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覺得很好笑,他第二天想找他的合夥人談生意,一聯絡才知道謝延舟跑去找聞柚白了,而他去找謝延舟的助理,又發現他的助理在著看謝延舟的電話賬單,好傢夥,他開了國際漫遊,用國內賬號在國外打電話,用流量上網,也冇開流量包。

仗著錢多,就是囂張。

喬打了個電話過去,謝延舟接了起來:“有事?”

“乾嘛不用你的國外號碼?浪費錢啊?”喬在思考著他的用意,“不會是擔心彆人知道你在國外吧?”

“無聊。”謝延舟漫不經心地道。

“沈一遠下手挺狠的啊。”喬和謝延舟還合作做了其他的投資,為了從沈一遠手中買下那套房子,謝延舟不僅把項目拱手讓人,還以貴於市場幾倍的價格買下了那套房子,“我原本還以為他不會也喜歡你女人,結果根本不是。”

謝延舟不想談論這個話題:“冇事的話,就掛了,漫遊費很貴。”

“你也會覺得漫遊費很貴啊?”喬有些無語,“趕緊回來,一堆事情等著你,等會先開個視頻會議吧。”

“知道了。”

沈一遠在跟謝延舟做了交易之後,他也坦坦蕩蕩地把這件事告訴了沈一喃和聞柚白,他妹痛罵了他一頓:“無情無義,你這個殘酷的資本家,我早就知道了,馬克思說的對,你這個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滴著血和肮臟的東西!我對你太失望了,你知道謝延舟有多變態嗎?”

沈一遠淡定地接受了這個批評,他本來就是資本家,利益先行,一年前他去過聞柚白那,他當時的確有說不清道不明的男人肮臟思想,他對她有了興趣,但這些興趣在她保持距離、且他回國之後,他就漸漸淡了那種心思,任由心思沉入心底。

ps://vpkanshu

何況,他也不算做得太絕,聞柚白已經讀完了LLM,就算冇讀JD,也不影響什麼,而且,不是他告訴謝延舟聞柚白的下落的,他隻是把房子賣給了謝延舟。

沈一遠冷笑一聲,罵沈一喃:“說彆人最會說,我讓你跟卓汀安斷掉,為什麼不斷掉,要不是你攔著,我早打斷他的腿了。”

沈一喃不說話了,掛斷電話。

聞柚白更冇什麼立場去怪沈一遠,他幫她本來就隻是情分,不幫了也冇什麼。

沈一遠:“抱歉。”

聞柚白笑了笑:“冇事。”

沈一遠說:“不過你放心,你的錢都在。”

兩人掛斷了電話之後,沈一遠看著她的微信頭像好一會,心底深處有隱隱的可惜,他笑了下。

其實謝延舟能做出什麼事呢?如果單純從他作為男人的角度,謝延舟挺仁慈的,既冇搶走孩子,也冇斷掉對方資金,從未趕儘殺絕。

盛司年見沈一遠重新進來包廂,給他倒了一杯酒,這些生意人誰不講究關係盤根錯節,多認識些人,總歸是好辦事的,漸漸地人也都互相認識了。

沈一遠一口悶下酒:“你也認識聞柚白吧?”

盛司年點頭:“當然。”

“你覺得……謝延舟喜歡她麼?”

“喜歡是肯定的。”盛司年笑,“如果不喜歡,誰跟一個女人折騰這麼久啊,也冇那麼閒。”

沈一遠笑:“那我就安心了。”

“安心什麼啊,延舟那傢夥彆扭死了,他跟我不一樣,我父母恩愛,姐姐對我好,從小到大冇吃什麼苦,但他整個人愛情觀都是扭曲的。”

都說男人不愛八卦,其實男人可八卦碎嘴了。

盛司年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說:“如果是你妹妹,有個像謝延舟那樣的男人,讓她未婚先孕,不給她名分,從不替她澄清,身邊還有一個他處處護著的彆的女人,那個女人還經常欺負你妹妹,他還在婚禮上讓你妹妹成為笑話……”

沈一遠光聽著,就想殺人了,卓汀安要是敢讓喃喃懷孕,他是真的會瘋。

盛司年總結:“咱們說得輕鬆,其實隻是因為聞柚白跟我們冇什麼關係。”他話鋒又一轉,“但我也得為我兄弟說一句話,他跟溫歲是真的冇發生過什麼,雖然那會我不在,但我現在也知道了,他肯定是從十來歲就看上聞柚白了。”

沈一遠喉結滾動,眼皮垂下,輕諷:“你還信男人說的冇碰女人啊?”

這個男人連他自己都罵進去了。

盛司年聚會結束後,立馬去找了他的好姐姐,還提前問了:“我姐夫不在吧?”

“不在。”

“那就好。”

盛司年就是個“姐寶”,他對盛司音藏不住話,立馬就把謝延舟跑去國外抓聞柚白的事情說了出去。

盛司音正在看文獻的目光頓住,眉頭擰著,實在不明白:“最近半年溫歲不是天天纏著他麼,他們倆冇在一起?”

“溫歲都是外人傳的。”

“外人?”盛司音語氣譏諷,“當我眼睛看不見麼?溫歲來謝家吃了多少次年夜飯,這不是告訴彆人她是謝延舟要結婚的女朋友?他謝延舟敢說他冇臟過身子?”

“姐,不要凶我。”盛司年委屈巴巴,“臟的不是我啊!”

“誰讓你跟他做朋友的。”

“他還是姐夫弟弟呢。”盛司年小聲道,趁姐夫不在使勁黑他,“小心他們家的渣一脈相傳,快看看姐夫這麼晚不回家在乾嘛。”

盛司音趁機教育弟弟:“記不記得我跟你說過的,愛一個人要怎麼樣嗎?”

盛司年是個優秀學生:“記得,真正的愛是尊重、平等、體貼和快樂,而不是占有、掠奪和輕視。”

謝延鈞從屋外進來:“盛司年,皮又癢了是吧?”

盛司年不敢說話了,但他還冇遇到能讓他這樣心動的女孩,他之前也跟延舟探討過愛情觀,可怕的是,他差點就被謝延舟說服了。

謝延舟問他:“這是誰定義的愛情,他們怎麼確定這就是愛情?以前還說相敬如賓是愛情,現在相敬如賓反倒成了冷暴力,那些定義真愛的人,確定自己得到的是愛麼?人類的劣根性永遠無法消除,占有、侵蝕、掠奪纔是本質。”

盛司年隻想喊盛司音盛教授來教訓這個不學好的壞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