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葉琛不想當場寫詞了,因為對方這兩首詞明珠在前,彷彿兩座大山,他隻能仰望,無法跨越。

但他又不想在第一次見麵的場合就認慫了,所以,打算換一個領域,跟對方切磋楹聯。

方晨博和趙鈺聞言之後,都是眼神一亮,他們在金陵的時候,可是聽書過,這個葉探花的對楹聯的才華奇高,專門研究一些生僻的楹聯、絕對,在一些酒席上,難倒過不少進士才子,就連同年狀元都親口承認,在楹聯對子方麵,不如葉探花。

此時葉琛要跟蘇宸切磋楹聯對子,二人心領神會,露出了‘你懂我也懂’的神色,跟著附和起來。

“妙啊,詞寫完了,對一對楹聯,大夥放鬆一下,也能開動急智!”

“一位是科舉及第的探花,一位是精於詞道的才子,這番切磋,必然會彆開生麵,讓我等大開眼界了。”

這兩人推波助瀾,頓時引發了在場眾人的好奇心,正所謂看熱鬨的不嫌事兒大,兩位大才子的楹聯對決,這是可遇不可求之事,他們如何肯錯過這個熱鬨?

“當然好了,我等拭目以待!”

“對楹聯,既能看出一個讀書人的才學,也能考驗一個人的機智,這可不是死讀書就行的!”

“兩大才子,也不知道哪個會勝出?”

“比比就知道了。”

周圍人的七嘴八舌,氣氛熱烈,把這一場詩會推向了另一個小**。

徐清婉有點擔心蘇以軒,畢竟葉琛可是科舉及第的探花,文采和學識必然有過人之處。這蘇以軒寫詞雖然厲害,但是否精通楹聯,她並無一點把握,不想蘇以軒當場出醜,於是詢問道:“蘇公子,你是否精於楹聯,有跟葉公子交流一番的想法嗎?”

蘇宸輕笑搖頭道:“不大擅長,隻是偶爾看一看,比試就算了吧。。”

眾人見他主動認慫了,都有些愕然,難道他害怕了嗎?

丁殷見這唇紅齒白、麵如冠玉的蘇以軒主動退縮,不敢跟他的表兄對楹聯,頓時哈哈大笑道:“我當是什麼才子,原來是一個慫包,隻會寫幾首酸詞算什麼,要比就比試楹聯,當場出對子,你敢不敢接?”

“這不是敢不敢的問題,而是我冇興趣!”蘇宸拿起了一個桂圓放在嘴裡咀嚼著,絲毫冇覺得這時候退卻,是有失文人氣節的事情,我行我素。

丁殷譏諷道:“哼,什麼冇興趣,我瞧你就是不敢,蘇以軒,你是徒有虛名罷了,憑你不配追求白素素!”

蘇宸根本不受激,淡淡笑道:“是不是徒有虛名,剛纔那兩首詞已經證明瞭,倒是丁公子自己,似乎才學過不去吧。”

丁殷輕哼道:“本公子又未自詡過才子,才學不及進士和貢生,那也認了。倒是你,城內最近可是盛傳你的名氣,就這樣退縮了,怕是也會給白姑娘抹黑了吧。”

不遠處,彭箐箐看到這一幕,氣的跺腳,冷哼著說:“丁二郎又來鬨事了,瞧我不揍他去。”

白素素拉住她的胳膊輕聲道:“這是徐府,才子儒生和大家閨秀眾多,秘書省的校書郎徐大人也在,你不可冒冒失失的。”

“可是,那丁二少咄咄逼人,看得我就來氣。”

“看蘇公子如何應對吧!”白素素仍然平靜淡定,她也想看看蘇宸如何應對麻煩,是否可以給她更多的驚喜。

蘇宸一副無所謂道:“我冇興趣對楹聯,這跟白姑娘有何乾係?”

丁殷很想看到蘇以軒當場對不上的窘態,但是對方不肯切磋,他就越覺得心癢難耐,更像讓他出醜了。

“看來你是煮熟的鴨子嘴硬到底了,蘇以軒,你若敢迎戰,對上我表兄的上聯,給你一百兩銀子,如何?”

“有彩頭?”蘇宸漫不經心喝著一杯果釀,聽著對方說出銀子,頓時興趣變大了。

“不錯,隻要你和我表兄比楹聯勝出,便給你一百兩銀子。”丁殷打算用銀子作為誘餌了,他是商賈出身,每到關鍵時刻,就喜歡用錢來解決問題。

對於許多讀書人而言,砸錢出來這是充滿銅臭的行為,被真正讀書人所不恥,有辱斯文。

但蘇宸卻覺得,有這種彩頭了,自己不賺白不賺,即便自己對不上葉琛的,但自己也知道許多千古絕對,同樣能卡住對方。所以,即便不能躺贏,但也不會真輸啊!

“早說有彩頭啊,這就有興趣了,提前說好,你的表兄隨便出題,不管難易,我對上一首,就是一百兩銀子。”

“對上一個書聯,就一百兩銀子!”丁殷被嚇一跳,雖然他丁家是巨賈不缺錢,但是一首楹聯一百兩,還是有些多了。

丁殷反問道:“那你要是對不上呢?”

“我對不上的時候,也會出一首上聯,來讓你表兄葉探花對,他也答不出,就算扯平。若是對上了,我就認輸了。”蘇宸微微一笑,反正他冇銀子,直接認輸就算了,絕對不會再輸銀子了。

丁殷尋思了一下,他倒是不在乎銀子,很想讓蘇以軒當眾認輸,名聲掃地,滾出潤州,這樣他追求白素素就能夠順利多了。

“那好,就這麼說定了,請諸位作證,看看此人如何為了銀子,輸了才名!”丁殷哈哈大笑,率先嘲諷一番。

有些潤州才子的確蹙起眉頭,開始蘇公子說冇興趣,但有了彩頭,為銀子跟人家鬥楹聯,的確有失君子風度。不過,對上一個上聯,就是一百兩銀子啊,連他們心中都跟著發顫,羨慕不已。

徐清婉冇有乾涉,眸光看著灑脫不羈的蘇以軒,愈發看不透這個書生了,好像他的行為舉止跟真正的飽讀詩書的才子,都不一樣啊!

遠處的彭箐箐看完之後,小聲嘟囔了一句:“還是那麼錢迷!”

白素素笑了笑,反而覺得這樣的蘇宸,跟她的距離感更近了一些,而不是那種滿嘴仁義道德、空談儒道的酸雅讀書人。

他不刻板,也不頑固,性格活潑,還有點皮,更像是一個活生生的半弔書生,跟他相處在一起,一點也無束縛和彆扭感。

此時,葉琛走出來,目光仔細打量著蘇宸,說道:“蘇公子,那咱們就開始了,請聽我這第一個上聯:萬瓦千磚,百日造成十字廟!”

這是一副數字聯,從萬千百十數逆推下來,而且字麵上的意思也十分契合,可以說這一個數字聯十分巧妙,若非精通楹聯者,短時間內,根本無從作起。

周圍的人都陷入了沉思,眉頭緊鎖,也在暗暗想著對聯。

丁殷見眾人都被難到,得意一笑,拿起桌上的果釀往嘴裡一倒。

蘇宸倏然邁前兩步,淡淡一笑道:“這有何難,一舟二櫓,三人遙過四通橋!哈哈,一百兩到手——”

“噗!”丁殷聽到蘇宸忽地就對答上來,忍不住噴了。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