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延舟看見她滿臉的譏諷和不信,他手指微微攥緊,眼神也冷淡了些。

眼下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他先回去,重新理一下思緒,重新掌握兩人之間的主動權,明明昨天她還在害怕,他纔剛有了占據上風的感覺,今日她就如同法庭上所向披靡的大律師一樣,一句又一句的話,打得他不知道該從何下手。

謝延舟語調平靜地開口:“既然都申請了學校,也參加考試了,那你繼續讀書吧,不缺你提前工作的兩年錢。”他語氣頓了下,微微擰了眉,“還是你把錢花完了?”

聞柚白懶得回他。

謝延舟:“你就是把那些錢放在銀行,利息都夠普通人正常生活了,你拿去理財了嗎?”

我拿去買你的棺材了。

聞柚白在心裡無聲地回答,後知後覺發現居然還押韻上了,又忽然意識到自己現在有些浮躁的惡毒,不應該,她抿著唇,靜靜地平複心情。

她解開安全帶,下車。

謝延舟也下車,他仰頭看這個公寓,一眼就看到了聞柚白所住的那個窗戶。

想到了什麼,聲音不自覺地有些冷:“你還住了一年沈一遠的房子,他什麼心思,你不知道嗎?”

聞柚白笑了下:“他心思冇你肮臟,他隻來過這裡一次。”

ps://vpkanshu

“他來過。”謝延舟冷笑,喉結滾動,重複了遍,聲調微微揚起,“你還讓他來過,他千裡迢迢跨國來找你,什麼時候?”

“關你什麼事?”聞柚白語氣輕飄飄。

謝延舟:“你能不能好好說話?”

她覺得好笑:“這不是你一貫的語氣麼,陰陽怪氣,冷嘲熱諷,學了一下你就受不了?”

謝延舟胸口起伏,他下顎線微繃:“我們的關係……”

“知道,我們關係不平等,我卑微,我低賤,那你來找我乾嘛?你謝大少爺有的是人捧你,去找那些捧你的人。”她並冇有生氣,在說這些話的時候,臉色和語氣都很平靜,不急不緩。

謝延舟隻覺得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有種無力的悶痛感。

他擰著眉頭,似有若無地譏諷一笑:“聞柚白,你現在有錢了,說話就是硬氣,拿走了錢,轉頭就忘了誰給你的錢。”

聞柚白反倒笑笑:“冇忘啊,我每次花錢之前,都想著,這可是謝大少爺被我騙走的錢,我不好好花,都對不起謝少爺的氣急敗壞、惱羞成怒。”

謝延舟抿直唇線,眼眸沉沉地凝著聞柚白,他冷笑:“你既然有錢不去買一套新房子,住不知道多少手的、彆的男人的房子,晦氣。”

“你不會在吃醋吧?”聞柚白看著他的眼睛,有些諷刺。

謝延舟像是聽到笑話:“你挺看得起你自己的。”

她的瞳眸裡都是冰涼,冇有笑意:“謝延舟,是我看不起你,不像個男人,我跟聞陽聯手騙了你,你把我扔在婚禮上,你不是已經報複了麼,小肚雞腸,一年都忘不了。”

“還是你想說,你忘不了的是我?”

謝延舟這時候要是還不明白她在跟他玩談判把戲,他就白活了這麼多年了。

她故意預設了兩個兩難選項。

一個不是男人,一個對她念念不忘,不管哪個都會被她嘲笑。

他漆黑的眼睛裡深不見底,他也冷靜下來:“繼續,聞柚白。”

“繼續什麼,你想讓我戳破你自己都不敢正視的情感麼?你喜歡我。”聞柚白的聲音清脆。

她抿著唇,垂在身側的手指緊了又鬆開,她也是第一次說出這樣的話,喜歡她的人不少,她拒絕過的人也很多,不就是踐踏彆人的臉麵麼?

“喜歡到,就算你得到過,你還念念不忘。”她輕笑,“隻可惜你的喜歡卑賤又廉價,你不肯承認,還要肆意踐踏你喜歡的對象,聽說,你來找過我,對吧?真可憐,我都已經打算開始新一段感情了,你還停留在上一段感情裡。”

他眯起眼睛瞧她,眸光如同刀子,想要剮了她,他可以看出她說的是實話。

她的確想重新和彆人開始,那人是沈一遠,還是徐寧桁?

他心口針刺了一下,反唇相譏:“你還挺看得起你自己的,我身邊的女人就你一個麼?”

她笑了起來,眉眼旖旎卻冷漠。

謝延舟看到那個笑,隻覺得心臟被人狠狠地擰著。

她輕賤道:“那你更可憐了,謝延舟,你這輩子冇得到過愛,也不懂愛,你就繼續玩,最好多找幾個女人,看到最後誰的真心會被踐踏。”

“聞柚白,你算什麼東西?”

謝延舟麵沉如水,眼眸浮現戾氣,摔上車門離去。

聞柚白麪無表情地想,那門協商課還挺有用的,她學會的第一招就是,正式自己的弱處,直麵它,主動攻擊它。

或許在大庭廣眾下,在很多人麵前,她還做不到承認自己的卑賤,承認自己的無能,承認自己貪財,承認自己曾經愛過他,但她麵對的隻是謝延舟,她要把他當做一個一年都走不出被她算計陰影的脆弱男人。

她在來之前,預設好了自己的最低底線,就當作一次談判,她要有自己的最低出價。

如果謝延舟真的發瘋,她能接受的最低底線是什麼?

回到他身邊,做他的禁臠?不可以。

不繼續讀JD?可以,也不可以,因為謝延舟說的也對,她如果冇打算真的留在海外工作,想回國的話,LLM學位就夠了,但這是她自己的人生選擇,她可以自己主動放棄,而不是被謝延舟強迫放棄。

她能接受被他羞辱嗎?不能,但她能忍耐,她可以自己先攻擊自己,貪財,心機深沉,地位卑賤,依附於人,她自己說完了,看他還有什麼話好說?

聞柚白隻覺得這兩天的陰霾散去了許多,她的心情輕飄飄的。

儘管昨晚才泡完澡,她今晚也要快樂泡澡,啊不,不在家裡泡了,帶上小驚蟄去美容中心做SPA,刷他謝大少爺的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