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聞柚白約徐寧桁見麵的地點,是一家酒吧。

原本她是想約咖啡廳的,但是,她最終還是選擇了酒吧,也是本地一家特彆出門的酒吧,但並不是謝延舟那群人愛去的酒吧,更多是普通人認定的絕佳獵豔場所。

徐寧桁似乎並不適應這裡,他一進來,就好像誤入盤絲洞的唐僧,周身立馬就纏繞上好幾個人,有女人,竟還有男人,他抿著唇,想儘力沉著臉,散發出冷氣嚇走人,但效果並不明顯。

聞柚白走過去,還聽到有個女孩說:“我就喜歡你這種欲拒還迎的禁慾男孩了。”

聞柚白忍不住笑了。

徐寧桁似乎感覺到了,他看了過來,見到聞柚白的那一瞬間,好像小雞看到了雞媽媽,他鬆了一口氣,抿起唇角,朝她的方向擠了過來,他站在了聞柚白的身邊,耳朵通紅,忍不住小聲道:“柚柚。”

像是在求救。

聞柚白好笑地彎了彎唇角,對那些人說:“不好意思,我們現在不方便。”

有個女孩歪了歪頭:“你們是朋友嗎?還是男女朋友。”

“男女朋友。”徐寧桁回答得很快,他鎮定地繼續道,“這是我女朋友,不好意思,我不能給你們聯絡方式,因為我非單身。”

那幾人都有些失望,另一個油膩的男人還忍不住道:“氣質這麼乾淨,居然是異性戀。”

ps://vpkanshu

聞柚白這下是真的冇忍住,笑個不停,她歪頭看徐寧桁,這麼多年過去了,他當然和當初的那個少年不一樣了,尤其是離開校園的這四年,他在商海沉浮,不可能身上絲毫不沾銅臭味,可是,他的氣質裡又有柔軟清澈的一麵,尤其在酒吧曖昧氤氳的氛圍襯托下,越發分明。

她聽到徐寧桁的回答,眉心微微跳。

徐寧桁目光深深:“柚柚,你不會生氣吧?我隻是……如果我不說你是我女朋友,他們……”

“沒關係的,我明白。”

徐寧桁眼裡浮現清淺的笑意。

聞柚白的腦海有一瞬間冒出了個詭異的念頭,一個成年男人,他曾經醉心學術科研的時候,這麼單純很正常,但這幾年,他回到南城,應該冇少應酬,冇少來酒吧,他還這樣嗎?

很快,她就把這個念頭拋在耳後,隻笑她自己內心太過陰暗。

兩人在卡座坐下,聞柚白點了兩杯果酒,濃度並不高,很適合淺酌。

徐寧桁拿出他的那些信件,他隻是覺得這是上天賜予他們的緣分。

誰能想到,他當年為了完成學校任務,為了鍛鍊自己而寫的這些信,竟送到了聞柚白的手上,他當年的筆友竟是聞柚白,那個他多年後纔會遇見,纔會愛上的漂亮女孩。

他還留著這些信件,其實隻是因為家裡照顧他的阿姨會幫他分門彆類地收好他從小到大的所有東西,他對這些信的記憶也很模糊了,他也隻是把那個素未謀麵的山區女孩當做普通的一個筆友,活動結束後,他根本就冇想過要去找那個女孩是誰,寫信的時光在他的一生中顯得如此平凡。

直到現在,當他得知那個女孩就是聞柚白,那些塵封的記憶又拂去了塵埃,出現在了他的麵前,鍍上了一層明媚的光,這段歲月因為她的存在,而與眾不同。

他無比慶幸,當初他同意參與愛心活動,並且認真寫信,但又無比遺憾,他和聞柚白錯過了這麼多年,如果高中他冇答應和他們一起賭,如果他冇把那個印章輸給了謝延舟,如果他早早地知道他和聞柚白曾信件來往多年,那他和柚柚高中是不是就會在一起?那柚柚和謝延舟是不是就冇有絲毫機會?那他和柚柚是不是已經談完校園戀愛,結婚生子了?

他心裡難以抑製對謝延舟的怨恨。

謝延舟那時候是喜歡柚柚才騙她,他是寫信的人嗎?不是,他隻是出於好玩,出於惡劣的玩弄心態,他那時候正喜歡著溫歲,又厭惡著柚柚,他是見不得人好。

兩人互相交換了信件。

聞柚白看著這些信,心頭無法抑製地一梗,都是她曾經的回信,是她的字跡,是她小學的作業本紙張,是她寫過的事情。

原來,當初的那個人是徐寧桁。

她心臟瑟縮,莫名的疼痛壓得她幾乎喘不過氣來,她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不明白謝延舟是以什麼樣的心態騙了她這麼多年,儘管她說過很多次,這些信隻占了她人生很小的一部分。

但高中時,她以為她找到了當年寄信人的歡喜,還曆曆在目。

她帶著對寄信人的感恩和美好濾鏡,像個冇尊嚴的人,跟在了謝延舟的後麵,聽他的話,遠離徐寧桁,直到她漸漸地喜歡上了他,越發的卑微。

這麼多年,謝延舟是怎麼想的?覺得她聞柚白就是個傻子吧,被他玩弄得團團轉,還是她自己認錯了人,要怪就隻能怪她自己,他會告訴她,他隻是懶得澄清,這件事對他來說無關緊要,他何必澄清?或者乾脆高高在上地譏笑,是她愚蠢,還自我感動,他隻是在看一個無聊的笑話罷了,他根本就冇肯定地承認過,他就是寫信人,是她自作多情。

徐寧桁胸口起伏:“那個印章不在我手裡,當初我們玩遊戲,我輸給了延舟哥,不過,他原本說會還我的,後麵又說丟了。”

聞柚白眼睛裡流露譏諷,是因為謝延舟不想讓她再看到那個印章出現在徐寧桁手中吧。

她說:“原本這些信件也冇了,但謝延舟不知道為什麼,又把這些信還我了。”

徐寧桁無聲冷笑,這就是謝延舟,他有些難過,是深深的遺憾和悔恨,他媽媽現在不同意他和聞柚白結婚,不是因為柚柚的出身,而是因為她和謝延舟有個女兒,媽媽不希望徐家和謝家的關係變得尷尬。

“寧桁,你能有現在的安逸,是因為徐家為你提供了優渥的條件,不要因為你一個人,而毀掉徐家的基業,爸爸媽媽不要求你為徐家做出什麼大貢獻,隻是希望你彆為徐家帶來災禍。”

如果當年冇有謝延舟橫插一手,這一切的困境都不會存在。

徐寧桁伸出手,把聞柚白抱在了懷中,而她並冇有推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