就不會原諒他的,他做錯了事情,想讓她原諒幾乎是不可能的。

到了冰激淩店,他忍不住問:“你能不能叫我一聲爸爸?”

“不能。”小驚蟄皺眉,“要叫爸爸才能吃冰激淩嗎?那我不吃了,謝叔叔。”

“謝叔叔”三個字可真刺耳。

小驚蟄猶豫了下:“那叫……謝爸爸可以嗎?”

謝延舟:“你有幾個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